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投书 > 正文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21年新年献辞

作者: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于2013年9月13日,是一个开放性的律师协作平台。

2020,农历庚子年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已致逾7800万人感染,175万人死亡。这场起源于武汉的疫情是中国人权状况长期恶化的必然结果,因为过去十数年来,官方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持续打压,疫情初期专家意见和吹哨人的警示被污蔑为谣言,导致官方口径掩盖了真实声音。可以断言,如果官方在第一时间就如实公开真相,疫情绝不至于扩散如此之广,后果绝不至于如此惨烈。及至疫情已广泛扩散,常规手段已不敷应对,各地政府又被迫痛下重手,以疫情为由,随意封锁社区、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打压传播真相的公民、强闯民宅、侵犯个人隐私、践踏公民基本尊严。一时间“文革”遗风甚嚣尘上,人权状况雪上加霜。

2020年,在疫情爆发地武汉市,涌现出张展陈秋实方斌李泽华等一批自主行使言论自由权、如实报导疫情状况的民间英雄,当局一如既往地对他们颟顸打压,或强迫失踪,或强逼噤声。更有甚者,上海警方竟千里迢迢赶往武汉非法抓捕女律师张展,以寻衅滋事这一臭名昭著的“口袋罪”非法拘留、逮捕、起诉张展。我们分明看到,不是公民、律师张展对官方寻衅滋事,而是官方滥施刑罚、对张展寻衅滋事。12月28日,浦东法院悍然对张展强判四年刑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此之谓也!

在这疫情肆虐的一年,数字极权的肆虐越发变本加厉。审查、屏蔽、删帖、封号、传唤、曲解、构陷等一系列流水线作业的大数据言论管控模式彻底清除了中国的言论自由空间,“宪政”、“法治”、“政府”、“民主”、“自由”、“极权”等基本词汇莫名成为所谓敏感词,在自媒体上已无法使用,大量的同音字、替代字、拆分字风靡网络,汉语的表达和传播功能正被粗鄙无聊的大数据审查所阉割。为了挽救《发哨子的人》这篇文章,网友们与审查者斗智斗勇,创造性地改编出超过四十个版本。继“文革”的当代文字狱之后,《1984》中的文字审查、历史剪辑竟如此急速地重回中华大地!我们必须记下那些在文字审查中为虎作伥的互联网巨头,腾讯们,微信们,马化腾们,微博们,百度们……

2020年,司法当局打压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势头毫无弱化:余文生律师被重判四年、二审公然程序违法并维持原判,六旬女律师李昱函被超期羁押,陈家鸿律师被强逼解除自主委托的辩护律师,覃永沛律师被剥夺法定诉讼权利,丁家喜律师和常玮平律师则遭受了非人的酷刑。可靠信息表明,丁家喜律师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多次昏厥。谢阳律师被非法吊销执业证、王宇律师已被非法注销及彭永和律师即将被非法注销执业证更印证了公权力的言而无信、秋后算账之本质。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厦门的一场普通聚餐竟致各地多位律师遭当地国保警察强制传唤。律师处境之艰可见一斑,维权人权)律师之被官方列为“新黑五类”之首可算名正言顺!

这一年,官方仍是随心所欲地打压良心人士和人权捍卫者,许志永、李翘楚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其间遭无良警员羞辱、恐吓。清华大学法学教授、曾被御用法学会评为“十大中青年法学家”头衔的许章润被嫖娼—国保警察此举显系丑化,公益法律人士郝劲松被执,诗人王藏及其妻子被捕,艺术家刘进兴(追魂)等人被罗织罪名,蔡伟、陈玫等人被构陷,疫苗受害家长何方美被强迫失踪,泼墨女士董瑶琼被再次消声,而维权公民欧彪峰仅因披露董瑶琼的信息就被强扣煽动颠覆政权罪名。凡此种种,无不昭示中国仍是一个靠专政思维和警察暴力维系的国家,仍远非法治国家即讲理、讲法、以理与法服人的正常国家。

秘密审判批着“合法”的外衣次第亮相。公检法以疫情为借口,使出种种鬼蜮伎俩,限制、剥夺律师的会见权和公民的旁听权,强行动用官派律师配合表演,践踏公开审判原则,不惜抽干几近枯竭的司法信用。

司法实践黑幕重重,司法真面不堪示人:程渊、刘大志、吴葛剑雄被秘密审判,香港十二青年、谢丰夏等案均被官派律师鸠占鹊巢,海南以官办律协会长为首的十八名律师成建制地向女副院长张家慧行贿……正如易中天先生所言,现状不堪描述啊!

历时已三年的“扫黑除恶”照例难逃沦为政治运动的窠臼:冤、假、错案趁势被批量制造,民营企业又遭绞杀,私有财产被“合法”没收。扫黑,除恶,多少司法闹剧假汝之名以行!像1966年的“文革”政治浩劫,1983年的首次严打和薄氏重庆扫黑一样,此次饮鸩止渴、无限泛化、逞一时之快的“扫黑除恶”之经济、政治、社会恶果一定会在五到十年之内爆发。

《监察法》实施两年多来,公职人员的人权亦屡受其所属之权力体系的侵犯,官员被自杀、被抑郁时有所闻。以反腐为名的《监察法》已有成为官员权争和倾轧工具之势,它既是内生性腐败所结的罂粟花,也是反噬官员的翻天印。举世皆知,中国的司法(政法)系统因权柄畸重而成为腐败的重灾区,《监察法》和即将来临的“政法系统整风运动”相结合,不知又将使多少官员惶惶如丧家之犬!不知官员这种里外难做人的状况能否有助于破除根深蒂固的官本位顽症?

继疆、藏问题之后,原本并不敏感的蒙古语言教育成为又一个边疆危机,凸显出民族关系的棘手现状,而大量官员鸵鸟埋沙、苟且度日,掩盖真相,粉饰太平,已致边疆问题沉疴难起,贻害后人。

香港问题持续恶化,港版国安法与香港既有法治、自由形成鲜明冲突,“一国两制”已如金灿荣所言,基本名存实亡。

国际环境更加恶劣,中美贸易战硝烟犹在,制裁和对抗又接踵而至。在以欧美为核心的国际主流社会中国没有一个真正朋友,国际主流社会对中国的好感度已降至历史冰点。中式“战狼外交”尽显外交人员的浅薄、傲慢和无礼,其颟顸程度堪比满清同行,不仅未能修近交远,反而使自己愈显另类,成为笑柄。

2020年,我们看到任志强蔡霞等体制内有识之士抛却既得利益,毅然发声,任志强被重判18年,蔡霞则远走海外。我们期待并且坚信,未来必将会有更多体制内良心人士追随任、蔡之路!因为,作为普世价值,宪政、法治并非仅为民间各界所追求,而是应为包括体制内既得利益者在内的全体国民所共同追求;宪政、法治也并非仅仅适宜于欧美政治文明先发国家,而是适宜于人类所有各国和所有族群!

面对宪政、法治、人权状况的原地踏步甚至退步,我们怎么办?是继续以自由和尊严为代价,听之任之,还是打破沉默,勇于发声,对每一起人权侵犯事件说不?

我们确信,有意推动中国宪政、法治、人权进步的人士都不能对践踏法律、侵犯人权的行为沉默不语,宪政、法治、人权的春天不会从沉默中诞生!如果对身边的践踏法律、侵犯人权行为视若无睹,那么同样的苦难一定会降临于我们自己,正如位高如刘少奇者亦不能幸免一样!

所有公民都需扪心自问,疫情之初李文亮医生被武汉公安非法传唤、训诫与你是否无关?被强占土地、强拆房屋的上访者被关黑监狱与你是否有关?人权律师被非法吊销、注销执业证与你是否有关?当你困于疫情、不能自由行动甚至有亲友感染疫情时,当你或亲友的土地被强占、房屋被强拆而被迫上访时,当你或亲友被强权构陷冤狱而无律师敢于代理时,所有这些事实都告诉你,任何他人所蒙受的人权侵害,都直接、间接地与你有关!因此,为他人的不公而发声,是所有人互负的义务!为自己或他人的权利而斗争,是每个人对共同体的义务!

2020年,整整一年,新冠肺炎无情地撕破它的时空,像不祥的彗星,突然,凄厉,降灾难于凡间,人类几无招架之力。我们目睹了死亡,见证了恐慌,感知了人类的脆弱和渺小,我们更看清了中国与宪政、法治发达国家的区别和差距。我们不惧疫情,也不应讳言差距!

2021年,疫情仍会持续,我们向死而生,并将战而胜之!2021年,公权侵犯人权仍会发生、强权践踏法治仍会重现,我们不能退缩,因为宪政、法治之光必将普照中华!

张展有言:“向上看,我怀着希望,我只有仰望,天空或许还可以滴下雨滴;往下看,充满了绝望,这样的绝望,来自于人群僵木一般的存在!”此时此刻,张展仍在上海浦东看守所里持续绝食,抗议着司法的不公、不义,想必她此时一定更是深深地被这种希望与绝望的交织所困惑。我们相信,她一定与我们心灵相通!那么,就让我们一起举目向上,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在2021年的第一天,喊出我们的心声:我们绝不做行尸走肉般的存在!我们将持续关注所有的苦难和不义,直到宪政、法治、人权、民主普降华夏!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2021年1月1日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3/1541327.html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