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杨威:中共党媒乱炒美国国会事件的背后

作者:
1月10日,新华社还发表另一篇文章,《阮宗泽:中美现在面临一个机会之窗》,专门谈论美中关系,实际也是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阮宗泽演讲的一部分。文章称,“拜登上台后,美国对外关系将会修正,中美关系亦然”。文章还承认,“中美关系现在到了最艰难的时候”,并向拜登喊话,提出了“三个方面”。

2012年2月14日,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与美国副总统拜登进行会谈

1月6日,美国国会发生暴力事件后,种种疑团尚待揭开,但中共党媒连续大肆渲染,不但马上描绘为美国国会大厦遭“围攻”,还很快评论为“特朗普川普)自编自导的一出闹剧”。中共党媒的说法应该并不令人意外,类似的说法也似曾相识。

中共党媒不断唱衰美国,自然是期望美中关系的转机,几乎迫不及待地再度向拜登喊话。

新华社的乱评似乎轻车熟路

1月7日,中共党媒新华社迅速报导,《现场直击美国国会遭暴力冲击国际社会震惊》,文中表述,“新华社记者从现场发回的报道——国会大厦遭‘围攻’”。

美国国会是不是被“围攻”,很多现场视频都可以证实。中共党媒熟练地使用了“围攻”一次,或许透露了背后不可告人的某种联系,也不禁令人联想到,中共曾频频使用构陷的手法实施暴力迫害

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府右街的信访办上访,时任总理朱镕基提出派代表交谈后,释放了在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承诺了法轮功的合法修炼环境,民众和平散去,也被称为4.25事件。但事后,4.25事件被中共诬蔑为“围攻中南海”。当天,按照警察的引导,众多法轮功学员为了不影响交通,沿着人行道一路站到了中南海的围墙外。中共显然早有预谋,但中共没有预料到法轮功学员如此和平理性,当天无法找到暴力镇压的借口,只能事后诬蔑,中共也很快成立了“610”办公室,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至今没有停止。

1989年6月3日夜,中共派出特工人员制造暴力,几乎同时就诬蔑众多学生、市民“暴乱”,坦克很快开进了天安门广场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民众,血流成河,制造了6.4天安门惨案。之后,中共声称没有死一个人,至今还在掩盖真相。

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中共在天安门广场一手导演了5人“自焚”伪案,企图栽赃法轮功,为迫害法轮功寻找借口,但因为漏洞百出,已经被国际社会认定是中共制造的一场世纪骗局。

2019年下半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中共同样派出大量特工人员,伪装成示威者,大肆纵火、破坏财物等。之后,中共党媒也称香港民众为“暴徒”、“蟑螂”,并指使港警或伪港警对香港民众实施暴力、当街开枪。2020年更强推“港版国安法”,大肆破坏香港自由民主。

美国国会1月6日发生暴力事件后,新华社1月7日立刻描绘为“围攻”,之后还发出评论文章《国会山“沦陷”!特朗普“自编自导惊天闹剧”?》。此文中,中共外交学院副院长、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王帆直接称,这“就是特朗普(川普)自编自导的一出闹剧,他个人从中可能获得了一次恶作剧式的满足”。

作为外交学院的副院长,如此信口开河的评论,自然充当了中共御用的喉舌工具;他竟然还称是个人“恶作剧式的满足”,完全没有半点外交专业的水准。他最后称“美国的内乱完全是由它自己造成的,是由它的制度造成的”。

中共继续给中国人洗脑,同时却试图尽快改善与美国的关系。

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评价拜登挑战

1月8日,中共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阮宗泽在新华网研讨会上演讲,新华社随后总结报导《拜登政府将面临四大执政挑战》。

阮宗泽称,“为摆脱被动局面,美国外交政策可能做‘回摆’调整”。作为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他的说法当然不是随口乱说的,这恐怕也是中共最期望看到的变化。

他评价,拜登的挑战之一是如何控制疫情,并认为,虽然美国疫苗接种已经启动,“但不可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他可能没有想到,如此评价也等于戳穿了中共的谎言。新华社正在宣传,中国产疫苗被授权紧急使用、推广注射,既然不可能“立竿见影”,对目前中国大陆的疫情爆发,效果应该也一样。何况,中国产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备受质疑,最易感染的59岁以上人群还不能打。

文章还评价,拜登还面对美国经济“将在衰退中挣扎”,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会有所回归”,并称“如何弥合分裂将极其考验其执政能力”。

中共罗列美国一系列问题,试图在描述美国的衰落,应该也在暗示中共政权可能又有机会了。

中共公开向拜登喊话

1月10日,新华社还发表另一篇文章,《阮宗泽:中美现在面临一个机会之窗》,专门谈论美中关系,实际也是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阮宗泽演讲的一部分。

文章称,“拜登上台后,美国对外关系将会修正,中美关系亦然”。文章还承认,“中美关系现在到了最艰难的时候”,并向拜登喊话,提出了“三个方面”。

一是“相互尊重”,文章再度称“美国出现方向性错误”,但回避了美中脱钩,更没敢提到川普政府实际正在拒绝承认中共政权。这显然是中共高层最害怕的执政合法性问题。

二是“不干涉内政”,文章并未直接提及人权问题,也未提及香港问题,更未提一系列制裁,只是含混带过。中共当然希望拜登能取消各种制裁,特别是中共官员在美国的财产能保留,中共也当然希望拜登取消川普政府实施的高关税

三是“同舟共济”,文章期待“以往那一段时光”,当然希望拜登的对华政策尽快回到奥巴马时代。

中共虽然唱衰美国,仍然幻想与美国平起平坐,但也自知实力不济,最后称,“中美现在面临一个机会之窗,但球在美国的一边”。

可见,中共高层深知,能决定美中关系走向的,仍然是美国,中共除了不断喊话,实际束手无策。传闻杨洁篪将很快赴美接触拜登团队,中共的迫不及待可见一斑。这也透露出,美中关系对中共政权相当重要,实际直接牵涉到中共政权是否还能延续。

拜登能否很快把美中关系摆到首要事项还很难说,拜登不可能不顾虑他儿子与中共的丑闻,也不可能不顾虑中共全面参与了美国选举舞弊的事实,更不能不顾虑中共的全面渗透和挑衅。中共向拜登喊话的同时,也一直在不断测试拜登的底线,拜登团队如何应对这些棘手的问题,才真正是一个挑战。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1/1544334.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