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唐敖:疫情中中国的五百万手机用户为何消失

作者:

近期中国三大手机运营商发布了2020年度运营数据,披露去年全国移动电话用户数量减少了逾500万户。

10个月前,大纪元曾发文质疑新冠病毒(COVID,中共病毒)疫情头两月中国手机用户数量减少两千万与中共掩盖染疫死亡人数的关系。其后中共在防疫新闻会上辩称,伴随经济恢复、手机用户数未来可能增长。

2021年1月底三大运营商公布的年度数据彻底打脸了中共的说辞,大纪元据此继续深挖疫情中海量手机用户消失背后的真相。

10月前中共称“手机用户骤减”今年电信商数据打脸

根据中国三大电信商的2020年度运营数据,中国移动(点击可访问经营月报)2020年末移动用户达9.41918亿户,全年净减少了835.9万户移动用户;中国联通(点击可访问经营月报)2020年末移动用户3.058亿户,全年移动用户数净减少1266.4万户;只有中国电信(点击可访问经营月报)全年移动用户数净增长1545万户,2020年末移动用户数达3.5102亿户。

从中国三大电信商去年运营数据可知,2020年全中国共有15.99亿手机用户,比2019年减少了557.3万户。

陆媒对去年手机用户数量变化的解释是三大运营商的经营战略不同,不过这种解释与10个月前中共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韩夏的说法,大为不同。

2020年3月23日大纪元发文《大疫之下中国两千万手机用户消失》,分析说单纯的疫情冲击经济和5G挤压市场无法解释如此激烈的变化,并指出在中共隐瞒染疫死亡人数等疫情真相的背景下,中国手机用户数剧减对中国和国际社会敲响了警钟。

2020年3月25日,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会,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韩夏在会上解释“中国手机用户暴减”。(中共卫健委官网截图)

两天后的3月25日,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会(新闻会报导链接),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韩夏在会上解释“中国手机用户暴减”,辩称是因疫情影响经济和部分双卡用户注销号码。

韩夏在新闻会上称,“我们相信随着经济社会活动逐渐恢复,移动通信的用户数未来可能还出现增长”。

不过现实是,中国三大移动通讯商最新数据表明,随着经济社会活动的恢复,中国手机用户数量并未出现中共宣称的增长,2020全年依然出现了557.3万户的骤减。

2020年中国手机用户为何骤减

疫情冲击下,2020年中国手机用户骤减557.3万户的背后真相是什么?

2020年中国手机用户数暴跌557万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图为中国移动香港上市公司公布的运营数据。(中国移动官网截图)

首先需要探讨的第一个问题就是,10个月前中共工信部所作的解释和判断是否正确?

中共工信部的韩夏局长去年3月25日判断“手机用户数未来可能出现增长”,理论上其实没错;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共发布的疫情数据是真实的,没有造假和隐瞒。

因为影响电信商手机用户的微观因素有许多,但从宏观角度看,全国的手机用户数量主要取决于经济和人口。

大纪元在之前的分析文章中已经指出,去年2月份全国经济活动停摆是造成中国手机用户剧减两千万的因素之一。

随着经济活动的恢复,这种影响会逐渐消退。尤其是在中国大陆,中共借防疫之机已将“健康码”与民众的衣食住行相捆绑,中国人如果没有手机服务将寸步难行。

按照中共今年1月发布的GDP数据,中国经济在一季度同比下降6.8%后,从二季度起就逐步恢复,四季度已增长6.5%,去年全年同比增长2.3%;也就是说,按照中共说法,经济不但从疫情冲击中恢复了,还有所增长。

所以,疫情冲击经济对手机用户数量的负面影响,截至去年底时,应该已经被消减至最小或忽略不计。

2020年中国手机用户数暴跌557万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图为中国联通香港上市公司公布的运营数据。(中国联通官网截图)

然而,去年全年中国手机用户数量并未从疫情初期两千万的损失中完全恢复,最后仍减少了557.3万户。这个减少,就不能说主要与疫情影响经济有关。

至于说韩夏局长所说的“双卡销号”显然不是用户数量整体暴跌的答案,因为这种行为模式的影响应该同时作用于所有的电信商,但现实是三大运营商的用户变化并不同调。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去年全国消失了逾五百万手机用户?

剔除了经济因素,就只能从人口角度来分析。

基于中共疫情数据测算2020年中国新增人口

始发于中国武汉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瘟疫,去年到底夺走了多少中国人的生命,至今仍是充满争议性的话题。

各国每10万个人中感染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数。(数据来源:美国政府2020年4月18日白宫新闻简报会)

2020年4月17日,中共对新冠疫情数据进行了“修订”,全国的死亡人数由原来的3342例上调至4632例,但该数据被国际社会普遍质疑。

根据2020年4月18日白宫新闻简报会对各国新冠死亡人数的分析,新冠病毒在中国大陆的死亡率与其它国家相比,相差百倍。美国政府据此指出,中共提供的疫情数据“纯属虚构”。

下面基于中共的疫情数据,来测算2020年中国新增人口。

中共国家统计局:中国人口年龄结构(中共国家统计局官网截图)

根据中共统计数据(中共国家统计局链接),2019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40,005万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34‰。其中14岁以上的人口数量为116,513万人,同比增加了498万人。2018年末,全国14岁以上人口116,015万,同比增加355万。

需要说明的是,中共对人口年龄结构的统计口径是分为0—14岁、15—64岁、65岁及以上。在中国大陆,手机用户群体主要是14岁以上的青少年和成年人。因此本文重点分析14岁以上人口。

中共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近年来(2016年起),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逐年降低,这意味着中国正在步入老年社会,14岁以上、尤其是老年人口在逐年增加。

中共从2020年11月起开展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截至目前尚无2020年的具体人口数据。不过可以依据0—14岁儿童在人口中的占比,来测算去年末14岁以上人口的数量。

既然中共宣称去年染疫死亡人数4632人、对中国人口几无影响,那考虑人口自然增长率的下滑趋势,按照3‰的自然增长率推算,2020年末中国人口应该约为140,425万人,比2019年末大约增加420万人。

再计入14岁以下儿童占比(呈下滑趋势),即使按照2019年儿童占比16.779%测算,2020年末的14岁以上人口至少有116,863万人,应该比2019年末大约增加350万人。

中国人口增长与手机用户数量的关联性

基于中共疫情数据推算出的中国人口数据,意味着截至2020年末,中国可能增加约350万14岁以上的人口。

这些新增人口会不会添置手机、增加手机用户的数量?答案是肯定的。

中国人口增长本来会推动手机用户数量大涨,但2020年中国手机用户数量暴跌。图为中国电信香港上市公司公布的运营数据。(中国电信官网截图)

例如2019年和2018年末,中国能够使用手机的人口(14岁以上)同比分别增加498万和355万;而依据中国三大电信商数据,中国手机用户数量在2019年和2018年分别增长了6121.7万户和12178.2万户。

当然,新增人口与新增手机用户数量的比例,受经济、技术、用户习惯等多种因素的影响,难以定量测算,但肯定是正相关。

也就是说,新增人口会显著增加当年的手机用户数量;去年新增350万14岁以上人口,理应带来以千万计的手机用户数量增长。

分析至此,摆在读者面前的问题就一目了然:既然经济对手机使用的负面影响已经消退,而新增人口又会显著推高手机用户数量;那么,工信部韩夏局长去年3月的判断为何落空?

去年中国手机用户数量为何不仅未大涨,反而暴跌557万?

追根朔源,手机用户大减的现实与理论推断大涨的巨大反常,只能是源自假设前提的失真——即中共对疫情数据造假:新冠病毒造成的死亡,对中国人口增长和手机用户数量产生了相当大的冲击。

骤减557万手机用户的背后消失了多少中国人

鉴于中共对包括疫情在内的各种真相的隐瞒和封锁,本文只能分析骤减557万手机用户与疫情造成中国人口大量死亡之间可能存在关联性,但无法统计或测算出具体数据。

新冠疫情蔓延,死亡人数剧增,武汉殡仪馆24小时运转。图为示意图。(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这里需要澄清的是,557万手机用户并不等于557万名中国人,因为按照2019年手机用户数量与14岁以上人口数量的比例(人均拥有1.37支手机)来测算,557万手机用户可能对应着406万名14岁以上的中国人。

而且,骤减557万手机用户也不一定等于仅仅消失了对应数量的中国人;背后隐藏的人口损失也可能更令人惊心,因为还有2020年本应增加的人口未被纳入计算中。

换言之,去年手机用户数量骤减的背后,或许还吞噬了原本应增长的420万人口。

当然,以上分析是基于一系列假定和中共的经济、人口统计等数据。现实中,中国人使用手机的习惯、例如可能有部分小学生用手机但高龄老人不用,以及中国真实的经济和人口数据可能不同于中共官宣,都有可能对手机用户数量产生或正或负的一些细微影响。

但针对影响移动用户数量的主要因素的解析,依然可以揭示出2020年中国手机用户数量减少557万的背后,可能埋葬了无数染疫身亡并被“消失”的生命。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原创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30/1551494.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