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疫情“发哨人”艾芬:我被强行做了绝对不能做的手术

艾芬微博截图

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武汉疫情“发哨人”艾芬自去年开始视力下降,经熟人介绍前往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接受人工晶体植入手术,术后艾芬右眼不断恶化并接近失明,她质疑爱尔眼科误诊,从此一直在为自己维权。2月15日,艾芬再于微博发长文,指今年1月4日爱尔眼科做出的关于艾芬诊疗过程的核实报告有10大不实之处,并指自己遭院方做了“绝不能做的手术”。

艾芬在微博上列举爱尔眼科报告的十个不实之处,其中多次表示爱尔眼科混淆概念。如直接表述艾芬于2002年5月26日进行白内障手术,却故意忽略艾芬于5月21号因为“视力下降”到爱尔眼科就诊;将艾芬视力下降真正的病因“眼底疾病”与爱尔眼科医院强加给艾芬“视力下降”的病因“白内障病变”相混淆。

艾芬还称公告在手术适应症和禁忌症中全文只字未提“飞秒激光及三焦晶体”,将“普通白内障手术”与艾芬在爱尔眼科医院所做的“飞秒激光辅助下的三焦晶体植入手术”混淆。后者对于眼睛的具体要求更高,艾芬具有虹膜粘连、严重视神经萎缩、不规则角膜散光、角膜外伤、高度近视及瞳孔变形等多项三焦晶体及飞秒手术的绝对禁忌症。

艾芬认为,爱尔眼科医院是强行对她做了“绝对不能做的手术”。

另外,院方在报告中未描述艾芬晶体的混浊程度,将有手术指针的混浊晶状体与艾芬实际上几乎正常的晶状体相混淆;报告指,“术前术后眼底检查为高度近视眼底改变”,但艾芬反驳无论术前或术后均未被检查眼底;以及质疑报告部分照片有伪造之嫌。

艾芬于本月2日向武汉卫健委实名举报爱尔眼科,要求院方向卫健委提供原始病历、手术短片、爱尔眼科公告上的三张照片原片,及执刀的副院长王勇声称已删除艾芬术前检查照片的硬盘和收费明细等资料,以厘清事件责任。不过,院方仅愿提供三张公示照片及收费明细。艾芬当时已质疑院方有意隐瞒真相。

艾芬2月9日发微博称,时至今日,事情已经十分清晰明了:“我的视力下降是眼底视网膜疾病引起的,而不是晶体问题,压根没有必要做白内障手术。如果不做手术,我的悲剧也就可以避免了”。

她还表示,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很多人包括她自己都不会相信,爱尔医院会为了增加手术量而故意制造出“符合手术指针的白内障”而进行手术治疗。“但这件事的确确在我的身上发生了。同时也在一些别的不懂医学知识的普通老百姓身上发生了。前不久一个外地的中年男患者就告诉我,病历上清楚记载他的左眼视力1.0,在仅仅21天后就被写成0.15合并严重的白内障收住院,并很快行了手术治疗。多么疯狂贪婪的举动啊!这可是人的眼珠子啊!唉!不知道还有多少类似的事情在每天上演。我在公立医院工作几十年,深深觉得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可怕了!”

艾芬是“吹哨人”李文亮的同事,去年武汉爆发疫情期间,艾芬接受大陆媒体专访,披露武汉中心医院从上至下,强行要求所有医护隐瞒疫情,就是家人也不能说,而隐瞒疫情的代价就是大批医护、患者感染还有包括李文亮在内的多名同事去世。艾芬这篇专访引发轰动,引发各大公众号及外媒竞相转载报导,而这篇文章也成为当时被删除次数最多的文章,网友们当时将文章编辑成火星文、韩文、日语等多种语言接力发布,以规避审查。而艾芬在文章中说,她就是将疑似SARS病人报告给李文亮看的人,她自称是“发哨人”,上述文章引起轰动后,艾芬也被院方及武汉当局要求噤声。

除艾芬外,李文亮的遗孀带着2个孩子回到老家生活,与李文亮的父母至今仍被监视,官方禁止他们对外发声。据外媒援引武汉中心医院医师透露,全院医生的护照和港澳通行证都已经被收缴,但官方没有解释原因。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6/1557780.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