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杨威:习近平文章透露中国农民为何贫穷

作者:
所谓的第二大经济体今天面临的困境已经彻底暴露,中共从未把老百姓当人看,而只是当作了可利用的工具,中共的权贵们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却一直在廉价收割着农民的劳动成果,也一直在廉价收割着大多数老百姓的劳动成果。中共政权的存在就是农民脱贫致富的最大障碍。

农民在田中劳作

2月15日、16日仍在新年休假中,中共高层没有公开活动,中共党媒只能炒旧闻,连续两天突出宣传《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文章《在河北省阜平县考察扶贫开发工作时的讲话》。文章总结扶贫成果称,“到2020年稳定实现扶贫对象不愁吃、不愁穿,保障其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还称“农村要发展,农民要致富,关键靠支部”。

这样的话语颇有文革风,无形中也透露了真相,中国农民长期贫困,特别是至今仍然在造假脱贫,中共的农村党支部显然是最大的责任者,或者说,正是中共过去71年不断人为挤压农村的政策,才导致了城乡的巨大差距,也堵死了中国农民改善自身生活的出路。

中共根本没有农民脱贫致富的办法

文章除了喊口号,并未提出农村脱贫致富的解决之道。文章称,“要坚定信心,找对路子。只要有信心,黄土变成金。”这类口号式话语根本解决不了农民的贫困问题,更难以致富。

文章也仅仅指导性地说,“因地制宜、科学规划、分类指导、因势利导。”这表明,中共上下都知道,农民若仍然只盯着那两亩三分地,就根本没有真正的出路。但中共的政策并不想改变,还要把农民继续拘禁在划定的土地上,实际也就挡住了农民向往更好生活的梦想。

文章称,“农村要发展,农民要致富,关键靠支部”,认为村党支部是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主心骨、领路人”。但是,中共的党支部领导了71年,农村的生活与城市的差距却越来越大,这到底算功劳、苦劳,还是无能、失职呢?

习近平的文章,实际也点出了关键问题,假如继续允许中共的党支部领导下去,农民的脱贫实现不了,致富更是没有指望。

文章称,“心里装着困难群众,多做雪中送炭的工作,常去贫困地区走一走……多解决困难群众的问题。”

解决贫困问题的根本出路,并不在于持续不断的救济,而是要找到有效的提高农民收入的途径。假如农民被继续禁锢在原有的土地上,靠手工劳作耕地种田,如何能脱贫致富呢?但是,文章却继续强调“因地制宜”,这还是过去71年的老路,重复这样的政策,自然也只能宣传脱贫,而无法真正脱贫。

对于年老、体弱、病残等的困难户,主要依靠社会保障体系,以及民间的慈善事业,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农民贫困的根本原因,主要是中共长期霸占了土地所有权、人为制造城乡差别、限制农村人口移动、拒绝私有制和市场经济造成的。

中共人为制造了中国农民的贫穷

1945年,中国取得抗战胜利后,中共为发动内战,假意在占领区的农村进行土地改革,把地主、富农的土地暂时分给了农民,实际为了哄骗农民参军充当中共的炮灰,并动员了更多民工支援前线战事。中共自己吹嘘,当时仅山东就有59万青年参军,700万民工随军征战;辽沈战役中,动员支前民工183万人;淮海战役中,动员民工543万人;三大战役总共动员民工880万余人次。陈毅曾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推车推出来的。”

中共靠农民出力夺权后,虽然继续推动土地改革,但真正目的是砸烂农村原有的治理体系,并启用大量农村盲流为中共效命,杀掉了大批地主、富农后,中共掌握了农村的实权,也就是中共的党支部。

这一切刚做完,毛就迫不及待地大搞人民公社,又把土地收回,100%的农民都成了中共的佃农,给中共这个最大的地主耕地,种出的粮食全部统购统销,价格由中共说了算。农产品被中共人为压低价格后,制造了城乡的剪刀差,社会资源主要集中在城市,特别是北京等大城市,城市可以有口粮、商品配额、医疗保障、免费教育和公共设施,以对外显示所谓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农民廉价地贡献了自己的劳动,却一无所有,不允许离开土地,更不能进城,城乡户口的差别,在中国大陆硬生生隔离出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包产到户远离了农业现代化

毛死后,邓小平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允许再一次变相分田地,但农民仍然是佃农,没有土地所有权,只是从公社集体劳作,变成了各家单干。农民在某种程度上被松绑,为自家干活当然会卖力,也可以有自留地,还允许养家禽家畜,大部分粮食仍然统购统销,但终于有一小部分农产品可以自主,并进入自由市场,生活得到了一些改善。中共当然把这也算称了自己的功劳,各村党支部在分田地上也有了新的特权。

农村的包产到户,提高了农产品的数量和品种,但因为土地并未私有化,农民仍然不能轻易离开原住地,只能继续从事原始的手工农业劳动,还被中共党支部时时监控、制约。中国农村的劳作模式,并未从过去几千年的模式中摆脱出来,反而因为大量农村人口被禁锢,实际还落后了。更大的落后在于,中国的农业生产再一次被发达国家大规模农业现代化的进程抛在了后面,中国农业的生产效率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越来越大。

中共从美国引进了实验室种子、化肥、饲料后,才真正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但中共也紧紧控制了农业生产资料的源头,中共各个农村党支部,开春时高价向农民出售种子、化肥、饲料、农具,秋天时继续低价收购大部分农产品,大多数农民种什么都自己说了不算,各种税赋却越来越多,农民很难赚到钱。

2020年,李克强曾多次到农村考察,称掰着手指头与农民算账,想知道多大的农业规模才能赚钱,至今也没有公布详细的数据。可见,在中共两头控制之下,一家一户的农业劳作根本不可能致富,如果土地不能私有化,大规模农业生产、经营不可能产生,农业现代化就更谈不上。

农村的出路何在?

过去二十多年,全球供应链进入中国,就是看准了中共在中国农村制造的大量闲置而廉价的劳动力,中共这才允许农民工进城打工,但却始终无法成为真正的城市人,同时也制造出了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春运高峰。

农民子女唯一正式的进城出路,就是通过高考。长期在城市做些生意的农民若想获得城市户口,当然要在中共官员和公安系统中找对人,还要付出不菲的贿赂,否则,子女无法落户,还要高价上学。大多数只靠打工糊口的农民工,子女只能与老人一道在农村留守。

纵观世界各发达国家的富强之路,都是走向了工业化、城市化和农业大规模现代化之路,农村人口大幅减少,农业科技、生产效率却大幅提升,不但自给自足,还能大量出口。中共至今却还把大量农民拴在原住地,因为出口加工业需要,才允许农民进城打工,并处处加以限制,完全违背了经济发展的规律,实质仍然在不断低价收购农民的劳动,农民如何能脱贫致富呢?

中共不允许土地私有化,也就阻挡了农业的大规模生产、经营,也阻挡了改变经济模式的可能,有经营头脑和市场意识的私营企业家,无法到农村去施展才华,农民当然也就没有引路人。中共的党支部除了执行中共的命令、享受特权,不但没有领路的才华,还死死卡住了农民的出路,无论怎么“因地制宜”,也走不出贫困的怪圈。

习近平的文章中仍然高喊所谓的社会主义,殊不知,这恰恰成为了私有化市场经济的最大障碍,也是农村脱贫致富的最大障碍。中共除了高喊脱贫的口号,仍然不肯放弃过去的禁锢,实际也没有任何真正的办法,能提高农民的收入。若农村不能改变生产、经营模式,农民不能自由流动,农村就难有出路,中共的内循环也将是一句空话。

所谓的第二大经济体今天面临的困境已经彻底暴露,中共从未把老百姓当人看,而只是当作了可利用的工具,中共的权贵们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却一直在廉价收割着农民的劳动成果,也一直在廉价收割着大多数老百姓的劳动成果。中共政权的存在就是农民脱贫致富的最大障碍。

中共的权贵们,实际成了马克思列宁笔下的资本家,他们是中国社会财富最大的私有者,却不允许其他人私有,还煞有介事地声称社会主义制度优越,竟然想以此称霸世界。今天的种种迹象表明,中共的戏快演不下去了,更多中国人在困境中觉醒,中共的路大概也算走到头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7/1558228.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