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武汉长江见底 王维洛:上游的水库控制的

1月26日,网友发视频说,武汉长江见底了。(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长江流域去年夏天才经历过3个月的洪灾,最近,武汉的长江水位急遽的下降,导致大面积河床裸露。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学家王维洛博士表示,长江见底的原因在于中国河流里的水,都是上游的水库控制的,水库汛期泄洪,旱季蓄水都是为了发电,中国的水库设计防洪与发电等多重目标存在互相矛盾。

据《长江日报》报导,入冬以来,武汉天兴洲的长江河床逐渐袒露出来,从空中俯瞰,河床、滩涂裸露,呈现出大小不一的沙坑。

王维洛表示,现在长江汉口段的水位14.68米,只有去年同期的一半,就是一个枯水位,而三峡水库也都是水位偏低,因为前一段时间重庆上游的水库很少放水,来水较少。

王维洛说:“中国现在河流里的水,它不是自然状态下的水,而是都是上游的水库控制的,水库它要发多少电,就放多少水。它洪水的时候,对,它建个水库它和你说,我这个水库可以把洪水蓄在水库里头,等到旱灾的时候给你放出来。这是当时中国引进苏联的概念的时候,在斯大林的政治经济学里面,就是这么讲的,其实它的水库没有那么大,它也蓄不了那么多的洪水。”

王维洛分析,目前下游九江、大通等地,越是往下水位越低,但是中共对此无计可施,不敢把水库里的水多放一点来保持下游的水量,因为中国的水库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当初的设计有防洪与发电等多重互相矛盾的目标,就像姑娘找对像,又要帅,又要多金,又要高学历,不知道到底要找什么样的,所以就找不到。

王维洛说:“尽管它说,三峡水库里面的水现在是170米,它到145米,它中间差不多还有一百七八十亿立方米的水,它能放,对不对?但是它放了以后,它怕以后水不来的话,它就,发电就不行了。比如说,你说要发电的话,它就把水位蓄的高高的,这样的话,它发电就发的多,对不对?那么,它如果是防洪的话,它要把水位放到很低,那么,洪水来的时候它能蓄,互相之间是矛盾的,它在论证的时候它老和你说它好的这一面,它总是和你说它最优状态下它能发挥什么作用,但是老天老是不给你最优的这个状态的,对不对?”

王维洛还说,2019年底中共病毒疫情引起武汉封城之前,武汉经历过一次枯水期,长江水位到了历史最低点,但是中共的媒体却把这当作一件好事情来报导,诡称长江大桥旁边的江兴洲全露出来了,武汉人又找到了一个休闲的好去处,告诉人们出现沙洲了,可以去放风筝了。

最近中共通过的第一部流域法律《长江保护法》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说要加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保护和修复。王维洛博士表示,“南水北调”工程以及各大城市分布在长江沿岸的众多大型化工企业,对长江的污染、破坏和“保护”之说背道而驰,新出台的《长江保护法》要求将化工厂退后1公里,仅仅是达成沿岸看不到厂房和管道的视觉效果,其实是掩耳盗铃,于事无补。

王维洛说:“《长江保护法》它也不知道什么叫保护,什么叫不保护,对不对?它什么叫保护呢,你说,从长江上调水,继续调水,调到北方去,这算保护还是算不保护呢?它只是说了一条,这个大家可以评估一下的,就是说,长江沿岸,长江沿岸的那个化工厂,它不能直接摆到江边,要退出1公里以外的地方,建化工厂。其实你这不是一样的吗?你建在江边和退1公里的地方,它不是一回事情吗?它当时就是只想到这个法子,它又没有想到处理。它现在就是只想到眼睛的视觉的这个效果,让这些化工厂往后退,退到1公里以外,就是你看不到了,看不到了但是你污染还是在呀,你污染还是在,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对不对?”

之前,王维洛博士曾经多次指出,三峡工程违反自然规律的逆调节作用,不仅造成长江流域夏季洪灾加剧,也加重了冬季缺水。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王倩、金朝衍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30/1551303.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