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上海老兵家族8栋房被强拆 申诉十年无果

近日,上海宝山区老兵凌振球向大纪元爆料,他家族8栋持证合法房屋在2009年陆续被强拆了。10年来,他从地方申诉到中央,都无一政府部门受理。他表示,“他们持权狂妄嚣张到就一个平方都不给。”

凌振球,是党员、退休警察。家在上海宝山区顾村镇老安村中街生产队(刘行老镇)。他的家族中有三个老兵,三个教师,一个残疾人。他们的家都在无协议下被强拆了。

凌振球说,“我们这地块是安排市区动迁户的安置房。在动迁中从2009年8月至2010年7月间,我们家族8栋持证的合法房屋都被当危房,在无协商情况下给强拆了,既无补偿也无安置。十年了不解决。”

拆了!违章建筑、屋中屋

凌振球说,“2009年动迁的时候,因为我们是镇区,比农村宅基地面积少,所以违章建筑都算(动迁物件)。但我批建的房子也说是违章建筑,但却不计入动迁物件。”

“奇怪的是,说我父亲房子和我爱人房子就在我造的房子里面,真是奇怪了。明明三个人分别有证的房子,他们只承认我的房子,就这样把几百平方的房子都吞占了。”凌振球说。

凌振球的父亲凌士吉2004年6月在国有土地翻建的持证房子,于2009年8月在没有估价商谈下被拆除了。凌振球的爱人卢彩琴是一名教师,她购买国有土地的房子,同样没经过商谈估价就被拆除。

他说,“我爱人向集体合作商店购买的临街三间十多公尺的房子,但估价时长度才六公尺,难道一间才二公尺?原来是做办公室又做仓库的,进去房子深度有20公尺左右,其中一间是办公室,一间香烟防潮仓库,一间晚上睡觉值班,其它很大一间仓库。但他们就赖皮狗赖掉了,还说是在我的房子里。”

凌振球的母亲袁林娣,占地约60平方土地上有一栋10多平方的房子,已经有点破旧,要翻盖政府不让盖。2010年4月,房子也被拆除了,同样没有估价商谈。

宝山区农村居民建房用地表。(受访者提供)

凌士吉建房预审许可通知。(受访者提供)

凌振球的爱人卢彩琴购买的房屋转让证明。(受访者提供)

卢彩琴购买的临街三间十多公尺的房子。(受访者提供)

老兵哥哥持证房子也被拆

凌振球的大哥凌振环是老兵,他的爱人也是教师。他祖传老宅基地一百多平方,上面有三间占地三十多平方破漏房子,无法居住要翻建,也是不让建。他就把房子给子女住,自己在外面借住。后来,他持证的房子也被拆了。

老五患癌丈夫难忍强拆拿刀拚命

2009年12月,将老五妹妹凌雪琴的房子也拆除了,没有商谈补偿。她的丈夫罹患癌症马上要不行了,他们强制把她的房子拆除,再上门逼她签字,她丈夫气得拿刀要跟他们拚命。

凌振球说,“我妹妹为了让丈夫多活几天就去签了字,签好后,她丈夫活了一个月零三天去世。”

残疾妹妹被逼跳河获救

残疾人老二凌雪芳,她的丈夫也是教师,因她家被强拆了几次,她一气之下就到附近的桥上要跳河自尽,结果没跳成,从桥栏杆摔下被120救护到医院。后来当局骗她在空白纸上签字,大约在2010年7月她的房产被拆了。至今打了几场官司,家庭也已经破碎。

军属妹妹在逼迫中签字

妹妹老四凌雪萍,她的儿子是军人,她是军属。为了反抗拆迁,她夫妻俩数次被辱骂欧打受伤住院。

凌雪萍在占地约60平方的老宅基地上,二十多平方破旧的房子,也同样不让翻建,房子不能住了,她就去借住在姐姐家。

为了强拆,当局骗她夫妻俩去商谈,逼他们在空白纸上签了名,回到家房子已经被拆了,生活用品都被埋在废墟下,没有任何补偿。

直到2020年的7月,她才拿到一份影本协议书。她为被拆迁的房子问题和副镇长朱众伟发生纠纷,老四气愤之下推翻了一个菜盆,朱众伟火了,叫来四个警察用警车把她从家里带到派出所问话。

凌振球说,“我的妹妹因为朱众伟把家拆除霸占了,她气不过,大冬天跑到区政府门口睡了几个月,最后被家人给抬了回家。期间她和他们(官员)的争执中曾昏厥过去4次,有次政府人员还把她抬到近200公尺外淋雨,不管她的死活。”

他说,“当时她儿子还留在部队,因为拆迁这事,她就让儿子回来不要当军人了。她儿子因为没房子至今没有结婚。共产党政府就这么残暴冷酷!”

“这是野蛮残暴恶毒文化”

凌振球维权十年中,找过法院,法院说拆迁是政府;找政府、检察院、公安都不受理;纪检监察不受理;中央、中纪委国务院也都不受理。

凌振球强调,“人性是做事的一切基础,实施系列违反宪法、法律、动迁条例等侵权犯罪,比强盗、土匪、流氓、无赖,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钵满盆满,而对社会缩影之‘家’这么劫掠侵权真是腐败到家,这是野蛮残暴恶毒文化。”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4/1545526.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