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学世界 > 正文

话《红楼梦》:尤三姐对婚姻的选择 就是选择死亡?

(左起:贾琏,贾珍,尤三姐)

(一)尤三姐不一样的选择

在《红楼梦》里,尤三姐的死,自然是悲剧,她和二姐不一样,和大姐不一样,她和母亲不一样,可是她的结局,比她们更悲剧,她好不易,有了选择权,却所托非人,成了最早凋谢的花朵,尤家四朵花,这个最小的,反而最先坠落。

尤家那样的环境里,其实尤氏的父亲,也好不到哪里,否则,不会把长女给人做填房,别管为了什么,是攀附还是为了家,这桩婚事里,是牺牲了尤氏,和元春进宫一样。

(尤二姐,尤三姐)

于是,尤家成了宁府的亲家,可是得不到尊重,只有一个名份,而尤氏呢,成了三品诰命夫人,可是在夫家十多年,依然得不到主子下人的尊重。

尤氏是不是爱慕虚荣不知道,反正她的父亲是,她的继母是,尤二姐是,那三姐,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却有不一样的选择,不进豪门,不做填房和二房,她想做正室,一个正常女人的选择。

哪怕她绝色,哪怕身边有珍蓉父子的虎视眈眈。

(二)就是不相信你的清白

尤三姐其实的为难处,交给家人选择,她不放心,那样的母亲,那样的二姐,还是亲妈亲姐姐,居然都躲了,她把扔给贾珍,送羊入虎口,就是这个意思吧,贾琏要成全,他们兄弟,她们姐妹,这是怎样的羞辱,这样的家人组合,三姐放心哪个?

这桩婚事,只能她自己选择,而且,要快,不能拖着,拖久了,怕生变故,她有她的焦虑和无奈,所以柳湘莲是最合适的选择。

为什么呢?柳父母已无,柳的婚事,一个人可以做主,而且,没有公婆妯娌,日子好打发,不用怕内宅的明争暗斗,秋桐可以辱骂二姐,这就是说明,女人的战争,也残酷。

那个舞台上的少年,神情气朗,和那些男人不一样,他的眼神如寒星,他的神情如月光,照过她的寂寂长夜。

她咬牙,就是他了。

他是个奇男子,必不是世俗的眼光,她是个奇女子,必能遇一段良缘。

她选了他,而且,也收了订情信物,鸳鸯剑,可是他悔婚,他不信她的清白,其实,他介意的是他的名声,不是她的托付与信任。她愿托终身,他只顾自己的名声。

他不相信她的清白,这是无证可辩,怎么说,怎么解释,这说不明道不清,而且,他根本不相信,除了一死,可是死了,清白了,也是无缘。

尤三姐的婚事,成了死局。

因为他不相信她的清白,或者,他不介意她是不是清白,他要洗涮出来和宁府的关系。

其实,我相信尤三姐是清白的,对于贾珍或者贾琏,她迫不得已要应付,只是逢场作戏罢了。但是,柳湘莲不相信,宁府以外的男人,恐怕连贾宝玉都不相信,所以,尤三姐对婚姻的选择,就是选择死亡。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写乎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7/1542944.html

文学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