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归谬法:白左黑命要禁演《音乐之声》 哈佛还要带头

—仙乐飘飘大批判

作者:

【编者按】陶杰先生所说的《仙乐飘飘》,在大陆的第影译名是《音乐之声》,其中歌曲《雪绒花》是脍炙人口的世界名曲。

基斯杜化庞马因“仙乐飘飘处处闻”而不朽。

不过这部电影若今日再版推出,会遭到美国白左群起而攻。政治不正确的罪状如下:

首先电影宣扬男性家长霸权。男主角那个死了老婆叫做冯特拉普的奥国父亲,军装打扮,将七个子女当做军队来僵化训练,虽然最后全家也被德军追捕,自己明显有纳粹倾向,是电影编导曲线伪装散播极右家庭伦理意识。

若还get不到,那么我问你:为何七名子女都是白人,没有一个是非洲或印度柬埔寨收养的第三世界小孩?七个白人子女,学音乐一点即通。而且以Do Re Me西方音乐为旋律,分明是宣扬白人优越至上主义。

然后就是茱莉安德丝这个家庭女教师。她虽然有Tom Boy之若干反叛与不羁——在修道院里几个修女讲她的坏话,How do you solve a problem like Maria,这一点已经显露出来——唯她一见到基斯杜化庞马,于男权家长完全服从,施展浑身解数迁就取悦,求一碗饭吃,最后成功做了他的妻子。这就代表幸福吗?完全缺乏女性主义反抗精神。

还有她在教导七个子女的过程,除了音乐,完全没有Gender awareness。例如,大姐丽赛儿很有独立性,就是没有被引导开悟向LGBT。她在亭子夜会乘自行车来的小男友,即著名的I'm 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若一对金童玉女绕舞一圈圈之前,没有一齐啪一口冰毒,为何会如此之High呢?拜登总统的儿子也在一个女人的屁股上用鼻孔吸了一飞。这方面完全是保守主义和基督教意识束缚作祟。

用今日民主党的那个意识形态光谱一测量,不但“仙乐飘飘处处闻”应该禁映,黑命贵和女权分子应该在基斯杜化庞马的丧礼殡仪馆外集会抗议。没有这个男演员的精彩性格演绎,尤其没有学过唱歌开金口唱了一首“雪绒花”(Edelweiss)这部戏的极右毒素不会流传至今。

还有,此一音乐剧的作者李察罗渣士和奥斯卡夏默斯坦,也合作过针对暹罗亚洲文化的“国王与我”,此剧公认系种族主义。“仙乐飘飘”不止禁映,还是要由哈佛大学带头批判。

抗议着讨论着,差点忘记女主角茱莉利安德丝还在生。这个婆娘往那里躲?AOC和黑命贵隔着大西洋向英国发出通缉令,还不将该鬼婆版红线女揪出,Go Chinese,押往比华利山剃个阴阳头游街。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3/1556743.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