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港人逃港,舍弃小康移民海外, 为了自由

—港人逃港,舍弃小康如难民, 为了自由

英国国民海外护照2021年1月31日开始,成为香港人出离压迫的单程车票。图为一名香港示威者在反对港版国安法的抗议中手举英国国民海外护照。

化名哈里斯的香港人拥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他告诉美国之音,1月31日星期天,他是第一批上网向英国政府申请英国国民海外签证的人,就是“走上了BNO通道”。

申请英国国民海外签证的网站(网页截屏)

他对美国之音说:“网上申请只要几小时,接下来我在第二天(星期一)便预约了生物识别登记。我的护照会寄到英国去办理手续,然后再寄回香港。整个过程大约12星期,但是,它实际需要多长时间还不知道,因为目前为止没有过先例,毕竟我们是第一批。”

1月份的最后一天,英国政府向香港居民开放“英国国民(海外)签证”(BNO)通道。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香港人,获机会可以前往英国终生定居。这一天,有此身份的香港人开始了逃离香港的行动。

在此之前,北京撕毁了“一国两制”的承诺,在香港实行高压统治,抓捕民主活动人士,压制言论自由,使许多港人宁愿流落他乡。

另一位香港人姚先生携带家人已经在英国伦敦以北生活了两年。“姚先生”也是他的化名。经朋友的朋友介绍,他同意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但不能用真名,声音也不能公开,“因为害怕被他们(中共)用电子手段顺藤摸瓜追踪到,秋后算帐。”

联络到姚先生的朋友此前也找过数名香港人或者英港人,但是他们都表示不敢说话。

行人走过香港街头港版国安法的宣传牌。(2020年7月15日资料照)

姚先生没有与美国之音记者直接连线,甚至对“电报”之类被认为安全的社交媒体也不放心。最终一位香港朋友做中间人,分别拨通了美国和英国的电话。这样,记录上显示不出姚先生与美国之音有直接通话联系。

姚先生告诉美国之音,他是从事贸易行业的;通过移民途径定居英国,“现在看到从香港来英国的人明显多起来”。

他说:“在生存方面,到这里来的基本都有些积蓄,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不是需要马上打工。而英国现在也很难找工作。”

但是,姚先生表示,那些英港人无论在香港从事什么行业,比方说包括工资待遇不菲的教师之类的专业人员,到了英国之后也不会介意到餐馆打工,“他们都愿意这么做。我认识一位香港过来的专业人士,找到一份在仓库上班的体力活,也勤勤恳恳上班。我们香港人有一种勤奋吃苦的精神,我们称之为‘马死落地行’,现在,初来乍到的英港人就用这种精神赖以生存。”

“马死落地行”是粤语的一句俗语,说的是从前有个人骑着马出门,但不幸马死了,只有下马自己步行;广义指没有了优势、靠山和可以依靠的工具,只能踏实地靠自己,一步步前进。

已经进入BNO通道的哈里斯告诉美国之音,他在香港就是一名教师,“在香港教书收入是不错的,高于香港人收入的平均线。”

他说,正在做“撤离”前的各种准备工作,“打算六七月份离开香港。到英国以后,我现在的职业肯定是不行了,所以要该行。我会先念一个其他专业的学位,然后再找工作。”

一切顺利的话,三十出头的哈里斯将带着两个孩子和家人一同前往英国。

他说,本来在香港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离开香港是因为这里环境对香港人不再有利,政治原因导致很多抓捕和判刑,而且很多事情甚至都不符合法律的准则了。甚至法庭也不再独立,而是要与政府合作。中国说一国两制,我们过去也相信了,但是,现在已经改变了一切。”

目前在美国的香港企业家、活动人士袁弓夷称自己“言论出位,已经回不去香港”。他告诉美国之音:“在香港有些人可以选择不关注政治,就是干活养家,不是过不下去。但是失去了自由,包括言论自由,对于上一代也许可以,对于年轻一代无法忍受,所以会大量出走。”

哈里斯看到,六七十岁的香港人很多是选择留下的。他们经历了香港的黄金时代,很多购置了房产,可以靠租金生活;但是,这一切新一代香港人很难复制,不会再有机会。

在美国已经工作了三年的香港人史盖伊(Sky)告诉美国之音:“有些老一点的香港人知识不多,也没有太高的聪明才智,渐渐就会相信中共所谓主流媒体的说法。还有些人做了警察之类的公务员,获得优厚的待遇,被某种程度收买,于是就认同了中共。”

史盖伊2000年代离开香港到澳大利亚念书,然后回到香港,最后离开那里来到美国。

他说,看到香港的政治环境每况愈下,“香港主权移交后,中共就开始渗透,但在早期还是香港人在做主。不过,后来(中共)就开始明目张胆渗透、宣传和洗脑。”

史盖伊还说,经济原因也逐渐给香港人套上了另一层枷锁,“我在香港生长,但是,我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留在美国。我看到香港人的机会流失了。我2000年以前在香港工作过,当时就是高中毕业,做经理助理,不是高职位,但是每月最少赚到两万港币工资。那时只要努力就有收获。现在,香港一个大学毕业生每月只能赚到一万港币,怎么生活?”

在英国的姚先生告诉美国之音,香港人现在没有认为自己是移民,“而是感觉像‘难民’,就像四五十年代大陆人的逃港潮一样地逃离香港。”

不过,他说,在英国,有不同的组织,包括教会和民权团体等,“都在帮助香港人定居下来。我也会帮助一些刚来的香港朋友安置,像是看房子、搬家俱、找学校之类的事情。”

打算离开香港的哈里斯说,香港人的主题就是围绕离开:“现在茶余饭后都在讨论如何离开。英国是最有希望的选择,因为别的国家,加拿大或者澳大利亚政府尽管承诺,说让我们有途径成为他们的公民,但是这个途径究竟是什么并不清楚。澳大利亚说,如果我们去念两年书,住几年后有渠道成为澳大利亚公民,但是,到底是什么渠道,没有说清楚,我们也不知道。而英国给我们的计划就是5+1项目,让我们可以逃离香港,留在英国。所以是最有希望的路径。”

哈里斯还说,感觉重新回到了八九六四之后的离港潮,“那时,多数香港人担心97年主权移交后,会意味着性命难保。所以,在那之前,很多人逃出了香港。而现在的气氛比那时候肃杀多了。美国不久前宣布中共在新疆是种族灭绝行为,这种感觉也在降临香港。”

他认为,97年之前,人们担心的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只是担心恶魔将会出现;现在亲眼看到2019年修例运动以来,“中共会使出什么手段,可以多么恐怕和邪恶。所以,人们不是在想象,而是亲眼看到了一切。我要说的是,无论中共说香港现在多么平静,国安法如何有正面效果,事实正好相反,而且我们都被认定有罪。”

1月31日,北京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不再承认英国国民(海外)护照为有效旅行证件和身份证明,不接受把它在陆、港、澳三地用于出入境。

至于这是否会影响到走BNO通道的香港人离开,哈里斯说:“官方说可用香港身份证出境,但是未来难说。买机票时,航空公司要求护照号码,所以,没有特区护照的人最后能否离境,仍然是未知数。”

哈里斯对美国之音说:“我的朋友问我为什么同意接受采访,我说我想把香港人的声音发出去,让它传播到全世界,因为我们是最后的香港人,从此地球上不会再有了,我希望你们保留这个声音。而且,我要宣布,我只是一个香港人,不是中国人。”

在美国的史盖伊说,“香港人应该把中共和中国分开,争取中国人的支持来对付中共。而且香港人永远是香港人,内部也不要分裂。”

根据英国内政部的统计数字,截至2020年10月2日,仍然有效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有大约61.2万本;目前,英国国民(海外)国籍的持有人大约为350万。

根据英国政府的最新计划,多达540万香港居民有资格在英国居住和工作5年,然后申请公民身份。

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最初于1997年香港移交中国之前提供之时,让香港人颇感失望,因为它只为有英国海外国民身份的香港人提供访问六个月的权利,同时没有给予工作或成为正式英国公民的权利。

中共2020年7月1日在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改变了英国政府的初衷,推动英国于2021年1月31日为香港人敞开了保护的大门。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4/1553090.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