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线采访:滞留石家庄 3亲历者诉说回家难

有视频显示,因石家庄封城,一家人在石家庄北站下车后没办法回家,天寒地冻,露宿街头。(视频截图)

河北石家庄疫情爆发后,大批外地学生和打工者被滞留石市,无法回家,如今已经3个星期过去。随着中国新年将近,他们更是回家心切,但归途仍是遥遥无期。

邯郸女子杨燕(化名)去年底刚考完研究生,无事可做,1月1号到石家庄熟人那里去短期打工,没想到几天后遇到疫情,想走时已经晚了。

“我本来打算第二天回家的,就是6号,结果6号它突然就封了,也没有(提前)说。”“6号那天早上就说停运了,路也封了,是整个石家庄封了。”

封城前,杨燕是在熟人的饭店里,外卖店里做服务员,所幸她有熟人依托,所在的桥西区又属于低风险,她仍可以住在店里。

“我看微博有很多人求助,滞留人员,在酒店的人员,还有那些中转的没地方住,我感觉我比他们还要好很多!所以我一直在关注他们。”

杨燕称自己“天天坐着,躺着,也挺无所事事的”,最希望的就是能够回家过年。

“挺想回家的,每次和父母视频的时候,他们都会问‘你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

“离得也不是很远,就很近,然后你啥事都没有,就是不让你回去。他们(滞留者)很多都是快要哭了。”

杨燕说,她曾给政府打电话,(政府)让跟区(政府)说,区里就会说要听政府的意见,反正是不能走。

杨燕,她已经做了三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但政府一刀切就是不让滞留者回去。“他们(政府)都在踢皮球,你都不知道应该找谁,所以离家很近,也就二百多公里(却回不去)。”

“我还没在外面过过年呢!”

正定某工厂三十多名江西人被困

王志(化名)来自江西,去年到石家庄正定县某村工厂务工,现在被封在村里不能回家。

“我们是低风险地区,过年大家都是想回去过年。但现在连村子都不让出,都封了,路全部卡住了。出都出不去。”

王志说,他们三十多人都被困在这里,都是江西人,老板也是江西的。“我们都是亲戚带亲戚,家里人带家里人来这样的工厂。”

王志称,他们从9号停工,所有人在房间里,在宿舍,吃的都在超市网购,然后他们送过来。每天就是吃喝,睡觉。

因为想回家,他也多方打电话,希望能回家,但政府人员回复是“正定虽然是个低风险地区,但是它是按照高风险地区来管控的。”

带小孩到石家庄治病当天被困

被滞留石家庄的人们多种多样。石家庄吴先生的朋友从邢台来石家庄给小孩看病,结果被困。

吴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说,他朋友是封城当天来到石家庄的,结果一来就封城了,不让进不让出。

他朋友的小孩刚出生,本来计划要在石家庄做手术,但来了之后发现不用手术,但去了医院之后被困了。

“后来好不容易我在网上给他订了一个宾馆,一直住在宾馆里,一天一百多。”至今他的朋友带着刚出生的孩子只能在宾馆里面待着。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8/1550767.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