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绳子吊着我的脖子使整个人差点悬空扔出去 人几乎断气…图)

—中共“教育转化”下的酷刑(1)

2006年7月21日,法轮功学员在华府华盛顿纪念碑下,举行烛光悼念活动;悼念所有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同时紧急呼吁正义良知,共同制止中共的迫害。(大纪元

“强制我向前弯腰九十度,绳子打一个圈,套在脖子上。绳子的另一端被女保安姜红踩在脚下,不让我头抬起来。绳子越踩越短,我的头几乎触地。”

“这时,他们就把绳子猛地提起来,绳子吊着我的脖子使整个人差点悬空扔出去,人几乎断气……”

“接着放下来,再重复弯腰迫害。”

这是广东保南能源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前副总经理梁婷婷,被关押在广州洗脑班(又称:(再)教育转化班、转化洗脑班)所经历的酷刑

21年来,中共针对法轮功学员所办的“转化洗脑班”,从未间断。多少酷刑、惨案鲜为人知?

副教授被关入洗脑班一天即被迫害致死

李晓今,女,原广州师范学院(现广州大学)数学系副教授、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报导,2002年6月27日晚,李晓今被劫持至洗脑班(黄埔法制学校);6月28日即被活活打死。

6月28日傍晚大约六点多钟,突然来了一辆救护车,很多警察进了洗脑班。他们把法轮功学员都赶到洗脑班的会议室看电视,不准出来。

李晓今住的房间被戒严。救护车到七点多钟才开走。警察到十一点多钟才走。李晓今的隔壁房间本来是有法轮功学员住的,他们也不让住了。

过了几天,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头目告诉其他法轮功学员,说李晓今已死亡。

前中国南方航空公司飞行员张国良曾被关押在黄埔法制学校洗脑班,他证实了李晓今在这里被迫害致死。

张国良说:“在黄浦洗脑班,每逢夜晚,经常可以听到有法轮功修炼者被折磨的声音,白天,也经常看到有人被折磨留下的伤痕,有的人鼻青脸肿,有的人头发一片一片的没有了(折磨中被强行扯掉)⋯⋯”

“广州大学教师李晓今在这里被迫害致死,洗脑班(对外)说她是自杀。”

李梅被打碎脊椎骨不治身亡

李梅,山东省莱阳市龙旺庄镇溪主村居民、法轮功学员。

2001年4月9日,李梅被在莱阳市党校洗脑班被毒打,致脊椎骨碎裂,下肢瘫痪,送到医院抢救,5月28日在医院不治死亡。

为了掩盖犯罪事实,当局给李梅的家属3万元,并强迫签字,让她家人对外说是自杀,并将李梅生前照片搜走。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身心修炼功法,祛病健身、归正人心效果显着。

因恐惧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中共党员,1999年,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实行群体灭绝政策,“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21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持续至今。

利器扎脖被施不明药物

邹玉韵,女,广州天河区法轮功学员。

2003年9月21日,邹玉韵被绑架,后被送入广州市洗脑班。

广州市洗脑班为了逼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严刑拷打。

邹玉韵自述受到的虐待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用白花油涂眼睛;

2、用利器扎脖子,使劲在身上又揪又捏;

3、强迫在地上大小便。整天浸坐在尿液当中,每隔半小时就灌我一大杯水,即使是生理期也不例外;

4、注射不明药物,用他们的话讲让人不痴也变傻;

5、(以迫害为目的)强行灌食,每隔二个小时灌一次,一天灌七次,用他们的话叫填鸭。

酷刑种种目的只有一个——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

洗脑转化班使用种种酷刑,挑战人体承受极限,目的是使受刑人在生不如死的情况下背叛信仰。

“转化”,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部围绕着“转化”这一核心,针对大陆所有法轮功修炼者。而据中共公安部统计,1999年以前,法轮功学员人数达七千万—一亿人。

“转化”的命令来自中共最高层,并层层下达,中共各级机构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场企图让法轮功修炼人“精神上死亡”的迫害。

大陆维权律师谢燕益和谢阳,在致欧盟的公开信中写道:“中国最大的人权问题是法轮功问题。”

“这场迫害所涉及的范围及造成的恶果,可以说是二战结束以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人道灾难……”

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9/1543813.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