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美国新闻 > 正文

跨年夜作家方方发文:极左祸国殃民

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写下武汉“封城日记”而饱受官方势力围剿的中国作家方方,在2020年跨年夜批评极左势力,指“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如果放任这种极左病毒感染全社会,中国没有未来。

作家方方。(视频截图)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写下武汉“封城日记”而饱受官方势力围剿的中国作家方方,在2020年跨年夜批评极左势力,指“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如果放任这种极左病毒感染全社会,中国没有未来。

方方在2020年跨年夜(12月31日)深夜在微博写道,2020年“这一年风雨兼程,我不想多说。录下两段文字,作为一年的备注和小结,又或是重点记录”。

方方贴文第一段,是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2020年2月感染武汉肺炎后,全家乃至于自己因求医无门先后病逝,而在临终前写下的遗书。事后,这封遗书在中国网路广为流传,被称为”常凯的绝命书”,曾引起巨大反响。

贴文第二段,方方引述自己“武汉日记”最后一篇的文字,内容是“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说: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方方在文末提到,历史会记住“2020年的常凯们”,也会记住“我们有过的艰难和坚忍”,对即来的2021年“我仍然充满期待”。

方方在微博上的这番言论,获得不少共鸣。支持者对方方普遍表示高度肯定及力挺。

但方方也遭到的大陆亲官方网民的攻击,其中,大陆知名左派司马南贴文攻击方方,指她把”极左定义权”紧紧抓在手里,“标准由她定,帽子由她做,飞向谁也由她来决定”。

方方本名汪芳,生于江苏省南京市,长于湖北省武汉市,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省文学创作系列高评委会主任。中共病毒爆发后,方方从2020年1月25日起在微博每天撰写“方方日记”,共持续60天,直至3月25日停止创作。

方方撰写的《武汉日记》披露了武汉市因中共病毒疫情封城期间的见闻和感受。

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在2020年2月24日发微博说,中共官方派遣了几百人组成的新闻工作者奔赴疫区,“但他们全部加起来,还不如一个方方”。方方日记成了封城期间外界窥探武汉实情的小窗口。

然而方方的“武汉日记”却备受中共五毛和官媒的攻击和大陆小粉红的口诛笔伐。

2020年4月8日,方方日记的英文与德文版上架亚马逊。此举引发中国大陆众多五毛和小粉红的口诛笔伐,他们指责方方是“汉奸”、“危害国家利益”,还有人放出话,要组队到武汉杀她。还有人贴出讨伐大字报,扬言要方方“以死的方式悔错谢罪”,可谓是文革式的“文攻武赫”。他们的嚣张言论在国际社会引发轩然大波。

去年5月,中共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通过网络直播为天津市高校、中小学学生上所谓的“抗疫思想政治课”。

其特别提到,“以方方日记为代表,特别有些高校的教师、教授、学生们,在疫情之下暴露出了他们扭曲的价值观。”指她们在疫情期间发表“不当言论”。

张伯礼在具有官方色彩的大报告会中点名批评,引发方方的强烈不满。

5月13日,方方在其微博上发文批评张伯礼——这是“文革式的批判”,要求他公开道歉。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3/1541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