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深圳掀外商撤离潮 中国好生意的黄金年代不再

德国老牌的德亨电机(品牌Hanning)在深圳制造业大本营龙岗区设厂生产20年后,宣布1月底将打包走人,迁厂到印度。这是继去年底美商精密制造史丹利百得、日商电子厂村田制作所关厂解散后,又一家龙头外资撤离制造之都深圳。

德亨电机深圳厂发布通知,透露关厂原因是由于大陆贸易政策和供应商多方原因,导致成本增长,因此产品线将从深圳工厂全部打包,搬迁至印度工厂。而深圳厂房近千名工人将会就地遣散。

有80年历史、总部设在德国的德亨电机,是家电、工业自动化领域的电机制造巨头,客户遍布全球,仅在欧洲、中国、印度设四家分公司。

2011年落脚深圳设立独资制造厂,主要生产BLDC变频电机和驱动泵产品。

德亨电机声明为了节省成本而迁厂,员工认为,尽管大陆劳工工资并不高,但印度更便宜。

证券时报报导,外资从深圳撤厂背后真正的原因,恐怕是成本比较优势的消失才是重要的因素。

在德亨电机宣布一月底关厂之前,日本知名电子配件制造商村田制作所则在2020年12月关闭深圳子公司升龙科技。

令人遗憾的是,升龙科技在深圳待了15年,是深圳崛起40年的半个见证者。2019年营收人民币996亿元,净利润达人民币131亿元。每年能净赚人民币上百亿元,依旧挡不住营运压力而关厂。

升龙科技关停的一个月前,美商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2020年10月26日就宣布全面停工,提前解散生产线。深圳厂是史丹利百得在华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也在设厂生产11年后宣布熄灯。

更早之前,精密光学厂奥林巴斯(深圳)于2018年关厂,此外还包括飞利浦、三星电子、爱普生、霍尼韦尔等,也从深圳拔根撤离。

据启信宝统计,从2015年开始,深圳制造业年度注册企业数量逐年下降,从2015年有3.4万家,到2020年共注册了1万696家。换算目前深圳制造业注册家数仅约五年前的三分之一。

市场人士感叹,十年前制造大省广东东莞推出腾笼换鸟策略,当前的深圳其实也步入制造业逐渐转型升级的过程。

近年来深圳厂房租金持续上涨,推高制造业相关成本。除了高房价,叠加人力成本大幅提高,再加上制造业加速转型升级,挤压企业利润,不少外资企业因此加速撤离深圳。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联合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9/1550935.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