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高压面前永不退缩,俄民众改变方式继续抗议

作者:
俄罗斯民众改变方式继续抗议活动。情人节这一天,在俄罗斯全国各地,示威者们有的组成人链,有的手举手电筒采取快闪形式抗议。他们要求关注日益严重的政治犯和政治迫害问题,同时表达对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和他家人的支持。

1月31日,警察在莫斯科逮捕抗议当局拘押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示威者。

俄罗斯民众改变方式继续抗议活动。情人节这一天,在俄罗斯全国各地,示威者们有的组成人链,有的手举手电筒采取快闪形式抗议。他们要求关注日益严重的政治犯和政治迫害问题,同时表达对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和他家人的支持。

妇女人链示威关注政治迫害

席卷俄罗斯全国的反普京抗议活动仍在继续,但示威活动改变方式。2月14日情人节这一天的中午,在首都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数百名妇女组成人链,她们呼吁释放政治犯,同时表达对日益增多的女性政治犯的尊重。

在莫斯科最著名的“老阿尔巴特”步行街上,女性示威者们站在俄国大诗人普希金夫妇塑像前,她们胸前佩戴的纸牌上书写着被关押的政治犯姓名。她们还特别强调支持遭受迫害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家人,尤其是纳瓦尔尼的妻子。纳瓦尔尼的妻子因为支持夫婿的活动承受巨大压力,她因为参加最近的几次抗议活动被当局处以巨额罚款,住宅也被警方搜查,几天前她已离开俄罗斯前往德国。

参加人链示威活动的知名反对派人士,莫斯科大学教师加里娅敏娜说,她特别想声援正等待判刑的地方女反对派人士舍甫琴科。舍甫琴科既是3个孩子的单身母亲,也是由目前流亡国外的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所创建的一家反对派网络在南部罗斯托夫市分部的负责人。舍甫琴科被当局指控为外国代理人机构服务。

加里娅敏娜说,在软禁期间,舍甫琴科的一个小孩去世,这位女活动人士很可能即将被当局判处5年徒刑。加里娅敏娜本人因为多次参加反普京集会和其他反对派活动,她不久前被判处多年徒刑并缓期执行,以及巨额罚款。加里娅敏娜因此可能丧失在莫斯科大学的教职和莫斯科市北部一个区的区议员职位。

莫斯科的人链示威活动受到了被认为是警方暗中支持的一些民粹团体的骚扰。这些民粹团体的人士指责示威者受到北约支持和获得西方美元奖励。利用有背景的民粹团体实施破坏,这一策略和场面经常出现在今天俄罗斯大城市的一些抗议活动中。

被捕人士大量增多女记者不堪迫害自焚震惊全国

在圣彼得堡,女性示威者们情人节当天在市中心涅瓦河畔,在斯大林郑治迫害纪念碑附近组成人链。她们胸前同样佩戴着写有政治犯姓名的纸牌。示威地点距离圣彼得堡市安全局总部不远。而隔河相望的是斯大林郑治迫害年代臭名昭著的克列斯托夫监狱。

示威者们先向圣彼得堡的政治迫害纪念碑献花。她们表示,俄罗斯近期出现了大量的政治犯,非法拘捕和政治迫害事件急剧增多,她们不但对此抗议,更会与受害者们团结和站在一起。

示威者们还表达了对已故女记者斯拉维娜的敬意和哀悼。斯拉维娜生前在伏尔加河畔的下诺夫哥罗德市拥有和主持一家反对派网站。因为她坚定的反普京立场,她的住所和办公室被经常遭到搜查。由于不堪政治迫害的压力,斯拉维娜几个月前留下丈夫和家人,在当地市中心的广场自焚身亡。

不忘苏共政治迫害历史

示威者们还朗读了圣彼得堡女诗人阿赫玛托娃的诗歌。在30年代斯大林大清洗时期,阿赫玛托娃唯一的儿子当时被秘密警察逮捕入狱。为了寻找儿子的下落,阿赫玛托娃曾在涅瓦河对岸的克列斯托夫监狱中有时一天要等待10到18个小时。

阿赫玛托娃和另一名女诗人茨维塔耶娃被认为是上个世纪俄罗斯和前苏联最杰出的两位女诗人。但在苏共统治和政治迫害阴影下,两人的命运都非常艰辛和悲惨。茨维塔耶娃的丈夫和女儿在斯大林郑治迫害年代先后被处决和狱中自杀。因为十分后悔轻信苏共宣传从定居的巴黎返回苏联,茨维塔耶娃也在1941年自杀。

全国快闪活动支持反对派领袖

在另一个俄罗斯主要城市,鞑靼斯坦共和国首府喀山市,情人节当天的中午,有数千民众参加了在市中心的反政府集会。集会的组织者说,这次集会的主要诉求包括:释放政治犯和停止大规模逮捕反对派人士;反对政治迫害;抗议当地警方滥用暴力,因为在最近的几次支持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示威活动中,警方的驱散行动非常粗暴。

情人节当天晚间,俄罗斯全国各地的民众纷纷走出家门,在居民小区的院子里,在公共广场,他们手举手机和手电筒,表示对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支持。这次活动的主要口号是“让爱战胜恐惧”。这一活动也把许多过去从不往来的邻居联合了起来。

纳瓦尔尼总部发布的消息说,这次手电筒快闪活动的覆盖范围从东部离白令海峡不远的勘察加半岛开始,一直到西部波罗的海岸边的加里宁格勒地区结束。在邻近中国的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等地,都有很多民众加入到了这次快闪行动。

政治犯处境恶化

许多俄罗斯人权活动人士说,普京政权目前对政治犯的迫害程度已超过前苏联时代。长期关注政治犯状况的人权组织“纪念碑中心”说,目前俄罗斯被列入政治犯的名单人数已达76人,这并不包括因为宗教原因被迫害的人士。因政治因素目前被调查和有可能被判刑的人数已接近500人。

关注政治犯议题的活动人士达维吉斯说,实际情况可能比公开的统计更为严重。因为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大城市的政治犯状况通常容易被外界关注。但在俄罗斯地方上,政治犯的状况非常糟糕.

达维吉斯说:“在地方上,那里的迫害和打压气氛更加严重,而且较少被外界所知。而另一方面,当局也把许多案例保密,不对外公开,这导致政治犯的处境更恶劣。”

学者:体制崩溃前会加剧打压和军事冒险

为了阻止情人节当天俄罗斯民众的抗议,俄罗斯各地警方在几天前曾登门拜访许多活动人士,警告他们参加这些抗议活动的后果和可能面临被处罚的风险。多家俄罗斯自由派网络媒体因为刊登纳瓦尔尼总部有关情人节晚间快闪活动的报道,受到官方媒体监管部门的警告,相关报道也被撤下。

在布良斯克和其他一些地区,当地的一些大学生被校方警告禁止参加手机和手电筒快闪行动。莫斯科的一名医务工作者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她参加快闪活动的照片后,2月15日上班后就被医院解雇。但尽管如此,抗议活动仍然席卷俄罗斯全国,反映了民心所向。

俄罗斯著名政治学者帕斯图霍夫最近撰文分析解释普京政权的处境。文章认为,普京体制目前正处在崩溃之前的第三阶段,主要表现就是高度专制和极权,对内更严重的政治迫害,对外更容易从事军事冒险。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6/1557734.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