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李怡:疯狂之最的时代

作者:

对于美国大选,或香港民主例如35+初选,抱乐观态度的人,不仅跌眼镜,有的人还遭厄运。人们乐观的原因是基于对制度的迷信:对美国三权分立、民主法治的迷信,对香港司法独立的迷信。学者和KOL的乐观,影响到普罗大众。即使一个儿子与外国有扯不清的政商勾结的人当了总统,也还是相信制度会发挥作用。

美国开国元勋John Adams说:“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与宗教约束的人类感情,我们的宪法是只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订的。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和信仰的人民。”

也就是说,如果大多数人民,尤其是社会的既得利益者已被利益恶魔俘获,不再有道德和信仰,这套三权分立的宪法也就不再能够保护人民的个人权利了。

美国黑人学者、现年90岁的Thomas Sowell说,知识分子迷信制度,轻视世俗的观念与民情,他们拒绝相信“民主国家也可能发生选举舞弊”、“自由媒体也可能不公正”。他们固执地相信,一个国家只要有了民主法治就会永不褪色,人民自然就会趋善避恶。

甚么是世俗观念与民情呢?历史学家黄仁宇引述《孟子》中齐宣王的话:“寡人有疾,寡人好勇;寡人有疾,寡人好货;寡人有疾,寡人好色。”来说明,人类社会基本上受权力、金钱、情欲这三大关系所支配。自古以来,所有历史,所有文艺作品,都离不开这三种关系的纠缠。这三种关系在动物世界中是不存在的,即使是性,动物也只是在发情期才有,而不像人类那样不分时段,并卷入各种复杂关系中。

这可以说是人类社会的“性恶”、“原罪”。即使有制度的制衡,但制度也要人去执行,如果人没有了宗教、道德的观念,只顾纠缠在三大关系中,制度就失效了。这就是世俗与民情,即John Adams所说,美国“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和信仰的人民”的意思。香港的原有制度在换了“一国”之后难以维持,也因为不再是“有道德和信仰”的人掌权也。

由三大关系构成的人类社会的不公平、不平等,几乎人所共见。Thomas Sowell说,任何人从出生开始,都会自然而然产生追求乌托邦的左派平等理想:妄想人人平等的社会制度,渴望无微不至的保障,消除所有的差别和歧视。只有经过世俗、宗教、道德的洗礼,才有“从左到右”的观念转变。

过去100年社会主义的实践证明了追求分配平等,一定会产生“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的极权主义。但既然社会仍然有差别,有弱势,追求平等的理想在人类社会中也就从未止息。西方左派虽反对社会主义的分配平等,但认为“适当比例的财富再分配”以实现平等,仍然可取;因平等理想而反对人类的天然差别:男女差别,种族差别,由反歧视进而反传统,政治正确凌驾了言论自由,于是社会产生了违反常识与传统习惯的逆向歧视。

标榜反对极权主义的西方左派,因追求平等产生的种种怪异现象,变得与他们反对的极权越来越相似。文革中的打倒一切传统的东西,在美国再现,重塑历史,反对经典文艺产品,推倒塑像,否定性别差异和家庭观念,取消父母兄弟姐妹的称谓,与文革何其相似!

法国思想家伏尔泰说,“人类永远是疯狂的,而那些自以为可以治愈别人疯症的人则是疯狂之最。”以社会主义治愈人类疯狂的人,和以否定传统、否定差别来反歧视的人,都是疯狂之最。

疯狂之最的时代来临,我们至少可以做一个秉持常识的正常人,维持传统中的敬天、敬祖,承认差别并尊重差别,在物极必反中争取改变。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4/1545403.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