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公安局长抢地夺房 吉林企业家遭酷刑 妻离子散

当地公安局长强抢柳成浩的土地房产。(图片来源:大纪元

吉林延边朝鲜族企业家柳成浩,因当地公安局长欲强抢其土地房产,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并施以酷刑折磨,导致其被迫害致残,不仅财产尽失,也妻离子散。他伸冤15年未果,至今随时有再被迫害的危险。

据《大纪元》今日(2月18日)报导,今年58岁的柳成浩是吉林省延边州龙井市人,1999年12月,成立了矗松建筑有限责任公司,有员工近300人。当时正赶上中国房地产业快速膨胀之时,他的公司越做越大,到2004年时,已成为吉林省知名优秀企业。

柳成浩说:“当时女儿也考上了大学,妻子和我很恩爱,家庭很幸福。”

2003年,时任龙井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郑永虎两次找到柳成浩,让他的公司承建龙井市公安局治安拘留所。因公安局此前有过赖账行为,柳成浩拒绝了这一要求,由此,得罪了郑永虎。

同年,郑永虎第三次找上门,承诺有国家公安部专项拨款,绝不拖欠工程款。柳成浩终于答应,并且第二年还盖了龙井市公安局安民派出所。但两项工程的工程款柳成浩都没能拿到。

同期,郑永虎又找上他,为警察购买200套住宅。为了解决周转资金紧张问题,柳成浩同意卖给他,但2006年交房时,他又没能拿到钱,却被指控涉嫌诈骗珲春市防盗门厂钱财合计人民币13余万元,遭龙井市公安局带走关押。

柳成浩表示,公司因郑永虎拖欠工程款造成资金链断裂,欠防盗门厂4万元左右货款。但因双方长期合作顺利,彼此早已商定,柳成浩拿到工程款后立刻结付。

2006年7月、8月,郑永虎多次要求他将警察公寓和所在地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公安局,并称“合同签了,给你两百万,释放你出去”。遭到拒绝后,8月18日,龙井市检察院下达逮捕令,正式逮捕柳成浩。

之后便是无休止的酷刑折磨。

“(他们)两个人一个组,一组(轮班)4个小时,用拳头、棍子、皮鞋,人根本想不到的事情给我整。”

“打我的时候没有脱光衣服,旁边放了一个血压计。我昏倒了,给量个血压,过一段时间没事儿了再打,没事儿了再打,就那么打三天三夜啊。”

柳成浩的牙齿被打掉3颗,左手中指粉碎性骨折。办案人员还威胁他,“如果不签字,下一步把他的双眼挖掉”。

他还被铐在铁栏杆上,“两手、两脚被吊起,身体像一个大字,吊了19个小时”。

“然后到晚上,把那个大灯照到我身上,让蚊子咬我。十分钟一次,管教出来看看我有没有气儿,有气儿就回头进去,下午一点半左右开始吊的,半夜才给放出来。”

接下来的47天,柳成浩被24小时戴手铐和脚镣关禁闭。

“戴脚镣手铐上厕所大便,手都擦不到屁股,晚上睡觉前腰都哈不起来,脚镣和手铐是连系起来的,腰都站不直,躺着也伸不直。”“简直不像人哪。”

出禁闭后,警方安排杀人犯看着他,不让他睡觉,“那一年,我没一天好好睡过觉”。

柳成浩表示,警察视人命如草芥。他披露,一个强奸犯被关进去的第一天就被打成植物人,最后死在医院里。

他还看到一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给打得不像样”,“是用担架(抬)进来的”。由于不在一个监室,他无法得知具体情况。

他感叹,“(看守所)里头的人的命(就像)是一个苍蝇”。

柳成浩被关368天后,由于公安找不到罪证、检察院无法起诉,于2007年7月20日获取保候审。

出来后他发现,龙井市公安局没收了他公司的法人章和公章,将他的全部产业转到了郑永虎名下。警方还欺骗他的妻子称,他会被判无期徒刑或死刑,让他的妻子不要再等他。

为了供女儿上大学,柳成浩的妻子决定去韩国打工。而当时刚考上长春工业大学的女儿,因为长期精神压力和经济问题,自己退了学,和母亲一样到韩国的餐馆做了服务员。

柳成浩取保候审后,想尽办法为自己伸冤,他曾上访、向各级部门邮寄实名举报材料,在网上公开举报,联系媒体,但始终无果。

延边州纪检委曾经调查过他的案子,延边中级检察院也曾向延边中级法院提起抗诉,但却不了了之。

期间,为了阻止他伸冤,龙井市公安局竟称他“冰毒成瘾”,将他关进了拘留所。与此同时,郑永虎却获得了二等功,“省优秀局长”称号。

“他的官越来越大了,关系网越来越硬了,”柳成浩说。他不知自己的冤情是否还有昭雪的那一天。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杨正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9/1558886.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