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拜登继承奥巴马 国际又再次不平静

—继承奥巴马

作者:
川普四年,国际风云相对平静,但拜登一上位,多处的火头又再次燃起。这一切又是为甚么?聪明的人,自有感悟。

拜登做总统不足两星期,缅甸发生政变,俄国则因反对党魅力型领袖 Alexei Navalny被捕且入狱,引起几十个城市抗议示威。

拜登政府即发言表示关注,除了谴责缅甸政变,还要求普京放人。

刚进白宫的拜登,曾经是奥巴马的副总统。这两件事的时机恐非巧合,似是幕后有一股推手,考验拜登的外交危机能力。

尤其川普四年,世界相对平静,包括中东,能令川普有能力集中对付东亚,亦即中共国。

但拜登一上位,中共国此一“单一焦点”,即为美俄关系与缅甸政局分散。此中有何玄机?

普京在川普四年期间,相对蛰伏。

但在2014年,俄国公然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拜登做副总统那八年,是奥巴马全球外交无所作为的副总统。

奥巴马以所谓种族平权的神话上台,成为第一位黑人总统,造就了美国有色人种的成功感,所谓Yes We Can,又因反恐战争的环境下,刺激更复杂的弱势族群认同。

Yes We Can,是奥巴马八年令美国转为“内向型强权”(Inward-looking Power)的八年。奥巴马想将美国“改变”(Change)为一个左派理想中的大同社会。

在奥巴马的平权神话之中,他只关注全民福利、控枪、全球暖化,并配合华尔街扩张全球化的利润,并由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但同时放纵中共国在南海扩张。这一切,都始于诺贝尔委员会,将一个莫名其妙的和平奖颁给奥巴马,令其八年不但国际形势动乱,伊斯兰国频频处决人质,美国国内还发生巴尔的摩惨案,黑人遭警方暴力执法而被击毙等血案。

但美国左翼却没有怪责奥巴马,令黑人的命运更悲惨。“黑命贵”于此期间抬头。

奥巴马和拜登的八年,只以击毙拉登一役操控民意的良好感觉,却放手让伊斯兰国在中东扩张。奥巴马大力推行他的社会主义,同时却听任华尔街精英垄断财富。2006年,华尔街大鳄的平均年终奖金,高得惊人。而投行弄潮健儿,个个奖金超过100万。

2008年的华尔街金融海啸,奥巴马不但没有交出一张令人满意的答卷,反造就华尔街和 IT两大龙头对金钱和讯息的垄断。美国此时在国际全面退却,鼓励其他挑战者来填补,由俄罗斯到中共国、由北韩到伊朗,奥巴马对这一切毫无感觉,并强调“欢迎中共国崛起”,同时邀请中共国“合作”,企图解决北韩和核威胁。

当奥巴马第二任发现中共国在南海扩张,方推出“重返亚洲”,并推组跨太平洋合作夥伴关系(TTP),但一切为时已晚。

川普四年,国际风云相对平静,但拜登一上位,多处的火头又再次燃起。这一切又是为甚么?聪明的人,自有感悟。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CUP新闻囘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7/1554328.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