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谢田:数字极权最佳破解之道——转型公用事业

作者:
如果在美国社会把宽带上网、未来的5G/6G网络,甚至6G的星链卫星网络等等,都纳入公用事业的范畴之内,作为美国整体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这会对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和普及,奠定良好的基础。那时,人们的上网搜索、购物、社交、通讯,可以跟当下的人们插上电源插头、进入电网一样的便利。而互联网上的基础服务,如云端计算、搜索引擎、社交媒体、购物平台、通讯和会议等等服务,如果也因为宽带被纳入公用事业,也同时被纳入公用事业的范畴,则目前互联网巨头、寡头们垄断性的滥权、侵权,就可以被极大限度地约束和消弭。

美国2020年选举最后一个月,一件跟选举相关、但又不直接影响选票的事件,震惊了全世界的人们,那就是美国几家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站,直接封杀了总统川普的社交媒体网站账号,或者限制使用。那些支持川普的社交媒体用户们,也发现他们的账号被限制、暂停、或者彻底删除。美国硅谷科技界的这些巨头,动用他们未经授权的权力,直接侵害了人们的自由言论。这些公司利用了上千万、上亿全球社交媒体用户的信赖,一方面依赖人们的点击和参访为他们赚钱,一方面又限制和误导人们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

川普总统推特脸书油管等的账户被随意封杀,苹果谷歌下架人们需要的社交媒体的替代产品,全世界的人们,从政府到民间,都大吃一惊。人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号称维护互联网上讯息自由的“先驱”,一夜之间就成了专制独裁政权的同路人!人们在感受到贯穿后脊梁骨的这股冷冰冰的凉气时,骤然发现了这些在电脑科技背后隐藏多年的邪恶和黑暗的势力,看清了他们的爪牙和真面目。不仅如此,这些硅谷商业和高科技巨头显示的傲慢、偏见和自大,唤醒了世界人民对其深层动机的警觉。

川普总统的个人账号被推特永久取消后,世界一些国家领导人纷纷谴责硅谷在政治话语控制上的巨大权力,并对美国总统被禁言感到尤其愤慨。从德国总理法国的多名部长、波兰总统、到墨西哥总统,都在谴责科技垄断者自视“世界媒体力量”,对保守派进行禁言和审查。

美国国会共和党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宣布说,她自己的个人账号也被推特暂停使用。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推特公司称她发布的帖子可能导致“暴力危险”。格林认为,硅谷的垄断集团(Silicon Valley Cartel)俨然成为互联网警察,他们清除川普和不计其数保守派人士的账号,多线攻击,在遏制美国的言论自由,“大型高科技公司对美国政治言论的垄断性箝制已一发不可收拾”。

台湾人工智慧实验室(Taiwan AI Labs)创始人杜奕瑾先生敏锐地指出,全球社交媒体巨头在这场美国大选中,用霸权进行言论审查,独占垄断俨然成“社群巨兽”,这实际上已经构成了“数位极权”(数字极权)。的确如此。在政治极权、媒体极权和滥权之外,科技巨头的“数位极权”,构成了对人类社会一个严重的威胁。

数字极权出现之前,美国政府的反垄断机构已经针对许多软件公司如微软的垄断性地位进行过调查,但未能完全打破微软等在个人电脑的运算系统方面的垄断地位,只是剥离了其利用视窗系统搭载网络浏览器的举动,限制了垄断的规模。毕竟,当代的互联网科技、软件科技、社交媒体等等,由于其单一的功能性特质、与用户的交互性资讯传输、和全球化的服务对象,不能像当年美国的反托拉斯机构那样,简单地对诸如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等垄断寡头进行简单的分拆,就达成反垄断的目的。

规模庞大的标准石油公司可以被分拆成十几个小公司,让它们互相竞争,消除垄断,以有利于消费者。微软的视窗系统、谷歌的搜索引擎、推特和脸书的社交网站,都很难通过分拆的方式达到消除其垄断性地位的目的。而这些公司在封杀自由言论的时候,肆无忌惮,正是因为他们具有接近于垄断、高市场份额,和难以被轻易替代的特性。并且,当他们在封锁账号、取消账号、删减内容的时候,是颇为“理直气壮”的,因为他们有230条款的保护,有用户协议的挡箭牌,也有私人企业的“正当权力”去这样做!

那么,这类数字式的极权运作,对美国人民自由言论的威胁和伤害,该怎么样去破除呢?在笔者看来,打破数字极权的一个办法,可能就是把它们转型为“公用事业”(public utility)。公用事业机构可以是私人拥有(privately owned)的,也可以是公众拥有(publicly owned)的,也可以采用“合作拥有”(cooperative)的方式。

在美国,所谓的“公用事业”(public utility)或简称“事业”(utility),是指那些维护运转着美国社会的基础设施如煤炭、电力、煤气、上水、下水、电话等的公司、机构和公共服务组织。这些公司、机构和组织可能是民间运营的,但受到公众的控制,也受到政府和监管机构的控制,比如县政府、市政府、或州政府通过“公共事业委员会”(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的途径来监管。这些设施提供的电价、水价等虽然可以随市场浮动,也存在竞争,但其涨价的幅度必须通过公众体系批准。这样,就保证了美国全社会民众都可以享有廉价的电力、生活用水、煤气、煤炭等,作为一个先进社会的基础设施的保障,以保证人民的生活水平。宽带上网,目前也逐渐被纳入其中,成为美国社会公用事业的一个组成部分。

显然,这是一种将私人财产部分地转移到政府、半政府手中的做法,甚至有几分“国有化”的嫌疑。但正像许多电力和水利设施在全球许多国家的做法一样,这是一种不得已的、利大于弊的做法。

如果在美国社会把宽带上网、未来的5G/6G网络,甚至6G的星链卫星网络等等,都纳入公用事业的范畴之内,作为美国整体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这会对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和普及,奠定良好的基础。那时,人们的上网搜索、购物、社交、通讯,可以跟当下的人们插上电源插头、进入电网一样的便利。而互联网上的基础服务,如云端计算、搜索引擎、社交媒体、购物平台、通讯和会议等等服务,如果也因为宽带被纳入公用事业,也同时被纳入公用事业的范畴,则目前互联网巨头、寡头们垄断性的滥权、侵权,就可以被极大限度地约束和消弭。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2/1548546.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