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石家庄疫情恶化 逾2万人被拉走隔离 亲历者讲述近况

增村镇12个村庄2万多名村民全部拉走隔离。(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被定为疫情高风险区的石家庄藁城区疫情持续延烧,继当地疫情爆发的中心、增村镇小果庄村村民陆续全部被拉走异地隔离后,昨日(11日)官方下令将增村镇12个村庄2万多名村民全部拉走隔离。其中一名被异地隔离者今日(1月12日)向《希望之声》记者讲述了他现在的情况。

据陆媒报导,藁城区委宣传部昨日对媒体表示,接到上级指示,对增村镇12个村庄2万多名村民全部进行异地集中隔离观察。

北京时间今日傍晚,增村镇南桥寨村村民曾先生(化名)告诉《希望之声》记者,他被隔离在石家庄市一家酒店。“我们昨天到的”,“我们是市里的酒店,一个人一个房间”。

曾先生说,他们村基本上都被拉走了,只留下一部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生活不能自理的应该还在家里。政府在统计人数,不知道要怎么操作他们那些人。”“全部隔离出来以后,那边要集体消毒。”

他告诉记者,今天截至傍晚,他只吃了一顿饭,原因可能是工作人员太少忙不过来。“应该是工作人员少,加上今天做核酸检测,中午饭就没让吃,等检测完了才让吃中午饭。我这刚敲门给做检测,午饭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送来。工作人员也就这一批吧,估计做完核酸检测才能开始给送饭。具体咱也搞不懂,最近应该是想做义工的人不太多。还有想做义工的,政府也不让做。你像我们地区的,政府现在是不要,不让你做义工,政府是怕,因为这个病毒毕竟是潜伏期长,前期有可能检测不出来。”

曾先生介绍说,有的村民被安置在学生宿舍,房间很冷,村民抱怨却遭到安置点当地人的侮辱。“今天是哪个村的搬到无极还是哪个大学宿舍里去了,完了那个无极人……说呢,反正就是侮辱那个藁城人,侮辱的挺厉害。”

“毕竟是学生宿舍吧,如果说三、四十岁的还可以,像老人、孩子在宿舍根本就受不了。所以就有人发了段视频,说这个地方根本就不适合咱们居住,毕竟宿舍最起码7、8个孩子在一个宿舍,那么多人在一个宿舍还冷,更别说你一个人在那一个屋里待了。发完视频后,无极的一个人在“快手”(大陆的一个影音平台)上就爆发了。指责咱们藁城人什么不知好歹,我们把孩子都接回去了,腾地方让你们住,你们还不住。反正说话真的特难听。”

曾先生无奈表示,除了遭侮辱外,他们还被人唯恐避之不及。“很多人都躲呀,躲的老远。”

他表示,目前还不知道到底要隔离多久。

增村镇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今日向本台证实,转移工作仍在继续。当被问及东桥寨村的情况时,该工作人员称,“具体到哪儿,反正现在车还没来呢,还不知道呢。”“有旅馆,有学校,没准儿是什么地儿,现在咱们也做不了主。”

陆媒报导显示,转移工作昼夜进行。增村村民赵晓燕,于11日清晨天还未亮时,就被村里的“大喇叭”从睡梦中惊醒——“全体村民收拾行李,在村口登记,听从安排统一乘车,到异地进行集中隔离观察”。

增村村民杨梦凡11日告诉陆媒,“最新的通知是按村大队、村小组的顺序走,我家在的组排最后,可能得等到后半夜了。”

11日早8点多,一个增村村民微信群发出通知称,“今天一天将我们村搬迁转移”,人员撤离后,村内每天要进行强力消毒。

通知还称,大家不要恐慌,集中隔离地点有专门的医护人员。不过,通知未提及要搬到哪里,何时能回家。

大陆社交平台微博上视频显示,村民们提着行李成群结队往外走,路边上也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马路两侧停满了公交车和大型巴士。

据悉,增村镇地处藁城区西北端,与正定、新乐交界,毗邻正定国际机场,下辖20个行政村6万多人口,204省道贯穿全镇。

1月2日,增村镇小果庄村发现这轮疫情中的首例确诊病例。

8天时间里,小果庄村民们陆续被转移到异地集中隔离观察。10日夜,该村最后一批异地隔离的村民被28辆巴士接走。

据官方通报,截至1月11日24时,石家庄的疫情分布在12个县区,其中76.39%病例在藁城区,藁城区95.62%病例发生在增村镇,石家庄裕华区、长安区、桥西区等多呈散发态势,邢台南宫市呈现的也是局部的聚集疫情。

12日0至12时,石家庄新增21例本土确诊病例,新增12例无症状感染者。

1月2日至1月12日12时,石家庄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309例,无症状感染者235例。

但由于中共疫情数据一贯造假,外界担心,实际情况恐怕更糟。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刘纯、杨正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3/1544943.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