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沉雁:阿姨 那不叫幸福 那只能叫好日子

作者:

今天与几位朋友在湘湖大院聚会茶聊,其中有一位朋友的妈妈也在场,她听了一阵我们纵论天下之后,就以过来人的口吻对我们语重心长地说:

"我是出生在1953年,经历过1962和1966,当过知青插过队,从小到大我们几乎都是在饥饿中长大,压根就没想到会有今天的日子。你们看,我们现在家家户户都是住的高楼大厦,出门上班开车,旅游有高铁,吃穿更不用愁。我已经感到够幸福了,你们为啥还不知足?"

在场的都哑了。

但她说话时一直都是眼睛盯着我,我发现她主要是想说给我听。我就给她递了一颗草莓:"阿姨,你说的这一切不叫幸福,只能叫好日子。"

阿姨;"好日子不就是幸福吗?你还想咋样?"

我顿了顿,捋了一下思绪。

我:"阿姨,你怕进养老院吗?"

阿姨:怕怕。

我:你怕进医院吗?

阿姨:怕怕。

我:你怕宫简发吗?

阿姨:怕怕。

我:你怕不怕你孙女儿放学一个人走回来?

阿姨:怕怕。

我:你看见当官的是不是满脸堆笑?

阿姨:是是。

我:你看见路边小贩会不会也笑一笑?

阿姨:不会。

我:你对官员堆笑是因为喜欢他们吗?

阿姨:还是怕怕。

我用手机从百度图片里翻出来一张照片:阿姨,你敢骂他一句吗?

阿姨:不敢。

。。。。。。

我:阿姨,你一天24小时的心中是不是都装满了怕怕?

阿姨开始喝水了。

我:南宋有一个禅师名叫无门慧开,他写了一首诗,就是在说什么叫好日子什么叫幸福。"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我:什么都有,那叫好日子,心中若无,那才叫幸福。只要你心中装了有怕怕、忧虑、恐惧,日子过得再好,都不叫幸福。

阿姨:你好有文化。

在场的朋友也面露喜色,纷纷交头接耳地说: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好日子不等于幸福。

晚上回来我想就此写一篇文章,我得好好捋一捋"幸福"二字。

我们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能在喜庆节日说"祝你幸福",很多人也喜欢在朋友圈等社交媒体晒自己的幸福,当然最多的人都是与上文中的阿姨一样,将吃饱饭的日子当做幸福。这不但是一个误区,也是一大讽刺。

在美国独立宣言的第二段就是这样写到:"我们认为以下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我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资优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这段话就是给"幸福"定义了两个前设,第一前设就是生命权,第二个前设就是资优权。

生命权就包括免于饥饿、看病不用愁、阳光空气水没污染,等等。资优权就是免于一切恐惧的资优,其中核心是指说话的资优。

就目前而言,我们汉民族才刚刚大部分人靠近免于饥饿的资优,也就是过上了好日子。而离幸福还隔着看病发愁、空气水很糟糕和连说话都很危险的至少三座大山。也就是说,过上好日子离幸福还差十万八千里。所以,任何人都别轻言自己已经幸福了。

不但今天与幸福无缘,事实上,自从大秦统一六国后,汉民族就彻底丢掉了幸福。在这2250年里,汉民族都与幸福无缘。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秦朝创立的郡县中央集权管理体系,在金字塔食物链里的每一个人一辈子都活在恐惧中,无论你有没有好日子,你都是每天处于怕怕的状态。谁能幸福?

底层的人很不幸福就不说了,金字塔顶顶上的人就很幸福吗?呵呵,出门动步就是前呼后拥如临大敌,皇帝其实是最恐惧的一个可怜虫,尽管他的日子过得很豪华。

金字塔食物链中间的人呢,一方面害怕上面扔石头,一方面害怕下面的人拉裤脚,并且还得提防着同层人尔虞我诈的办公室文化。

在金字塔食物链中,每个人,记牢了,每个人都是相同份量的恐惧,只是不同层次的人的恐惧源不一样而已。下层的恐惧源来自上层,上层的恐惧源来自下层,中层的恐惧源来自上中下。

既然每个人都摆脱不了恐惧,幸福是没有指望的,人生目标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努力过上好日子。

过上好日子有什么好处呢?

好日子可以修饰恐惧,可以包装恐惧,可以缓解恐惧的痛苦。譬如,像琴棋书画、虫棋花鸟、鲜衣怒马、往来无白丁、深宫大院、满汉全席等等,上层的人可以让下层人羡慕的方式来转移恐惧的痛苦。努力拼搏和不输在起跑线不是一点用没有,换一种比较好看的恐惧方式生活,至少恐惧得很有面子。仅此而已,也仅此而已。

在这个金字塔的食物链中,你的日子再好,可能也就与那个"老子到处说"的艾芬差不多,无论如何,你的好日子也赶不上支付宝老板。不妨问问艾芬和杰马,他俩的心情现在是不是糟糕透了。幸福么?幸福个芽儿。

在这个金字塔的生态社会里,每个人的行为都是因为恐惧。

为什么要拼命读书?因为恐惧。

为什么要拼命挣钱?因为恐惧?

为什么要拼命送孩子上培训班?因为恐惧。

为什么全民都想考公务员?因为恐惧。

为什么出门都要找关系?因为恐惧。

为什么要攀附权贵?因为恐惧。

为什么女孩子不敢与穷小子结婚?因为恐惧。

为什么离婚率越来越高?因为恐惧。

为什么会有文字鱼?因为恐惧。

为什么官员上位就贪腐?因为恐惧。

为什么有人天天表中心?因为恐惧。

为什么许多人要围攻方方?因为恐惧。

为什么那么多人污蔑李医生?因为恐惧。

为什么美女们宁愿给赖小民做二奶也不与普通人结婚?因为恐惧。

大街上人来人往,陈丹青说那是一张张受欺负的脸,但在我看来那更是一张张恐惧的脸。

闭眼是噩梦,睁眼是恐惧。好日子就是睡席梦思,但睡眠质量不见得就比睡硬板板床更高。虽然大家日子过得贫富有别,但有一样是没有差别的,那就是大家都没有幸福。而这,恰好就是大秦统一后给这个民族留下的最大遗产。

最后发一个告示:我2020年《庚子映像》文集全年版已经更新完毕,总计收录178篇约40万字。需要藏阅的读友请微信小窗我"要文集"。如果还不是我的微信好友,请按文章顶部二维码加我好友并提示"要文集"。欢迎读友们藏阅。

(略有删节)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沉雁 待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8/1543153.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