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中共病毒对SARS病毒抗体产生反应

当前,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蔓延,并已经引发了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1月27日4时,全球确诊的中共病毒肺炎病例累计超过1亿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214万例。

全球中共病毒肺炎感染病例

这一全球大流行症是由新型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型(SARS-CoV-2)导致的。因为存在高度的序列相似性,SARS-CoV-2被认定为与原始 SARS冠状病毒(SARS-CoV)系相同毒株。SARS-CoV-2属于冠状病毒科,可进一步细分为b系贝塔冠状病毒(Betacoronavirus)。

为了加快更安全的疫苗的开发,科学家迫切需要工具来对这种中共病毒展开研究,并进一步明确 SARS-CoV-2每个结构蛋白的特定功能。而冠状病毒特异性抗体正是此类研究中使用的一种工具。

抗体是由免疫系统产生的一种血液蛋白,可以防止身体被冠状病毒等感染。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Oregon Health& Science University)科学家展开了一项研究,对覆盖 SARS-CoV冠状病毒所有结构蛋白的10种抗体——刺突、膜、核衣壳和包膜等进行描述。

研究发现,中共病毒产生的抗体会对其他冠状病毒株产生反应,反之亦然。换句话说,几乎所有检测到的 SARS-CoV抗体都显示出一定程度的 SARS-CoV-2反应性,但刺突蛋白抗体只具有部分交叉中和作用。

该项研究成果于2021年1月25日在《细胞报告》(Cell Reports)杂志发表,标题为《SARS-CoV结构蛋白抗体对SARS-CoV-2的交叉反应性》(Cross-reactivity of SARS-CoV structural protein antibodies against SARS-CoV-2)。

图相关论文(来源:Cell Reports)只不过研究人员发现,2003年爆发 SARS产生的抗体在中和 SARS- cov-2病毒时效力比较有限。

OHSU医学院分子微生物学和免疫学助理教授 Fikadu Tafesse博士说:“我们的发现对不同株冠状病毒感染的免疫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在当下这些病毒还在继续变异的情况之下。”

考虑到病毒变异的速度,约为每月一到两次,18年前产生的那种病毒抗体对中共病毒的防御能力很弱就不足为奇了。

尽管如此,Tafesse表示,研究结果表明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确定 COVID-19疫苗的持久有效性。

他强调道:“我不认为会出现一种万能疫苗。虽然现在推出的疫苗可能会打破病毒的凶猛势头,并帮助结束传染大流行,但它们很可能并不是这场‘战役’的终点。”

Tafesse指出,研究人员使用个体抗体克隆来测试交叉反应性发现,人体正常的免疫系统将产生许多抗体,这些抗体更有可能去中和变异病毒上的一系列目标。

“我个人并不会过分担心,” OHSU医学院分子微生物学和免疫学专业的四年级研究生也是该论文的第一作者 Timothy Bates表示,“虽然新出现的突变病毒可能会有一些倾向,来逃避由之前感染经历或疫苗引发的某些抗体。但是每个人的免疫系统都是不同的,从而会产生独特的抗体,这些抗体则会与病毒的不同部位相结合,所以任何一种 SARS-CoV-2变种最终逃离的机会都会很低。”

该研究还表明,通过分析血液中的抗体来准确识别之前的 COVID-19感染的诸多努力,很可能会与由普通感冒等其他冠状病毒株引发的抗体相混淆,从而使得老年人的感染诊断变得复杂化。

但是研究人员指出,这一发现实际上扩大了科学家研究 SARS-CoV-2病毒生物学和致病效果的能力,因为他们知道这种病毒会对多种冠状病毒株的抗体产生反应。

“它提供了更多的工具来研究这种病毒的作用方式,因为我们目前能用来研究 SARS-CoV-2的试剂非常有限,”Tafesse表示。

这一研究具有双重意义。首先,他们建立了一套对 SARS-CoV和 SARS-CoV-2均有已知反应性的抗体,从而为进一步研究这两种病毒提供了基础。其次,他们提供了不同株冠状病毒之间抗体交叉反应性高的经验证据,这对设计 COVID-19诊断方式和开发疫苗至关重要。

此外,关于 SARS-CoV和 SARS-CoV-2之间抗体交叉反应性的信息可能有助于生物信息学专家开发出能够预测其他抗体交叉反应性的计算工具,甚至指导改进冠状病毒抗体的合理设计和小分子疗法。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DeepTech深科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0/1559491.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