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长沙捞刀河洗脑班超恐怖 蒋美兰被电棍电击的遍体鳞伤…

—中共“教育转化”下的酷刑(2)

21年来,中共针对法轮功学员所办的“转化洗脑班”(又称:再教育转化),从未间断。多少酷刑、惨案,鲜为人知?

蒋美兰被电棍电击全身 注射不明药物不到一个月被迫害致死

蒋美兰,女,65岁,湖南新田县湘运汽车公司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

2012年9月7日,蒋美兰在家中被“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指使的警察国保大队唐崇盛、杨海波、李芳等5人,绑架至“长沙捞刀河洗脑班”。期间,蒋遭电棍电击和注射不明药物。

图中三人是湖南长沙捞刀河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和打手医生。在迫害蒋美兰的过程中,右边穿白大褂者是给将美兰注射不明药物的“医生”。蒋美兰被注射药物后,当即神智不清。(明慧网

9月30日,蒋美兰的儿子赶往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去接人时,只见母亲已生命垂危,意识模糊,与之前判若两人。蒋被绑架之前,红光满面,身体健康。

经过医院检查,蒋美兰遍体鳞伤,都是用电棍电的,整个嘴是烂的,五脏六腑也是烂的,下身流着血,因抢救无效,10月2日夜,蒋美兰含冤离世。

18位法轮功学员被挂牌游街“往死里打”

2000年黄历正月十三日,山东蒙阴县桃墟镇蒋光健、刘醒世等人,把当地义务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和各村辅导员劫持到镇财政所三楼,办起了“骨干洗脑班”。

18位法轮功学员被挂牌游街,遭到了非人折磨和残酷毒打。

当晚,打手们一个个都喝得醉醺醺的,拿着鲜槐木棍。刘醒世手举一把大椅子问:“你是不是石增山?”回答:“是。”于是,大椅子照着石增山(头上)就打下来,椅子啪的一声就碎了,最后剩一根椅子腿,还接着打。

打手们一拥齐上,一边狠打一边问:“还炼不炼?”说“炼”,就再打。

最后,法轮功学员张成法、石增山被打得昏死过去,抬到下面的小屋里,扒光了衣服又打。看着不行了,拉了一件皮袄给石增山穿上;说如果人醒不过来,就从楼上扔下来,说是自杀

石增山的肋骨当时被打断,脸像紫茄子,两眼像两汪血水,浑身没好地方,躺不下起不来,都是由其他法轮功学员照顾。

法轮功学员季永现被打得脸变形,腿骨有伤;张成法、类欣脸上两个大紫包,类欣的腰、臀部都被打得发紫。

听到法轮功学员劝善,(打手)莫光利还对值班人员说:“小伙子们,给我往死里整!”直到把人打得血肉模糊,昏死过去。

中科院工程师冯璜24小时罚站 被输不明药物致生命危急

冯璜,男,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至少两次被关入广州市洗脑班。

第一次是:2001年7月—2003年1月。进洗脑班前,冯璜是一位未婚健康的年轻人。出洗脑班时,他被迫害得头发花白、头发脱落、背驼,出现肾虚、免疫能力差等多种症状。

这一年半,广州市洗脑班要求冯璜所在工作单位,每月上交几千元的“转化”费用,最高时每月交7500元。

第二次是:2006年4月19日上班时,被广州市越秀区“610”强行绑架到广州市洗脑班。不到两个月,即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4月30日上午,冯璜的父母到广州市洗脑班探视,见到他身体极其虚弱,是由人搀扶出来的,坐下和起身都要扶着,说话无力。

冯璜告诉父母,从4月19日至20日,他被逼面壁站立,蹲一下也不行,直到他全身抽筋;后被输不明液体,输完液后,吃东西就呕吐。

6月12日,冯璜被从洗脑班放出时,人已瘦得皮包骨头、走路艰难、需人搀扶。

这一次,广州市洗脑班,要求工作单位每月缴纳1000元的费用。

针对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国际社会的谴责不断。

国际社会谴责不断

2020年7月20日法轮功反迫害21周年之际,36位美国联邦参众议员谴责中共,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

2020年12月10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制裁严重侵犯人权的17名外国官员,包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福建省厦门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警察黄元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黄元雄严重侵犯信仰自由、拘留和审讯法轮功学员,他与配偶不得进入美国。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3/1545194.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