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SWIFT与中共共舞,中美货币战将开打;央视在德国也停播

中印撤军,俄媒披露中共死亡数字;缅军方推网络审查法,网安专家:中共提供技术;世卫急转弯称仍将调查实验室泄漏;中共拒提交初期原始数据

中美货币战将开打!最近,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与中共几家金融机构合资成立公司,此前美元一直主导SWIFT结算,中共能否挑战美国成功?

隐藏什么?中共拒绝向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小组,提交中共病毒(COVID-19)初期病人的原始而个人化的数据。同时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对病毒从实验室泄露的理论态度发生反转。

中印同意班公湖撤军,俄媒披露中共死亡数字。中共官媒环球电视网(CGTN)被英国摘牌后,又遭德国停播。

助纣为虐!中共提供技术,助缅甸军政府实施网络监控。

SWIFT与中共共舞,中美货币战将开打

据《路透社》日前报道,SWIFT、中国央行清算总中心、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s System, CIPS)和央行旗下的数字货币研究所,已于今年1月16日注册成立合资公司--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额为1,000万欧元,而四大股东分别持股55%、34%、5%、3%。

该合资公司的董事长是SWIFT中国区CEO黄美伦,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信息系统集成、数据处理和技术咨询。

美国之音2月11日报导,加拿大创新未来中心(Center for Innovating the Future)联合创办人阿比舒尔‧普拉卡什(Abishur Prakash)认为,中国(中共)此举是为数字人民币全球化打基础,其主要目标是美元,数字人民币对上美元,可能会成为美中相争的另一个战场,将会是场“热战”。

他认为此事件有两大地缘政治的意义,第一,中国已经为其数字货币的全球化打下基础。第二,显然它的主要目标是美元,不过,这也反应出一个现象,那就是美国逐渐对于其所创建的系统失去了控制。

普拉卡什说,数字人民币若成功推广,全世界货币的版图是有可能重新洗牌的。数字人民币对上美元,将可能为中美科技战开出另一个战场,而且会是场“热战”,不只是冷战。不过,全球现在并未有以人民币作为主要国际货币的共识,也没有去美元化的趋势。因此,人民币要和美元争霸主地位,面临的挑战确实还很大。

他也同时建议美国的决策层不应该忽视数字人民币,以及中国(中共)扩大其对SWIFT影响力可能带来的冲击。

总部位于比利时的SWIFT公司主要为全球金融机构提供电报转换系统,公司或个人之间的跨国汇款需要经过SWIFT系统,其服务覆盖全球大部分以美元计价的跨境交易。

日经新闻1月28日曾发表德国莱比锡大学(Universität Leipzig)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冈瑟‧施纳布尔(Gunther Schnabl)的文章,其中提及,中共自2020年5月下旬以来,放任人民币升值,而美国拜登政府希望美联储协助为刺激经济和实现气候目标提供资金,这很可能使美元承受进一步贬值的压力,中共则可能趁机要提升人民币国际地位。

金融公司Independent Strategy总裁兼全球策略师(David Roche)去年11月曾对CNBC表示:“(人民币)击败美元非常困难,欧元曾试图这么做,但其在国际事务中所占的份额只有可怜的18%~20%。

目前,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中所占比例为2%,在金融投资中所占比例甚至更低,人民币击败美元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个幻想。”

美国之音引述分析表示,中共的人权纪录恶化、对异议人士和社会的管控日渐紧缩,都让各界无法不质疑,中国政府自己更可能以数字人民币来作为其监控人民的最新工具,而数字人民币之全球化也可能让中国可以进一步将其威权体制出口到其他国家。

台湾金融研训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林士杰分析表示:“目前民间对于(中共)央行要出电子钱包的这件事情,他们现在的接受度还不是很高,有很大的原因就是个资隐私的这个问题。”

大陆媒体称,数字人民币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方式是“钱”和“钱包”的关系。

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时期担任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的纳迪娅‧沙德罗(Nadia Schadlow)今年1月份曾撰文表示,“金融科技是中国的特洛伊木马”,北京将利用金融科技占据全球商业的制高点,强化监控,并为挑战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奠定基础。

愚弄世卫!中共拒提交初期原始数据

美国传媒2月12日引述世界卫生组织(WHO)调查专家报道,中国拒绝向专家小组提交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初期病人的原始而个人化的数据,有关资料可以协助判断病毒如何及何时在中国开始散播。

图:2月11日,葡萄牙新冠患者在重症病房。

《华尔街日报》引述专家小组成员指,中国官员和科学家向他们提供广泛撮要和个案分析,以及在2019年12月出现首宗个案前的医疗纪录总体数据,称当时没有找到病毒存在的证据。

其中一名有份到中国调查的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专家德怀尔(Dominic Dwyer)指,中国拒绝提交174宗早期个案,以及在2019年12月之前出现呼吸道和其他病征的病人原始而个人化数据。他提到,专家组为此与北京方面有激烈争论,他们离开中国时,仍未达成协议。

世卫在成员国进行调查时,对方通常都会提供有关数据。德怀尔认为,中国方面只提供部分例子,即使或有意见认为数据足够,但对于专家而言,他们难以从有限的资料作分析。

《华尔街日报》10日亦报道,有专家组成员指出,武汉出现首宗病例前两个月,当地有大约90名留院病人出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征。

急转弯:世卫称仍将调查实验室泄漏理论

世卫专家组组长昂巴雷(Peter Ben Embarek)9日曾表示,病毒很有可能是从动物传至人类,亦或经冷冻食物传入中国,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12日指,目前不排除任何假设,并会继续分析和研究。他认为部分工作可能属于专家组以外的范围,强调专家组不会找出所有答案,而是就了解病毒起源增加重要资料。

图: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

此前,世界-中国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赴湖北武汉调查后表示,新冠病毒可能从实验室意外泄露的理论"极不可能",不值得进一步调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周四(2月11日)则宣布,有必要就新冠病毒起源的所有理论展开进一步调查。

谭德塞又指,专家组的报告概要可能最快在下周公开,而最终报告则会在数周内面世。

中印同意班公湖撤军,俄媒披露中共死亡数字

中共军方与印度军方日前达成分阶段撤军协议,双方同意暂时将各自的部队从拉达克东部班公湖南北岸地区撤军。去年6月,中印边界曾发生严重暴力冲突,印军20人死亡,而中共未公布死伤情况。

图:中印边境地区的班公湖。

据路透社报导,周四(2月11日),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向国会证实,印中双方将以分阶段、协调和查核的方式撤军,恢复到去年对峙初期的军事部署状态。

据辛格的介绍,按照协议,双方已在班公湖南岸采取相同的撤军行动,而且拆除了从去年4月以来在班公湖南、北岸建造的所有建筑,恢复该地区的自然地貌。待双方军人在班公湖区域完全脱离接触后,双方指挥官将在48小时内再进行关于其它区域的撤军磋商。

辛格表示,印中双方同意暂停在班公湖北岸的军事活动,包括在传统区域的巡逻。而上述一系列行动,已在周三展开。

辛格同时也承认,在拉达克东部沿中印实际控制线其它地区的军力部署和巡逻等方面,仍存在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将是印中双方下一步讨论的重点。

同一天,中共国防部也对外证实,中印边防驻军周三已同时从班公湖岸边撤退。

此外,俄罗斯塔斯社周三在相关报导中披露,去年6月15日在拉达克地区的加勒万河谷发生的暴力冲突事件中,共有45名中共军人死亡。此前,中共方面一直拒绝公布中共军人在那次致命冲突中的伤亡人数。

CGTN被英国摘牌后,又在德国被停播

周五(2月12日),沃达丰德国(Vodafone Germany)公司表示,由于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上周吊销了中共官媒环球电视网(CGTN)在英国的广播执照,由于牌照问题,该公司也在德国停播了CGTN。

图:央视大楼,CGTN是中共央视大外宣

沃达丰德国在周五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希望恢复播放,因为没有合法的许可证,所以目前正就许可证问题,与德国地方当局及CGTN的代表进行沟通,以厘清目前的法律状况。

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该地区已被停播)的监管机构发言人说,CGTN此前一直是在英国许可证下运营的,但现在不适用了。

目前尚不清楚,是因为英国吊销了CGTN的许可证,还是因为英国脱离了欧盟的单一市场(单一市场成员国承认彼此的监管),而导致CGTN在德国目前的境遇。

目前更不清楚的是,如果按照这个规则,CGTN是否会在更多欧洲国家被停播,直至它在其中一个签署了ECTT国家获得新牌照为止。

缅军方推网络审查法,网安专家:中共提供技术

缅甸军方正准备通过一项有关网络审查的法案,授予该国电信部门权力,对网络的数据访问、在线内容和服务进行监控。缅甸网络安全专家称,中共政府正帮助缅甸军方建立防火墙以落实该法案,而中共的IT技术人员和硬件设备已抵达缅甸。

图:2021年2月12日,缅甸民众在中共驻仰光大使馆前高举标语,抗议中共帮助缅甸军政府搞网络审查。

据《日本经济新闻》(Nikkei)周五(2月12日)报导,这次缅甸军方拟通过的《网络安全法案》草案显示,该法案要求缅甸的网络服务商和电信运营商在政府指定的地点存储用户数据三年,并允许政府“出于安全原因”访问网民的个人信息。

草案还要求服务提供商“及时阻止、删除、破坏和停止”其平台上的违规内容,包括所谓“煽动仇恨、破坏团结、破坏稳定或和平”的内容,以及任何违反法律的“书面或口头声明”。法案还赋予政府权力,可以用各种理由对网络供应商的在线服务进行监视或关闭。

另据路透社报导,根据这项法案,如果网络供应商因未能依法管理数据而被定罪,个人可能会被判处最高3年的监禁,或最高1000万缅元(7500美元)的罚款,或者两者并罚。

缅甸军方拟通过的这项严厉的网络审查法案,遭到缅甸社会各界的普遍反对。

美国之音引述受访者的话说,“这些都是来自中国的防火墙设备。这些防火墙设备在过去两天开始被送到网络服务商、以及Ooredoo和Telenor等电信运营商那里。”“所有这些(防火墙设备)被指示在2月15日前投入使用”。

缅甸军方推出的这项法案的内容流出后,很快引发了强烈的反对声浪。缅甸大约150个公民社会团体周三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称军政府拟议的这项法案,包括了许多侵犯人权的条款,侵犯了言论自由、数据保护和隐私的权利,以及其他民主原则和人权。

此前,缅甸军方曾于2月4日下令,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缅甸境内封锁脸书;次日军方又下令,禁止移动运营商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缅甸境内提供访问推特和Instagram的服务。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3/1556969.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