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调查显示:中国医护和高学历者接种疫苗意愿低

中国科兴的疫苗

中国力推“疫苗外交”,让科兴和国药的疫苗走向海外,但国产疫苗的安全性却一直被各界质疑。近日一份报告显示,就连需要优先接种的中国医护因顾虑副作用或质疑有效性也不愿接种国产疫苗,凸显中国医护及高学历人群对国产疫苗的不信任。

据澎湃新闻网报导,中国疾控中心近日发表针对浙江省医疗卫生人员接种中共病毒疫苗的意愿调查。这份调查发布在隶属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期刊《中国疫苗和免疫》上。作者来自中国疾控中心和浙江省疾控中心,还包括经常活跃在荧幕前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调查透过线上问卷形式,于去年9至10月针对浙江省、市、县级的756名医疗和疾控工作人员搜集自我报告资讯,其中超过7成来自市区或城郊,不到3成来自乡村;中专及以下、大专或大学、硕士及以上学历分别占3.31%、77.78%、18.91%。

浙江省多地去年10月就展开中共病毒疫苗紧急接种,是中国最早大规模实施紧急接种的省分之一。

调查显示,对于疫苗紧急使用,愿意接种的民众占42.46%;而在疫苗上市后的使用中,愿接种的占27.65%,明显低于普通民众约90%愿意接种的意愿。

报告表示,紧急使用比上市后使用的接种意愿高,是由于前者为政府组织推动,后者为自愿选择。

报告指出,对于不愿接种的族群来说,主要顾虑是担心疫苗副作用(57.69%),其次分别是怀疑疫苗有效性(34.14%)、认为当地已无病例不需接种(29.81%)、疫苗需收费(24.52%)以及社区健康服务中心接种疫苗不方便(8.66%)。

在疫苗紧急使用中,女性、硕士及以上学历者和医疗人员的接种意愿低。据分析,这与高学历族群接受的社群网路资讯更多、对疫苗有效性和副作用顾虑更多有关。

在过去数年中,中国屡次曝出问题疫苗、毒疫苗问题,令中国民众对国产疫苗敬而远之。去年12月,中共当局对国产疫苗进行动员和测试摸底。中国知名防疫专家、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在一次会议上表示:“你有10%接种也好、20%接种也好,其实我们都不着急的”。他还说,“那今天谁要应该先打?我个人觉得,现在要打是领导干部要先打”。

从那时起,网络上掀起了“让领导先打”的呼声。而据美国之音援引海外中文媒体报导,江苏镇江市疫苗接种摸底紧急通知显示,当地中共机关官员没有一个人报名。上海11月份的类似紧急摸底显示,医护人员都不愿意接种,其中杨浦区中医医院超过9成的医护人员拒绝打疫苗。中共领导人也没有人公开接种国产疫苗。

除中国大陆外,香港2月19日接到了来自中国科兴生物的100剂克尔来福疫苗,作为紧急施打使用。但作为香港优先接种的医护人员却接种意愿不大。据《苹果日报》报导,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指,工会会员持观望态度,不打算成为首批接种者,并指政府调低审批科兴疫苗标准,令公众失去信心。

香港陆路客货运输业议会主席蒋志伟表示,现在香港有近四成跨境司机年龄达60岁以上,年长司机担心疫苗副作用,希望政府增加透明度,交代不接种疫苗,会否影响司机的跨境工作。

科兴疫苗至今只有一、二期临床数据在国际医学期刊刊登,三期数据尚未刊登。外界一般认为,疫苗正式使用前,其三期数据必须在国际医学期刊刊登科兴疫苗至今只有一、二期临床数据在国际医学期刊刊登,三期数据尚未刊登。外界一般认为,疫苗正式使用前,其三期数据必须在国际医学期刊刊登。

多人接种中共疫苗后出国仍被感染

目前,发达国家普遍购买知名药企如辉瑞、BNT、莫德纳、牛津等研制的疫苗,而科兴及国药疫苗除在中国境内接种外,目前也销往香港、澳门、菲律宾、泰国、印尼、马来西亚、巴西、乌克兰、塞尔维亚、匈牙利、秘鲁、埃及。

据伦敦咨询公司Airfinity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中旬,阿斯利康(AstraZeneca)预购量为24亿剂,辉瑞公司(Pfizer)的订购量大约为10亿剂,而中国科兴(Sinovac)和国药集团(Sinopharm)的总预定量尚不足5亿剂,其中大部分来自参与临床试验的国家。

这些国家中,一些正在与科兴或国药打官司。还有一些国家传出施打疫苗后的中国人前往外国工作,却仍然染疫。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去年12月,安哥拉当地传出至少17名中国人感染中共病毒,其中16人来自于北隆达省的一家中资国企。有消息称,这些职工在出国前,统一注射了“国药集团”研发的疫苗。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0/1559315.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