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真灵!不用坐轮椅了 医生:你们到底用的什么方法治的?

—信与不信之差 无神论者死门关走几回

从幼儿到成年,中共的政治思想教育给人们灌输片面的无神论和狭窄的唯物主义,人们在高强度和封闭型洗脑中,把中共灌进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看成是真理。殊不知,天外有天,苍宇浩瀚。(图片来源:新唐人

我们一家生活在中国大陆。父亲今年87岁了。退休前是某银行主任,无神论者。2017年3月,他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到医院一查:晚期肺癌。为了进一步确诊,我们带着父亲去济南天津北京的各大医院找专家会诊,结果都是晚期肺癌。这一遍检查下来,还查出了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肺栓、脑栓、腿栓等都是很严重的病症,他也被折腾得说话都困难了。医生说:“病人最多能活两个月。”

父亲就是不信

因已无法医治,我们子女们只好把父亲从医院接回家。

我修炼法轮大法多年,见证了很多因修炼法轮大法、或相信法轮大法好而绝处逢生的事例,可是我也知道,如果当事人不信也没办法。父亲是个中共干部,一辈子受中共填鸭式的政治思想教育,无神论思想根深蒂固,什么都不信。我想,也许病入膏肓的他能改变一些,回家后我就又给父亲讲大法真相,他不听。我不厌其烦地告诉他:只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病就能好。他直摆头。看到他这么固执,急得我妈在一边直嚷他:“你快念,我和你一起念!”父亲一听母亲这么说,两眼一瞪,冲着我妈干吼:“闹什么,我就是不信!”

1998年国家体总对北京法轮功学员修炼前后的健康调查报告(图片来源:明慧网)

女儿孝心祈求

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的病情越来越重,我们做子女的不愿父亲在家等死,就又把他拉到天津医院。这次我因为有事不能同去,他们送父亲去时我就求师父:“求师父,让我爸到天津碰到大法弟子吧,请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让他念‘法轮大法好’,做'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得救度。”

几天后,他们就从天津医院回来了。一回来,陪父亲去医院的二哥、三弟、四弟都兴奋地找到我说:“咱爸好了!”

我赶紧去看父亲。父亲见了我高兴地对我说:“我能走路了。”

原来,他们去了天津医院,找了专家会诊后,哥仨就用轮椅推着父亲下楼去吃饭。一个法轮功学员看到了他们,给他们讲了真相,办了“三退”,并让他们真心念“法轮大法好”。他们四人都爽快地答应了。父亲和我简单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后说:“你看人家修得多好!60多岁的人像40来岁的,讲得也好,护身符做得也精美。我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灵,我就感到腿轻快了,能下地走路了,不用坐轮椅了。”

这时四弟趁机说:“爸,您也知道您得的是什么病。不是我们不给您治,是医院治不了的绝症。您就听人家的吧,真心念‘法轮大法好’,不用吃那些难吃的药,多好啊!”听了四弟的话,父亲高兴地说:“好,我念!”

父亲寿命被延长

因为父亲是国家干部,住院基本全部报销,自己花不了多少钱,所以父亲还是愿意到医院住着疗养。在县医院输了10天液后,他就突然说什么也要出院。回到家,住了几天,他又要求去地市级医院疗养,当时是四月份。正是医生说的最多能活两个月时,五月份的一天晚上,父亲突然出现了危机,被送到重症监护室。医生赶紧通知我们家里人把他送大医院。

我们住在农村,离地市医院很远。第二天我们才赶到医院。到那一看,父亲又恢复正常了,能下地走路了,连医生都感到惊奇。一见到父亲我就问他:“爸,你念九字真言了吗?”他肯定地说:“念啊,从县医院一出来,我就天天念,一直念,到这里我也不停地念。”

从那以后,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健康,走路一身轻。最后医生说:“大爷,出院吧,你没有病了,好了。我保证你能活到90多没问题。”这样,父亲就回家了。

父亲自己能骑着三轮车赶集、串亲、买菜、遛弯,村里的一个婶子只要看到他就说:“这个死了,又活了,又活了。”

一天,姑姑来我家串门,父亲对她说:原来我就是不信(神),这回我相信了。在县医院的一天晚上,我看见两个穿白衣裳的鬼,在我床前床后转来转去,就是不敢靠近我,我看的真真的,吓得我不敢在那里住了,是鬼来拿我,我赶紧出院了。

这时,我们全家人也明白了为什么父亲在县医院住得好好的,突然要出院。

医生的迷惑

按照单位的规定,父亲每个月必须到县医院检查身体。一次,在县医院检查时碰到了原来给我父亲看病的宋主任,他根本不相信父亲还活在世上。宋主任走到父亲跟前,仔仔细细上下打量了父亲一番,等确认是他后,倒退了几步。他找到我家三个兄弟问:“你父亲是咋好的?用的什么法?叫谁看的?能告诉我吗?我也学学。”因为共产党还在迫害法轮功,当时他们三个都不敢说实话,就拿出别的医院的治疗单子让宋主任看。宋主任一看就说:“这个我知道,不用看。要是用这些药治疗,人早死了,肺早烂掉了。”宋主任一脸迷惑。

无神论再害人

时间一长,父亲的无神论思想又占据了上风,认为是吃药治好了他的病。我劝他多念九字真言,他也总是找借口不念或推辞。我找了几个朋友劝他,他就和我们翻脸。

2020年4月份的一天,父亲突然不能说话了,人经常迷迷糊糊。到医院一查:脑瘤晚期!都扩散到胃里,长满了,满身都有了。疼得他一天到晚不停地呻吟。后来看他实在疼得受不了了,为了减少他的痛苦,医生就给他打了最毒的安定药。因为药的毒性实在太大,他直翻白眼。治疗一段时间后,父亲根本不能动了,也不能说话了,脸色蜡白,整个人完全脱相。

生死一线一念间

看到父亲的病样,我又和他商量继续念九字真言。他又同意了。第二天,他的脑子就清醒了,也不疼了,还能吃饭了,脸色也有好转。医生查房,一看父亲的状态惊奇地连声说:“这老头,太抗病了,太抗病了!”

过了一段时间再一检查,脑瘤没有了。医生赶紧问我们:“你们到底用的什么方法治的?你们到底用的什么方法治的?能说给我们吗?”这次,我们全家放下了怕心,何况再不说出真相也太对不起法轮大法师父了。于是我们告诉医生,父亲就是诚念九字真言念好的。医生们听了我们的述说恍然大悟,上次父亲转危为安的谜团也解开了,就说:“这么好,就念吧!”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1/1548231.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