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童大焕: 世界已经剧变 美国在炸裂中觉醒

作者:

【1】观念跟不上时代剧变

世界已经剧变,社会结构和观念秩序都发生了脱胎换骨、基因突变一般的剧烈变化,变得和传统社会面目全非,让无数人、包括无数书斋里的知识分子无所适从,“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站在自由、科技、经济、文化、制度最前沿的美国最先觉醒,因为它站在世界变革和矛盾冲突的最前线。它以总统大选激烈冲突的极端形式,全方位地全球直播,展现这种史无前例的巨变和矛盾。

不能再用老眼光看新问题了,媒体中立、三权分立、民主选举,这些社会的基本支柱,通通已经受到科技和网络言论平台这两大新型世纪大洪水的挑战与冲刷。

诚如李NY所言:“任何制度都靠人去做,而权力对人的腐蚀是绝对的。二百四十四年间,美国在自由民主的轨道上摇摆前行,是因为除了独立的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之外,她还有新闻媒体的监督权,人民的选举权。后两者制约着前三权各自独立,不沦为某一政党的工具。但是四年以来,主流媒体集体堕落为民主党喉舌,受230条款保护的高科技网络平台公然封杀下至小民,上至总统的不同声音;当选民认为自己的选票被公开窃走后,上告无门。那个被大多数美国人,被世界上爱好自由、民主的人所热爱的美国已不复存在。”

【2】是阴谋论拥趸,还是胜王败寇阴魂?

在有人冲击国会山的短暂混乱后,美国国会匆忙认证了选举人团票,并由彭斯副总统宣布拜登胜选。

随后,川普总统发推:“即使我完全不认可选举结果,事实也令我震惊,但是1月20日仍将进行有序的过渡。我一直说我们要为确保只计入合法选票而战斗。这意味着总统历史上最伟大的第一任期的结束,但这仅仅是我们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而奋斗的开始!”

随之,国内有“理中客”发出“很多知识分子是阴谋论的忠实拥趸”的判断。

当然,他指的是“挺川者”。

阴谋论是毫无根据的猜想,联想,甚至是幻想。指控有根据、有逻辑的猜疑为阴谋论,本身就是缺乏逻辑的表现。

如果没有选举舞弊,而是川普耍赖,那么民主党这一方应该大力推进选票的司法审计和复查,而不是从司法系统到国会,全然阻止、排斥“呈堂证供”和质证。呈堂证供、公开质证,才是还民主选举以清白,还民主党以荣誉,让川普和美国全天下人心服口服的唯一办法!

也许有人会说,不要浪费纳税人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在无稽之谈和无理指控上。但是,无视总统候选人及其支持者的合法诉求,造成美国社会的撕裂、对立和不信任,难道不是更大的浪费和内耗?甚至,有人已经因此受到了恐吓,有人已经因此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有人冒充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主要社交平台短时或永久冻结总统个人帐号;国会连夜复会通过(选举人票认证)决议;媒体齐刷刷发表英文大字报启动舆论总攻势;众议长联络其他政客施压副总统逼他紧急启动弹劾程序要把仅剩十来天任期的总统赶下台;大西洋月刊网络发文用我们似曾相识的语气要求‘必须今晚就除掉特朗普’(大卫.詹姆斯撰文标题,观察者网翻译);现在又传这来样的消息(推特帐号被永久封禁,特朗普回应:将建立自己的平台)……我有一些朋友喜欢跟我讲逻辑,那么请问他们如此惧怕特朗普,这其中究竟存在着一些什么样的逻辑?”(朱DZ)

更深一层的追问是:一些反川派那么卖力地反川,那么卖力地讥笑、嘲讽挺川者(挺川有时候未必是挺川普本人,而是担心害怕民主党的那套纲领),这些人到底在反对什么拥护什么?是在真心喜欢和拥护瞌睡乔吗(很多人都认为他只是一个木偶)?还是真心喜欢和拥护民主党的施政纲领?

想必很多人不敢承认上述两点(真心喜欢拥护瞌睡乔,真心喜欢和拥护民主党的施政纲领),最多是以“我就是不喜欢川,换上一条狗也比他强”之类来搪塞。

那么,川在前四年任期内,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指数涨至最高,就业率历史最高,没有发动战争,中东空前和平,撤回几万美国军人,全家四口感染新冠,弟弟死于疫情,四年只拿工资一共4美元,家族资产损失十几亿美元……口无遮拦,毫无风范……如果对政客的要求,仅仅是风格不同而非有重大瑕疵的个人德行,居然高于政绩要求,也是没谁了。

更冠冕堂皇的反川理由,是他不遵守选举规则,不承认败选,破坏民主宪政,有独裁倾向。

但你见过在司法、立法机构都求告无门,被媒体围追堵截、限制发言的独裁者么?

所以,最后的反川原因只有一个:成王败寇!不管你有多大名头,不管你拿出多么道貌岸然的理由,骨子里的原因只有一个:胜利者就是对的!不管这个“胜利”,是不是涉嫌偷盗!

“成王败寇的肮脏逻辑从来支配着这个可怜的侏儒族群。小声点,都受过教育。”(石讷)

是的,成王败寇,已经成为某个族群不由自主的潜意识。跟学历、地位、财富、知识无关。

【3】科技成了凌驾于行政和司法的超级权力

当地时间1月8日晚,推特和Facebook同时封杀川普总统的帐号,林伍德和鲍威尔的帐号也被封。据说还封杀了数千个保守派人士的帐号。推特在声明中称将永久停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个人帐号。此外,谷歌APP商店已在声明中宣布下架聚集了大批川普支持者的社交平台Parler,苹果商店也表示考虑将Parler做下架处理。

在科技助推下的自由信息平台,迅速变成了“1984”里的老大哥,只剩下巨头们认为“正确”的一种声音。

“美国最高法院判例早就确定了不得对言论进行事前审查的原则(如果言论违法,可以事后追责),平台公司更无此权力。如今,推特、非死不可等封禁川普及其团队成员帐号,明显违反不得对言论进行事前审查原则,不知道那些替推特、非死不可做辩护的人,脑袋里在想些什么。”(南云楼)

有人说因为川普是总统,封杀他的言论正是媒体监督的应有之义。

这么想、这么说的人,脑子有没有坏掉啊,狗屁逻辑!在总统竞选上,现任总统也只是“总统候选人”,不是总统!

其次,封杀总统的支持者,又是什么逻辑?

推特封号和微信微博封号有本质的区别,微信微博封号通常不是企业的自主行为,但推特封号则是企业的自主行为,这是企业在自任法官和政府!

1月8日下午,投票系统制造商多米尼安公司正式起诉川普和律师鲍威尔,指控其污蔑诋毁损害了公司名誉,索赔13亿美元。(嘴歪心正王亚军《哑巴说:阿巴,阿巴阿巴…..》2021.1.9)

这个倒是可以有。言论侵害了企业和个人权益,打官司呀!我的判断是,如果多米尼起诉川普为真,更大可能也只是假模假样造造声势而已,不会真打,只为迷惑不明真相的群众。川普团队正求告无门呢,官司真打起来,也许正给了呈堂证供的机会。

【4】大资本、大技术、大平台三位一体

在史无前例的现代金融制度助推下,大资本、大技术、大平台形成了互相深度渗透的三位一体局面,深深地嵌入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生活的各个层面,不论从深度、广度还是超越时空的及时性与广泛性角度,都远远超越于传统的任何一种政治、经济和文化权力,成为高高凌驾于传统立法、司法和行政权力的新型权力巨无霸。它们的成长极其迅速,而且具有以下三个特征:

一,成就一个巨无霸企业,以往需要一到两代人努力,现在只需要短短三五年最长十几年。想想看,1998年全球互联网才成熟,短短20年时间,排名前十的全球公司几乎全部是互联网企业,而且规模体量要巨大得多;

二,技术的渗透无微不至无孔不入,抛开隐私权保护,它可以细微到你每分钟的行踪都尽在掌握。理论上,想要通过一个按键、一个程序操控诸如选举计票等事宜,易如反掌,一键成军,而且可以了无痕迹;

三,从信息平台的影响力上,现代信息平台可以超越国界、零时差地迅速而广泛地传播一切信息。而控制信息,则如上第二条,可以真正“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稳坐中军帐,单捉飞来将”。

世界上绝大多数地方已经驯服了公民,多数地方驯服了资本,少数地方驯服了权力,却没有人敢称已经驯服了现代互联网科技。

科技发展太快,成为现代社会城市化发展、权力结构、社会结构和观念秩序蜕变的根本原因。

旧规则已风烛残年,新规则还没有被提起议程。

【5】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信息控制则万古如新

人权始于知情权。

但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信息控制却万古如新。

所有的犯罪行为都是利用信息不对称牟利。控制信息不对称无非两种模式:一是信息源头上的“掺沙子”,二是信息渠道上的选择性解释与传播。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在冲击国会事件发生之后,多名国会议员呼吁援引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将川普免职。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发布声明称,“昨天在国会大厦发生的是一场由总统煽动的针对美国的叛乱,这位总统不应再在职一天”。

但是现在提出“弹劾”,到底是在捍卫宪法的尊严,还是已变为党派斗争的工具,需要打一个问号,川普本人和白宫发言人都正式谴责暴力,呼吁和平与法治。

这一幕不知像不像希特勒国会纵火案,罗马帝国时尼禄也玩过,然后嫁祸基督徒。

希特勒当年面临争夺总统宝座无望的时候,于1933年2月27日22时,与亲密战友戈林联手执导并亲自参演了一部经典历史剧“国会纵火案”。成功将竞争对手污蔑成纵火犯,一直到1945年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纽伦堡审判,这个案件才沉冤昭雪。

史学界公认就是这起事件让希特勒在德国的权力巅峰成功登顶,并带领德国让整个欧洲乃至全世界走进了“新时代”。

直到战争结束,后来曾获诺贝尔文学奖以及和平奖提名的英国前首相邱吉尔才语重心长地对罗斯福说,也许我们既结错了盟友也找错了敌人。

【6】人都会腐败,只是腐败的域值不同

以为有一个良好制度就能防范腐败、实现权力自净功能的,不是天真就是愚蠢。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人的腐败根植于人性,根植于欲望。你让自己少不更事的儿子去打酱油,他都有可能藉机给自己买一颗糖!更何况长年累月在巨大权力沼泽中摸爬滚打的人。

差别只在于不同的人,腐败的域值不同。

一个饿得垂死的人,可能为了一个面包就杀人;而川普这样的亿万富豪,年纪又大,见过一切人间世面,腐败的域值变得很高,甚至成为“刀枪不入”的铜豌豆。

维基解密阿桑奇说:当一切暴露时,98%的华盛顿将沦陷。提出“平庸之恶”概念的汉娜.阿伦特认为:当罪恶的链条足够长,长到无法窥视全貌时,那么每个环节作恶的人都有理由觉得自己很无辜。

川普要排干华盛顿沼泽,要限制国会议员任期,不能周而复始参选,搞成根深蒂固的深层政府。从反腐败角度切中要害,但却动了美国职业政客几十年盘根错节的奶酪。

基于腐败是人性,如影随形,我在上一篇文章《美国大选背后的社会基本面》一文中写道:

“依我看,美国社会二百年来成为人类文明灯塔的最根本原因,不是权力结构上的民主安排约束了腐败,而是宪政(限政)结构上‘把政治权力关进笼子’,保证了公民权利的自主自由。”

有朋友问:“俺不明白,什么叫‘权力结构上的民主安排’,什么叫‘宪政结构上把权力关进笼子’”?

我在这里解释一下:前者——权力结构上的民主安排(包括三权分立)——是政治权力和政治权力之间的关系,再怎么制约也不能完全消除权力的必然腐败;后者——把政治权力关进笼子,保证了公民权利的自主自由——是政治权力和公民权利之间的张力关系,政治权力和公民权利之间,隔着透明的玻璃幕墙,权力不能直接干预、渗透公民私权利,而公民权利则可以通过知情权、监督权和持枪权监督和制约公共权力。这样,公民的私域里有一定自由自主的生长空间。这才是活力和发展的源泉。而不是像我们“百代都行秦政体”,权力扰民插到底。

【7】川普是重大人类历史命题的提出者

《时间简史》和《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说:人类历史的路上有三大重要革命:约7万年前认知革命(Cognitive Revolution)让历史正式启动;约12000年前农业革命(Agricultural Revolution)让历史加速发展。而到了大约不过是500年前的科学革命(Scientific Revolution)让历史画下句点而另创新局。

我在研究城市化的时候提出两次工业革命说:1820年左右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工业驱动城市化,历史加速;1998年以互联网成熟为标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信息业服务业驱动城市化,历史进一步更快地加速。

每一次革命,技术进步都先于观念和制度进步,好比汽车更先进、速度更快了,道路却还没有改善,人类必然要为此付出代价。

不论川普胜败,我们都不用悲哀。在这一轮历史剧变中,川普是播种人,是吹号者。他播下的种子,已经遍洒长亭外古道边;他点燃的星星之火,已经在北美大地迅速燎原。美国不是在沉沦,而是带着人类一起觉醒。

川普是人类重大历史性时代性命题的提出者、唤醒者,能够提出和唤醒,已是巨人;如果给他时间和机会,亲自切入时代痛点难点,解决或部分解决这些重大命题,则毫无疑问会成为伟人。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0/1543990.html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