新闻 > 军政 > 正文

奥巴马政治领路人是共产主义者 毕生目标是毁灭美国|怕提问 拜登视频会禁1功能

困惑震惊 中欧投资协定 让美国两党及政府领导人困惑震惊|博明表态透露美国两党建制派动向|麦康诺第三度挡下纾困金提案表决 王笃然分析|蓬佩奥发声明痛批中共:谎言是专制政权的特征

周三(12月30日),欧盟与中共完成中欧投资协定,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直言,这让美国两党及政府领导人困惑震惊。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博明表态透露美国两党建制派动向。

周四,共和党参院领袖麦康诺第三度挡下纾困金提案表决。王笃然分析麦康奈尔和纾困金提案表决攻防。

怕记者自由提问,拜登团队视频会议禁用聊天功能。

阿波罗网记者秦瑞编译报导,周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张展言论被压制和受到检控一事发表声明,痛批中共谎言是专制政权的特征。

震惊!美国的共产主义者大有人在。奥巴马政治领路人也是共产主义者,毕生目标是毁灭美国。

欧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博明:美两党及政府领导人困惑震惊王笃然分析

12月30日,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周三与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视频会晤,并宣布完成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谈判。

图: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会后通过推特写道,“未来的后新冠(中共病毒)疫情世界需要一个强大的欧中关系,以建立更好的未来。但这需要合作、互惠和信任--特别是在我们的贸易和投资关系中。我很高兴与米希尔主席一道与习主席就这一问题进行交流”。

同日,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成员中,来自美英法德等国的议会及国会议员和欧洲议会议员举行了会议。

美副国安顾问博明在会上表示,“美国两党和整个美国政府的领导人都对欧盟在美国新政府上台前夕,就着手制定新的投资协定感到困惑和震惊。”他还说,“布鲁塞尔或欧洲的官僚们无处可藏。我们不能再自欺欺人地认为北京即将尊重劳工权利,而它却继续在新疆建造几百万平方英尺的工厂来用于强迫劳动。”

博明称,“欧盟委员会不顾北京丑陋地侵犯人权行为,急于与北京合作,这已经摘掉了一块遮羞布(a fig leaf)。一些欧洲官员和评论员喜欢声称,川普政府是跨大西洋更深入合作的障碍。现在大家都很清楚,这不是关于川普总统的。而是关于欧洲的重要官员们。照照镜子。”

王笃然分析博明表态透露美国两党建制派动向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表示,“建制派就是支持全球化,要拉拢盟友,否则怎么全球化?但是欧洲和中国这投资协定发生的时间点是新政府还没确定下来之前,这个就有意思了。

欧盟都等不及美国确认总统就搞这么一出,确实会出乎两党建制派的意料,本来以为至少要等一等美国新一届政府上台再说,德国法国就这么迫不及待。

中欧投资协定主要是法国和德国的意思,德国就不用说了,对中国经济极为依赖。法国也是中共给了好处的,澳大利亚葡萄酒中国不买,改买法国的。

本来美国两党都指望拜登政策能拉回欧盟。”

意大利外交部副部长斯卡尔法洛托(Ivan Scalfarotto)评价这一投资协定时表示,协定具有“光与影”的双面性。“目前双方只是宣布了一项政治协议,还需要在草案上做文章,必须得到欧洲议会和各国政府的批准,很可能会在2022年(完成)。协议现在没有啥约束力,最后还不一定能成。“

共和党参院领袖麦康奈尔第三度挡下纾困金提案表决

美国联邦参议院连续3天开会辩论众院28日通过的2000美元纾困金案,共和党参院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31日第三度挡下民主党提案,不让全案交付表决;本届国会任期只到1月3日,参院院会新年不休息,1月1日下午继续开会。

麦康奈尔说,民主党提出的2000美元纾困金中,受益者包括了高所得家户,「我们不必为了众议院议长以民众需要帮助为由,实现『富人的社会主义』,就要通过此案。」

麦康奈尔30日表示,纾困金加码案不可能在参议院快速通过;他31日说,不会将众院纾困金案、废除通信端正法第230条与成立2020选举(调查)委员会,共三项诉求分开处理。

民主党参议院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要表决也行,民主党议员都在这,但必须一项一项表决,不得包裹处理;共和党坚持包裹处理,只为技术性否决纾困金加码案。

舒默31日在院会提案表决2000美元纾困金案,麦康奈尔提出异议,挡下表决。

共和党参议员葛理汉(Lindsey Graham)接受福斯新闻访问表示,呼吁麦康奈尔在新国会开始后,同意就加码案独立表决。

力主国会通过纾困金加码案的美国总统川普,31日下午搭机自佛州回到华府,并未对此推文表示看法。

王笃然分析麦康奈尔和纾困金提案表决攻防

周四(2020年12月31日)将民主党人提出的直接支付2,000美元救济支票法案,描述为“富人的社会主义”,麦康奈尔认为需要在经济刺激法案中进行有针对性的救济。

12月30日,民主党资深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要求将直接付款、提高纾困支票金额的议案作为独立法案快速通过,但被麦康奈尔拒绝。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表示,民主党希望一项一项表决,是因为民主党只想要2000美元,但是不愿意废除230条款和调查选举舞弊。发钱2000美元的纾困法案最容易通过,不过这吹起了资产大泡沫,因为好多不需要这笔钱的拿来去炒股投机,普通老百姓手上的美元贬值

巴菲特战友也说美国大量印钞接近玩火。另外全美20州元旦起调高最低工资,最低工资上调意味着这些州的物价要跟着水涨船高了,同样的服务和商品在这些州价格都要涨,因为这些拿最低工资的是最基本的工人(ESSENTIAL WORKER),涉及你生活中的必须品和服务。但是疫情之下,中产可能会被裁掉,会被减薪。

很多中产以为在家里工作(WORK FROM HOME)是好事,其实这对公司来说是个测试,不需要去办公室的可能你的工作可以外包给更便宜的,可能不需要你了。疫情之下那么多人失业,裁掉贵的雇个便宜的刚毕业的,很多公司以前一直就这么干的。

现在不是普通的通胀了,是最最麻烦的滞涨。大量失业的同时伴随通货膨胀。失业的拿个失业救济金就好了,失业金拿完,要么出去工作,要么吃政府救济。没必要拼命撒钱。如果通胀失控那就惨了。

蓬佩奥发声明痛批中共:谎言是专制政权的特征

12月2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记者张展,言论被压制和受到检控一事发表声明。

美国强烈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2月28日对公民记者张展进行荒谬的检控和判决。我们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她。中国共产党再次表明,对于质疑该党官方路线的人,必将竭尽全力压制他们的声音,即使是涉及重大公共卫生信息的情况也是如此。

谎言是专制政权的特征,并非一时疏漏。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就对武汉爆发COVID-19冠状病毒疾病的消息采取钳制和操纵手段,粗暴地压制李文亮医生、陈秋实方斌等其他勇于讲真话的人的声音。

由于中国共产党采取严重不负责任的态度,在中国共产党加强对媒体实施严厉控制后,世界其他地区只能大量依靠张展等公民记者发布的未经审查的报道才能了解武汉的真实情况。结果原来可控的疫情变成一场严重的全球大流行。对她进行的仓促审判,外国观察人员不得入场旁听,这说明中国共产党如此惧怕敢于道出真相的中国公民。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惧怕透明以及持续压制基本自由的行为不是力量的表现,而是虚弱的征兆,对我们所有的人都构成了威胁。美国将一如既往支持中国公民自由及和平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

华人学者:奥巴马政治领路人是共产主义者必胜目的是终结美国

网友“丁一”在推文中写道,“索罗斯公开语出惊人,摧毁美国将是我一生工作的顶峰。索罗斯、奥巴马们,阴谋策划、昼思夜想就是要摧毁美国,他们是最危险的叛国者。”

奥巴马的政治领路人威廉·查尔斯·艾尔斯(William Charles Ayers),生于1944年,美国基础教育理论家,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教育学院教授,他人共同创建的“地下气象员”,是一个自称为共产主义的革命团体,旨在推翻帝国主义,终结美国帝国。他经常在演讲中公开宣称,终结美国是他的毕生任务。

这不是秘密。 https://t.co/7lCBd9m2l6

— He Qinglian(@HeQinglian) December31,2020

旅美学者何清链31日转推“丁一”的这段话,还加上自己的分析说,“奥巴马的政治领路人威廉·查尔斯·艾尔斯(William Charles Ayers),生于1944年,美国基础教育理论家,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和他人共同创建的“地下气象员”,是一个自称为共产主义的革命团体,旨在推翻帝国主义,终结美国帝国。他经常在演讲中公开宣称,终结美国是他的毕生任务。这不是秘密。”

怕记者自由提问,拜登团队Zoom会禁聊天功能

周三(12月30日),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客”(Politico)的新上任白宫编辑山姆‧斯坦恩(Sam Stein)发推文说,“拜登过渡团队似乎已经在团队的Zoom电话(会议)中禁用了公共聊天功能。我和其他人之前向他们抱怨,希望他们能接受更多提问。”

So, Biden team, if you’re on Twitter while doing the Zoom…. Be sure to take a lot of questions. https://t.co/YTlz9VPDJ3

— Sam Stein(@samstein) December30,2020

现在,记者在会上不得不使用“举手”功能,表示自己想提出问题。

福克斯新闻报导,在12月18日的一次会议中,拜登团队只回答了5个问题,这让斯坦恩和其他记者非常沮丧。

斯坦恩当时在“聊天”中写道,“嘿,各位,有大量的人想要问问题。既然(会议)每周只有一次,我们能不能延长点时间,或者最起码举行更频繁的简报会?”

美联社的白宫记者泽克‧米勒(Zeke Miller)接着说,“你们有没有可能多回答几个问题?这里想提问的人还有很多。”

为多家媒体撰文的记者安德鲁‧费恩伯格(Andrew Feinberg)也说,“如果你们每周都只是点几个固定的人(发问),说我们要提问还有意义吗?”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1/1540773.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