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陈思敏:中共新疆“再教育营”诞生的背后

作者:

陈思敏:中共新疆“再教育营”诞生的背后 图为2019年5月31日拍摄的新疆和田市郊一个中共“再教育营”。(AFP/Getty Images) 

2月11日,多家外媒证实报导,揭露性侵真相的哈萨克族女子古尔孜拉·阿瓦尔汗 (Gulzira Auelkhan)已于9日安全抵达美国并获庇护,这让新疆 再教育营 再度成为国际焦点。

新疆 再教育营 在2017年开始跃上国际版面,震惊世界。而这被中共狡辩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再教育营,并非横空出世。

根据维基百科等诸多公开信息,新疆再教育营的兴建时间轴显示,初期建设于张春贤主政的2014年,规模扩建于2016年陈全国任内,并在2017年达到建设高潮。再教育营也被外界视为中共的新疆维稳政策。

然而,在新疆再教育营的诞生轨迹上,还有不能忽视的关键时空背景:在开建前后的2013年10月至2014年4月,短短半年时间,突然连发三起震惊全国与中南海的暴力袭击事件,分别是:2013年10月28日北京天安门城楼前汽车袭击事件,2014年3月1日云南昆明火车站持刀砍人事件,2014年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南站袭击事件。这三起事件先后都被中共定性为“由新疆恐怖分子组织策划”。2014年5月,张春贤出席一场“反恐”誓师大会称“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与此同时,新疆各地明显加快兴建了官方在后来正式称谓的再教育营。

但是,那两起事件都疑点重重,涉及中共高层内斗。2013年10月28日,时值薄熙来案暂告段落并临近中共三中全会,中共政治局7常委正在人民大会堂开会时,北京天安门城楼前突发汽车袭击事件,不少分析指出,种显然诡异情节隐含背后有更深的内幕,即中共江派──江泽民贪腐集团针对习近平实施的另类政变。当时负责“通报”与“破案”的二人分别是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以及兼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而孟、傅二人不仅是江派要员,也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的主要帮凶。

实际上,新疆地方媒体在早期的报导,曾以“‘教育转化 ’培训中心”形容再教育营这套制度,而“教育转化”一词的出现,正是起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

1999年7月19日下发的《中共中央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通知显示,其核心要点是:针对“法轮功”问题在党内集中开展一次学习教育活动。这次学习教育活动分为学习提高、“教育转化 ”和组织处理三个阶段。军队的学习教育活动,由军委总政治部按照此通知精神,结合部队情况,另行安排。自此,“教育转化”法轮功学员,频现于各大官媒污蔑报导。

除此之外,时任“610”头目刘京拨巨款速建的“马三家思想教育转化基地”,进行了惨绝人寰的迫害。例如2000年10月,马三家教养院曾将18名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丢进男牢,并鼓励男囚施暴,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2001年2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妇女酷刑特别调查报告中收录此案。

近年,国际观察人士一针见血指出:中共新疆“教育营”、“转化”、“洗脑”等模式源自于迫害法轮功。如2019年华府智库Jamestown Foundation年会上,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资深研究员库克(Sarah Cook)曾有以下表示:“你看到特定的策略和术语,被应用于新疆、西藏群体的打压中,尤其是20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持续的镇压铲除运动中”,“这些相似性不是偶然的”,“中共的迫害手段,从法轮功扩展到新疆”。

再者,哈萨克人权团体“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以揭发新疆再教育营黑幕闻名,其创立成员之一巴特尔(Batyr,化名)。据2020年1月20日台湾《中央社》专访报导,巴特尔原本是哈萨克族的新疆公民,因一次误会被抓进新疆拘留所,从此走上维权之路、成为独立者,为了能继续为人权发声而流亡法国,巴特尔说,虽然“害怕但选择良心”。

这堪称改变巴特尔后半生的“误会”,是有一次他无意间发现同事在看法轮功的资料,好奇之下便上网浏览。但工作一忙,没时间阅读,只好先存下这些网页,以便日后有空再看。2009年,巴特尔有一次从新疆老家回哈萨克工作的途中,边境岗哨要求检查手机和电脑,电脑里储存的法轮功网页,竟成了警方“证据”。巴特尔因此被关进拘留所,接受48小时不停审问,又关押近一周,最后在公安的逼迫下成为线民。巴特尔因法轮功真相资料惹祸上身,并在后来觉醒,看清中共不讲法律,由此走上维权之路,逃向自由,为中国人权发声,目前暂时栖身法国记者之家(Maison des Journalistes)。

而“害怕但选择良心”仍在新疆有所闻。《明慧网》披露,2015年11月5日,新疆克拉玛依市钻井公司环评鉴理工程师赵淑媛,仅仅因为帮助老年法轮功学员书写诉状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被当地公安局绑架后遭非法判刑5年。2016年5月3日赵淑媛女士被送往新疆女子监狱,并仅仅经过2个月19天,就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新疆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在黑名单上,也都处于被全方位迫害状态。新疆迫害案例显示,新疆法轮功学员修炼后身心受益,不少原本身患绝症也奇迹康复,但却被迫害致死。有的母子双双离世,有的一家三口两人死亡,有的一家五口皆含冤离世。如果这都不算种族灭绝,那什么才是?

曾有国际知名律师表示,迫害集中在一个地方容易成为焦点,分散多地则不易被聚焦,但实际更惨烈。《明慧网》报导统计,2020年,中国大陆至少有15235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各种各样的迫害,包括骚扰、绑架、抄家、关洗脑班、酷刑虐待、非法判刑、非法血等。这超过15000个的核实迫害案例,遍布全国29个省市区的304个城市,个案年龄最长94岁,致死案例达88人。如此骇人的数据,还仅仅是2020年这一年的不完全统计, 而中共迫害法轮功持续至今22年。

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法外机构610办公室,据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报告及美国智库报告资料显示,2003年以来,该办公室的任务已扩大到上访群体、其他宗教信仰团体等等,但法轮功仍然是其首要任务。

其实《明慧网》从1999年以来累积披露的大量迫害案例,已经足以说明,中共针对法轮功的所有迫害手段,基本上也都全部用在新疆再教育营,包括国际调查指控的活摘器官。也就是说,新疆再教育营这套控制系统使用的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同一套模式,而国际社会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关注远不够。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3/1556881.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