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陆记者因为爱情远嫁藏区 发五千字长文痛诉被家暴

马金瑜与丈夫(图片来源:网络)

曾在《南方周末》、《新京报》多家媒体任职、并因深度报导获得多项新闻奖项的中国记者马金瑜,近日透过微信公众号发长文称自己长时间被丈夫家暴。马金瑜早年在藏区采访时邂逅养蜂人谢德成,并与其在47天后闪婚,二人婚后合开养蜂场、生儿育女,马金瑜嫁人还被作为佳话,被大陆媒体大肆报导,马金瑜更对媒体直言不讳夸奖丈夫“他的心里特别干净,像山上的泉水一样”。如今马金瑜自爆遭到丈夫的严重家暴,眼睛被打的视力下降、怀孕期间险些被打流产,与他们当初的恩爱场面大相径庭。不过,马金瑜丈夫在受访时却是另一番相反的说法,令人大跌眼镜。这些“故事”在中国网络热炒,背后的动向微妙。

2月6日,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发布马金瑜撰写的长文《另一个“拉姆”》,描述与丈夫在藏区生活的这些年不断遭到家暴,最后带着3个孩子逃离藏区的故事。

这篇5000多字的文章中,从2015年的家暴写起。马金瑜写道:“2015年,一次酒醉之后,他半夜回来,开始找事,询问是不是和他藏族朋友(男子)有事,暴打是突然开始的,我的眼睛登(顿)时模糊了,拳头不断砸在我的头上,头发被抓着,动不了,只听见孩子大哭着,孩子父亲喊着:‘你看着你的阿妈!’头被击打的瞬间,我的小便失禁了。”

马金瑜写道,自己一直被打到早上,随后到青海医院,检查是眼球血肿,眉骨骨折,同时她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个孩子。

被打后不到一个月,丈夫和一个藏族女工在一起被她撞见,她质问时又被一脚踹在肚子上,开始流血。随后,她躲到身为祖传彝医的朋友家,尽管一直流血,她还是把孩子保住了。

马金瑜说,丈夫总是在醉酒后打她,还频繁要网店密码。2017年中国新年,马金瑜丈夫和一名藏族女大学生出轨,她要离婚但丈夫不肯。“我始终没有能力带走孩子,孩子的父亲也多次威胁,在微信上写:‘让我们一起死吧。’‘把孩子全部吊死吧,让我们一起死在草原上吧!’”马金瑜回忆称。

2018年,她终于忍无可忍,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丈夫,走之前她写了一封长信,写丈夫怎么打她,和保姆一起怎么对待孩子,写她为什么带孩子们离开,“三个孩子的小腿,腰上,这时已经被醉酒的父亲用皮带和皮带扣抽烂了,紫色的淤青”,她把长信发给县文联的熟人,委托他们交给县妇联和公安局。

马金瑜为了爱情只身嫁到青海当时被多家媒体大肆报导,这位曾在中国最繁华都市工作的媒体人,放弃优渥的工作而嫁到藏区和丈夫一起养蜂,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也成为一时热传的佳话。如今马金瑜遭到家暴的事件引发大量关注,一些网友留言称:“家暴只要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从他打的那一刻起,就改不了了”、“为什么不报警?为了孩子隐忍吗?孩子也因为你的隐忍在受害”、“报警也可能调节,没有什么用”、“怀第三个孩子的时候为什么要回去呢?虽说很无奈,那也不能回去被打啊”、“当初爱情唯美丰满,现实生活残酷而骨感”、“结婚冷静期真的很需要,47天就结婚真的太短了”、“本以为是诗和远方,没想到是家暴与地狱”。

不过马金瑜自曝被家暴的经历也受到外界的一些质疑。有人翻出马金瑜在2015至2017年间,仍对外宣讲她的爱情童话,描写自己与丈夫的爱情,指丈夫的心“像山上的泉水一样”;还称丈夫不说话,但是一个“很有灵性的人”,更指二人“不仅是爱情,更是血肉相连和相依为命的连结”;马金瑜期间还跑去大学演讲,要学生“相信爱情”,“哪怕下一步是悬崖,不要怕,跳”。

此前她接受中共党媒央视采访时,马金瑜曾表示自己不会离开青藏草原,青藏高原上保留着上千年来的美好传统,“母羊病了会给母羊念经,母羊去世了会给母羊祈祷,老阿妈流着眼泪,那是人类最基本的情感。”

至2019年,马又接受大陆媒体访问时,透露与丈夫当时已经分开。

凤凰网有文章称,马金瑜有“文青病”——她过去即使被打到小便失禁、流产、视力下降,仍然在媒体前把丈夫说的超凡脱俗,仍然忽悠大学生“跳悬崖”,今天笔锋一转,丈夫就成了十恶不赦的恶魔,从天使到魔鬼,全靠她一张嘴、一支笔,情绪化的表达后是主观的判断,既不发掘原因,也不提出解决方案——或者说既发掘不出原因,也提不出解决方案。

公开资料显示,马金瑜曾在多家媒体供职,后与以养蜂为业的丈夫结婚,目前从事农产品加工和电商行业,她亦曾以商人身份,在TED Talk演讲。

马金瑜丈夫:妻子只是为了炒作

马金瑜丈夫谢德成7日回应,两人已经3年没有见面,直到昨晚相关文章发出后,才知道马的近况,直言:“让我太吃惊了!”谢德成称,自己目前正在住院,曾与马金瑜共同经营的电商产品暂处于搁置状态,“前天晚上检查蜜蜂不小心摔倒,断了两条肋骨”。

谢表示,前几日他摔倒后一根肋骨戳进肺里,他看完马金瑜的文章后“心里面特别苦”。

谢德成表示他没有家暴,没有用皮鞭抽打孩子,也没有出轨。在他的讲述里,唯一算得上“家暴”的是在2011年端午节,马金瑜与其父亲发生争执,他夹在中间很为难,于是给了妻子一巴掌。

“要说家暴的话,她也家暴过我。”谢表示,他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口子是马金瑜家暴后留下的,鼻子也曾被马金瑜打歪过。

谢德成说,马金瑜的眼伤并非被他打伤,而是在2012年的一场车祸中受伤的,他本人也因那场车祸伤了肋骨。

至于出轨,谢表示,当时他和女工在喝酒,马金瑜也与他们一块儿喝酒,“我们在一起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

谢表示,马金瑜带着孩子离开已快三年,他没有马金瑜的微信号和手机号,联系不上她。“我到现在不明白我错在哪了,我不知道为啥她要走掉。”他称自己与马金瑜从未有过矛盾,唯一一个迹象是马金瑜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天,她说,“我们两个人不过了”,谢德成以为她是开玩笑的。

“没有我她就火不了吗?”谢认为马金瑜此举是借他炒作,他称马金瑜的三次走红均是与他有关,一次是嫁给他,一次是接受央视采访,这是第三次,“她走的棋相当高啊。”

当事人马金瑜目前没有接受媒体采访。中共青海省妇联表示,从信访渠道里未查到有马金瑜举报信。青海贵德县公安局则指,马金瑜之前从来没有向公安局报案过,警方正对事件展开进一步调查,具体情况目前暂时不能透露。

时事评论事魏晋表示,现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个所谓“爱情故事”和“家暴丑闻”,在中国大陆如此获炒作,应该是官方有意所为,会不会为了中共在藏区推行“赤化”的民族政策需要有关?这个马金瑜本身就来自擅长宣传造假的中共官媒,妇联和公安本身就是中共的维稳部门,下一步可能继续爆出猛料,以转移中共当下统治的危机。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8/1554667.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