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阎罗殿前走一遭 古代官员还阳传话警世人

作者:

不管人是否承认,神佛、天堂、地狱、轮回都是客观的存在,在现代也不乏这样的故事。

佛家认为,人死后,魂魄通常要先渡过冥河去冥府接受审判。由于其人在生前所作的善事、恶事早已被一一记录在案,阎王或冥府中的判官就依此决定其去处。关于冥府的情况和如何断案,千年来的古籍中不乏记载,民间也有很多传说,而这大多来自于那些基于不同原因从冥府返回之人。今天就说几则还阳官员带回的警讯。

唐中宗宰相失职获罪

唐中宗神龙元年,中书令杨再思死去,同日中书供膳亦死,他们一同被带到了冥府的阎王面前。阎王看着眼前的记录,问杨再思:“你生前为何有这么多罪状?这么多,你如何能赎得回来?”然而,杨再思却并不承认自己有罪。

于是,阎王让冥吏打开记录杨再思生前所为的簿子,将其罪状一一念出。比如武周如意元年,东突厥后朝可汗默啜攻陷瀛、檀等州,朝廷只派少量兵卒去救援,结果不敌,上千人被杀。而派兵前,有人上谏,请求派大量军队,但杨再思却没有听从。

比如武周大足元年,河北发生蝗灾,很多人无粮可吃。身为宰相的杨再思却没有开仓赈济灾民,导致百姓流离,饿死者有二万余人。

身为宰相,理应调和阴阳、顺应天意,但杨再思却刑政不平,大伤平和之气,导致河南三郡大水,淹死数千人。如此因为失职而造成百姓死亡的大约有六七宗。

阎王在冥吏念完后,又将记录簿给杨再思看,杨再思这才伏罪。在其伏罪后,突然有一只如床那般大且满是长毛的手,抓住杨再思,腾空而去,其指间有血流出。

审完了杨再思,阎王这才问中书供膳为何到此。冥吏说要问他本人。阎王道:“既然没什么罪过,就放回阳间吧。”

高丽绘画,十殿阎王中之第五殿阎罗王。(公有领域)

在阳间的中书供膳随即活了过来,他多次向人讲述自己的冥府中的见闻。唐中宗听说后,就召他去问话,他具以实对。其后,中宗命人将此事记录了下来。

看来身为高位者不为百姓着想,造成百姓流离失所甚至死亡,罪过也是非常大的。唐中宗命人将其记录下来,焉知不是在警示高官们?

县丞去冥府对质后还阳故人托其传话给儿子

唐玄宗开元末年,金坛县丞王甲,因运送贡品和税收而来到了京城。到京城后,他正在左藏库中交接时,忽然倒地,魂魄看见有使者来到库房前,说阎王下令召县丞,王甲只得仓促跟随而去。

走出城门十余里,王甲和使者来到了一处官府前。一进门,就听到已故的左常侍崔希逸的声音。王甲与崔希逸是三十年的故交,听到故交的声音,王甲很高兴,就请门人进去通报。崔希逸马上让他进去,两人相见是又惊又喜。

崔希逸先问道:“你可知这是冥府?”王甲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身死,因此悲感良久。崔希逸又问他是否见过自己的儿子崔翰,王甲说因为公务繁忙还没得空。崔希逸就笑他对待自己还是那么严苛,并问他缘何来此。王甲表示不知。

过了一会儿,外边有人传话说阎王已经就座,开始审案。崔希逸请来人转告阎王:“金坛县的王县丞是我的好友,他命不该死。事办完了,希望可以让他早早还阳,否则天热,他的身体会腐烂。”

王甲跟着来人来到了阎王面前,阎王道:“你的前任县丞说你贪赃,所以才将你索拿到此。”但见前县丞戴枷坐在院中树下。王甲直接就问他为何诬告自己。前县丞这才说,是因为自己受不了地狱之苦,为了逃脱刑罚,仓促间才做下如此之事。王甲洗清了冤屈,阎王便下令将其放回。

离开冥府大门前,王甲与崔希逸道别,后者让他传语给崔翰:“为官首要之事是莫要冤枉他人,此后要好自为之,莫要贪不义之财,否则会折寿。此外,每月初一、十五,要将一瓶清水置于寺中佛殿上,当获大福。”

王甲问做此功德是何意,崔希逸告诉他:“阴间之事,最好还是不要提前知道,但求福即可。”随即就将其送回阳间,王甲便活了。

王甲冥府一游带回的崔希逸之语,同样是对官员们的警示。那些在世时贪污腐败、戕害他人的官员,其实地狱中的惩罚早已在等着他们了。

王甲洗清了冤屈,阎王便下令将其放回。示意图。

冥府抓错此司马非彼司马

睦州司马韦延之,任满之后,暂时寄居在苏州的嘉兴。唐代宗大历八年夏天,他得了痢疾。一天,他正独自在厅中小憩,睡梦中忽见两个小吏对他说,他们奉命来抓他。韦延之的魂魄只好跟随他们而去。

待出了城,走了数十里,来到了一处官衙。进官衙后,韦延之被带到了一个身穿长袍手执笏板的判官面前,判官非常严肃地对他说:“有人告你,有些事须要你来回答。”随后,让冥吏带着韦延之到一个房间去对质。

韦延之坐在板床上,一会儿,有六七个囚徒被带进房间,或枷或锁或露首。冥吏说:“你们状告韦司马索取过你们的钱财,今天冥府中就要理清是非曲直。”然后问他们起诉的是何人。对曰:“是韦冰司马,我们不认识这个人。”

冥吏知晓是抓错了人,便向韦延之道贺。韦延之很高兴自己是被误抓的。返回告知判官后,判官下令将其放回,并派人去追捕韦冰。那两个抓错人的小吏被各打六十板。

返回阳间前,韦延之苦苦哀求冥吏查看生死簿,看看自己将来可任何职,冥吏劝他“不用知道”,但他还是苦请。冥吏只得打开簿子,上边在延之名字后只是空白,并无文字。韦延之只得作罢。

在离开冥府的路上,他看见清流县令郑晋客被拘押至此,他是延之的外甥。韦延之便问:“你因何被抓来?”答曰:“被人告了。舅舅缘何至此?”延之告诉他是被误抓来的,已被放回。郑晋客连连说好,正想让他传话,却还没来得及就被带走。他边走边几次回头说:“舅舅保重。”

韦延之的魂魄回来后,他就活了。因惦记郑晋客,就打听他的情况,说已经死了五六天了。而住在上元的韦冰在延之重生的第二天就死了。

此司马非彼贪财的司马,韦延之得脱一劫更应该了解到,为官出了任何差错,即便在阳间不被惩罚,在冥府也还是会被追查到的。

结语

古人非常讲究为官之道、重视德行,官位高了要关心百姓、为百姓着想,权力重了要谨言慎行,俸禄厚了也不能看重。换言之,就是不能迷失在权欲、利欲中,否则死后也不会安生的。

参考资料:《广异记》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3/1544994.html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