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别指望彭斯能在1月6日拯救我们”

作者:

关于副总统彭斯在1月6日扭转窃取选举的权力,已经写了很多。各个网站(包括《美国思想者》参阅本刊12月26日《1月6日国会联席会议彭斯拥有不可上诉的全权》)的许多评论员都发表了意见,有些人表示希望,而另一些人则表示怀疑彭斯会做正确的事情。

但似乎这一切都没有意义,正如“合法起义(Legal Insurrection)”的创始人比尔·雅各布森(Bill Jacobson)所写的那样。

在过去的几天里,有一种说法是,副总统迈克·彭斯作为参议院的主席,有权力和自由裁量权来拒绝认证。如果彭斯有这样的权力并选择行使,那就完了,但他没有。

雅各布森引用了宪法中的相关语言(第12条修正案后的第二条第一款)来支持他的论断,然后进行了总结:

注意这句话:“应……打开所有的证书”和“然后应计算票数”。“应(Shall)”是强制性的,没有自由裁量权。证书必须由彭斯开具,票数必须统计(不清楚谁来统计,但无论如何票数必须统计)。任何履行开票职能的副总统(无论是迈克·彭斯、阿尔·戈尔还是未来的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都没有拒绝投票的自由裁量权。任何副总统都无权接受通过某种宪法外的其他程序提交的选票。

有一个有趣的法律问题是,如果一个州政府机关提交的选票有冲突,例如立法机关认证了一组选举人,但行政机关却认证了另一组选举人,会发生什么情况?没有任何一个州政府机关认证超过一组选举人。一群自行行事的立法者在宪法认证程序之外聚集在一起宣布选举人,就像我和一些朋友聚集在一起,把我们所选的选举人名单送給彭斯的信封一样,不会被提交给计票。也许如果立法机构(而不是立法者)采取了这样的行动,我们就会有一个法律难题,但这并没有发生。

国会立法提供了一个提出反对意见并加以解决的机制。无论是宪法还是立法,都没有让副总统成为一天的国王。

雅各布森还谈到了彭斯有权拒绝投票这一观点的原始来源,指出他的观点被夸大了,断章取义,有时是自相矛盾的,而且是从法律评论(也就是意见)中摘录的。

我没有理由怀疑雅各布森的理解。他的法律头脑很好,对事物的看法如数家珍,即使信息很难听懂。而且我不记得有哪一次(虽然毫无疑问至少有一次)他是错的。所以,也许最好不要在希望副总统彭斯做一些他没有合法权力做的事情。

但国会议员路易·高莫特(Louie Gohmert)正试图改变这一点。他起诉彭斯,试图扩大副总统在拒绝投票中的作用。昨天,彭斯要求联邦法官驳回此案,称他不是合适的被告,任何潜在的救济都应该在参众两院寻求。当然,拜登的律师准备对这一切进行评判,并不断地进行下去。

与此同时,计划挑战选举团投票的国会代表人数似乎正在迅速增加。两名议员表示,现在至少有140名议员,如果不是更多的话,将反对。这其中包括几乎所有,甚至所有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众议员。

如果情况属实,每个反对的议员都能获得2个小时的辩论时间,那么距离彭斯通过仪式性动议使投票正式生效的时间可能会延伸到1月6日之后的几天。

在其他时间,出于其他原因,人们可能会乐于觉得我们这样做是在向左翼靠拢。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希望看到尽可能多的共和党人反对这种欺诈行为。但这件事如此严重,影响如此深远,以至于我在这则新闻中找到了冰冷的安慰。

和千千万万的美国人一样,我希望这件事能得到解决!

这种欺诈行为不应该被允许成立,但我担心它会。这是很难包一个人的头脑周围所有的邪恶,已经雨点般地落在我们身上,有这么多的更多还没有到来。

但是,我不想以这种方式结束,而是在新年的第一天,分享圣丹斯(Sundance)在保守树屋(Conservative Treehouse)/“最后的避难所(The Last Refuge)”写的这篇美文:在这里。这就像一个小小的祝福。

原文链接:https://www.americanthinker.com/blog/2021/01/dont_expect_mike_pence_to_save_us_on_january_6.html

本刊评论:1月6日的国会两院联席会议上,作为参议院议长的彭斯副总统究竟有多大的权柄,看来法律专家们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们就更不清楚了。

从历史来看,似乎存在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使用时任副总统/参议院议长的权利,选择了对他有利的一组佐治亚州的选举人票,从而使自己成功当选为美国第三任总统的先例;在1960年尼克松肯尼迪的竞选中,时任共和党副总统尼克松却是大度地主动放弃了对自己有利选举人,让民主党候选人肯尼迪当上了总统。在大部分的总统选举过程中,并没有出现多少争议,因为在20-30年前,美国两党的争议都还是技术层面的方式方法问题,两党人士的信仰和基本目标还是一致的。

但是近20-30年,由于非基督教移民的大量涌入,”政治正确”喧嚣尘上,民主党为了选票索性抛弃了基督信仰,因此选举作弊愈演愈烈,在2020年的大选中达到了高峰。所以,在这样紧要的关头,彭斯副总统应该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宪法的作用是限制政府各部门、各级官员的行为。反过来说,没有禁止的,就是可为的。上文并没有说宪法禁止副总统/参议院议长在联席会议上决定有争议选举人票的取舍,那么我们倾向于他可以有这个选项,尽管这个选项很少使用。

凡读过圣经《以斯帖记》的朋友都知道:王后并没有被授权管理朝政、任免官员大臣,但是当大权在握的大臣哈曼准备杀戮以色列人的时候,王后以斯帖还是听从了养父末底改的劝说,在为国王亚哈随鲁准备的宴会上揭露了哈曼的阴谋,致使哈曼被惩处,拯救了以色列民族。所以,今天小编在彭斯副总统的脸书上留下了末底改的那段著名的话:“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灭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帖4:14)我们需要向神祈求,求神赐给彭斯副总统足够的勇气和智慧,在这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行当行的事。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北美保守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3/1541219.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