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学世界 > 正文

薛宝钗情商高,咋一个知己也没有?看她75回一个动作就知道了

……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

红楼梦》第五回,宝钗刚刚出场,曹雪芹将她和黛玉来一场为人处世和性情的对比式的描写,这一段,奠定了两个姑娘在许多读者心目中的形象:一个情商高会做人,而另一个小心眼情商低。

不仅如此,小说多次表面上还佐证了这一观点,比较典型的有四处:

第一处是宝玉挨打后,贾母当着众人说我们家四个女孩儿,全不如宝丫头。

第二处是史湘云反问黛玉,说我知道我是不如你,可有一个人,她怎么不如你呢?你要是能说出宝姐姐的不是来,我就服了你。看看,宝姐姐太完美了有没有。

第三处是滴翠亭内,小丫头坠儿和小红说(隐秘事)若宝姑娘知道了还不打紧,要是被林姑娘听去可就糟了,林姑娘那么爱刻薄人。

第四处是赵姨娘得了宝姑娘的礼物,拿去到王夫人那里买好,夸宝姑娘很大方、会做人,若是那林丫头,连正眼儿也不会看我们娘儿两个。

简直众口一词,板上钉钉,想黑宝姑娘不容易,想洗白林姑娘也着实难办。如此就可以盖棺定论了吗?肯定不行,表面的评价薛宝钗占了优,事实和行动上,她却留下了太多的黑历史,无论如何遮掩不过去。比如:

荣国府里的大小宴会上,薛宝钗从来没有和贾母同席过,和贾母同席的,从来都是黛玉、湘云、宝玉,还有后来的宝琴。若以血缘关系说事,宝琴的待遇其实就是对薛宝钗的否定。

王熙凤作为薛宝钗的亲表姐,血缘上比黛玉要亲得多,却评价宝钗“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这是对薛宝钗做人及人格的否定。

薛宝钗去怡红院不分时间,惹得丫头们都看不上她了,说“有事没事跑来坐着,害得我们三更半夜也不得睡觉。”这和宝钗刻意远着宝玉的主观故意,以及她大家闺秀相去甚远。

好闺蜜史湘云最后竟然说出“可恨宝姐姐,姊妹天天说亲道热……到今日便弃了咱们,自己赏月去了……”

很多读者喜欢拿滴翠亭说事,只是那件事宝钗情急之下拿黛玉挡一挡,说刻意为之说服力有些不够足。其实就薛宝钗的人品,史湘云是最有发言权的。前期的史湘云对宝姐姐几乎达到了崇拜的程度,可是在宝钗搬走后,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对昔日的偶像大为不满,这中间定是发生了令大大咧咧的史湘云难以忍受之事,否则,以湘云的性格,“可恨”二字是说不出来的。

认真盘点情商高、会做人的薛宝钗,会发现,她竟然连一个知己朋友也没有,她轰轰烈烈来到荣国府,离开时,异常的落寞,甚至很可能是抄检大观园王熙凤的故意避开蘅芜苑,摆了她一道,让她不得不离开的尴尬和无奈。

薛宝钗要离开大观园避嫌,她对史湘云的态度和做法却极其令人失望,也太伤了这个一贯支持她甚至跪舔她的姑娘的心。薛宝钗的做法,也彻底暴露了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抄检的第二天一早,宝钗独自来到稻香村和李纨辞行,说明了来意,找好了借口,李纨说那我派人去给你看屋子,过几天你还是住进来,别叫我担不是。宝钗是这么说的:

“落什么不是呢,这也是通共常情,你又不曾卖放了贼。依我的主意,也不必添人过去,竟把云丫头请来来,你和他住一两日,岂不省事。”

正在此串门的尤氏道:“可是史大妹妹往哪里去了?”

宝钗道:“我才打发他找你们探丫头去了,叫他同到这里来,我也明白告诉他。”

话音未落,人报云姑娘和三姑娘来了。一屋子人大家讨论宝钗搬走的事,史湘云全程不发一言,连个态度也没有,成了个空气般的存在。史湘云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只要有她在,什么时候不是叽叽呱呱话最多,这里哑巴了,就已经说明态度了。

薛宝钗的表态,透露出她对史湘云真实的态度:

一、安排史湘云住进稻香村,她没和任何人商量。

史湘云和她住了一年多了,两个人天天在一处,她要搬走首先就应该知会湘云,妥善的做法是请她原谅,自己要回家陪伴母亲,你一人住蘅芜苑要是觉得孤单,可以考虑去潇湘馆和黛玉同住。这是最好的安排,因为首先蘅芜苑是荣国府的蘅芜苑,薛宝钗也是借住,她没有分配权,更没有处置权;其次,李纨那里已经住了很多人了,史湘云过去李纨首先不方便,史湘云的性情也不适合和寡妇李纨同住。薛宝钗非常了解湘云,可是她要走了,丝毫不顾及湘云的感受,对于湘云问题的交代过于草率,不免让人感到她做人的凉薄。

二、薛宝钗要搬走,她第一的确是考虑了湘云的,只是这个考虑简单粗暴,她打发湘云去找探春,让她同探春一同去稻香村汇合。

这个圈子未免绕得太大了。何苦呢?史湘云是个通情达理的姑娘,你和她直说又何妨?难道她会拉着你不让你走?情愿憋着兜这么大个圈子,无非只有一条:史湘云完全不在薛宝钗重要关系人之中了,或者对于史湘云这个“闺蜜”,两人的关系早已冰冷。

往事不堪回首,想想当初宝钗拉湘云去蘅芜苑住,帮她筹办螃蟹宴,体谅她在家里的艰难,弄到史湘云一提宝姐姐就感动到恨不能掉眼泪。在宝黛钗三人关系里,史湘云是坚定的宝姐姐的第一支持者,为此她怼黛玉、怼宝玉,贾母要为她单设一个院落,她也拒绝了,只为和心目中的偶像宝姐姐更亲近。

薛宝钗的辞行和对湘云的安排,真是大跌人的眼镜,尤其是史湘云,这个脸打的太疼了。究其根本,对于薛宝钗来说,只有价值的交换,千万别和她谈什么真感情。

任是无情也动人!薛宝钗的花名签其实早就直白地讲明白了。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屏山品红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0/1544065.html

文学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