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死不瞑目?活活被打死 锦州监狱发生的暴行

—中共司法“先进单位”真相(3)

锦州监狱非法关押刑期在10年以上的法轮功学员,对他们实施残酷的酷刑折磨。(明慧网)

中共独裁下的中国没有法治,暴力残害善良民众的个人和单位却反而“立功获奖”、成为司法系统学习的“榜样”。

在人类社会中有君主制、君主立宪制、法制、法治这么几种国家体制,中共统治下的中国都对不上号。在法治的国家里,意味着每个人都受到法律的约束,包括立法者、行政官员和法官。而在中国迫害者却被“嘉奖”。

本篇以辽宁锦州监狱为例揭示其“榜样”的真实面目。

辽宁锦州监狱是辽西最大的监狱,隶属辽宁省司法厅监狱管理局,非法关押刑期在10年以上的法轮功学员。

锦州监狱跟随中共卖力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各项工作走在全省乃至全国监狱系统的前列,受到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表彰。2008年锦州监狱被中共司法部树为“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2013年7月22日,中共司法部为锦州监狱记集体一等功。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锦州监狱至少已有张立田、崔志林、辛敏铎等法轮功学员遭酷刑折磨致死。那里的酷刑有:熬鹰、罚站、坐小凳、“抱凳”、双手双脚被铁链抱锁在木桩上、暴打、严管等数十种。

见以下三个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张立田被活活打死

张立田。(明慧网)

辽宁省朝阳市年仅36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被非法囚禁在锦州监狱,入监才一个多月就被毒打致死。

2008年11月17日上午9点,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监区长程军、副监区长张宝志将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张立田叫到二楼犯人休息的一间小屋里,又叫来犯人李勇和刘裴岩,对两人授意后,接着四个人一起动手,对张立田毒打。

当天下午二点多钟,张立田最后一次被毒打后偎在墙角一动不动。狱警程军、张宝志又指使李勇、刘裴岩看管张立田。他们还谈笑说:“法轮功(指张立田)咋的了?耍赖不起来啦?”两人上前一拽,发现人已经死了,双眼圆睁。张立田死不瞑目。

张立田死后的第三天,锦州市城郊地区检察院进入锦州监狱调查,监狱安排好犯人,让他们都说张立田是病死的。

辽宁省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的多名在押人员,冒生命危险送出了一封控告书,揭露张立田被活活打死的真相。

控告信中写道:“我们是辽宁省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的劳改人员。这封信是代表我们监区所有在押人员的心声:救救我们!锦州监狱一直声称是现代化的文明监狱,但是发生在我们周围的暴行却跟法西斯集中营没什么两样。这里的管理十分混乱,狱警非常狠毒、残暴。”

“人命关天,恳请有关部门能主持正义,彻底调查此事(请不要通过程军、张宝志安排的犯人调查取证),严惩凶手程军、张宝志及其打手刘裴岩和李勇,我们群情激愤,都想给张立田作证。”

张承杰惨遭酷刑折磨

五十多岁的张承杰原是葫芦岛市造船厂的一名优秀工人,为人善良、性格开朗豁达,是个出名的孝子,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贤惠,女儿聪明可爱。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中,张承杰受到严重摧残,多次身陷囹圄,累计达12年之多。

2013年8月,张承杰被劫持到锦州监狱。在第十一监区,狱政处以张承杰不“转化”(不放弃修炼)为由,对他用“抱凳”、“坐凳”、不让睡觉等手段进行摧残。

“抱凳”

2013年11月20日,下午大约十五点左右,锦州监狱主管严管队的狱政科副科长杨金丰先是对张承杰的头部拳打脚踢,然后给他戴上手铐、脚镣,让他环抱“凳”状物体坐在地上,其中两臂穿过“凳”上的两个铁环,使人与凳不能分离。张承杰被连续“抱凳”72小时。身体疲惫,出现心悸、幻觉,此后一段时间心跳时快时慢。

“坐凳”

停止“抱凳”后,杨金丰又强迫张承杰坐在大约直径18厘米左右的硬木桩子上,名曰“坐凳”。从早上5点30分坐到晚上8点30分。连续二十多天,致使张承杰腰肌劳损、双脚浮肿,时常眼前发黑,曾经栽倒在地上;臀部掉皮出血,有时形成的血痂和裤子粘在一起,稍一动则将血痂扯掉,痛苦难忍。

“熬鹰”

2014年11月11日,锦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又进行新一轮的强制“转化”,手段阴狠,人称“熬鹰”。方法是先把人固定在铁椅子上,双手被用铁卡子固定在扶手上,双脚被铁环固定在铁椅子腿上,前面一米处摆放一台电视,连续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强迫观看,不许闭眼睛。警察和犯人轮班更换,严密看管,连续昼夜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直至人精神恍惚、意志崩溃。

张承杰被连续5天5夜“熬鹰”,极度痛苦,生不如死。

崔志林遗体脑后有一窟窿

崔志林生前照片。(明慧网)

2002年9月18日,阜新市法轮功学员崔志林被阜新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绑架,后阜新市法院非法判刑11年。2003年下半年,他被劫持到锦州监狱;2004年8月4日,在五监区被迫害致死,年仅43岁。

8月4日,崔志林的家属突然接到通知说“他已跳楼”。

家属看遗体时看到:身体瘦得皮包骨、伤痕累累,惨不忍睹:双耳、鼻、口均被堵着棉花团,脑后有一个窟窿,牙龈已腐烂;后背大面积青紫,两腋下、软肋、胯外、两大腿内侧、膝盖以下、踝骨有长期被电击的痕迹;肘部肉已脱落,睾丸肿大青紫,身体明显被药水(或清水)浸泡并清洗过。狱方对家属威逼恐吓,千方百计阻挠家属拍照。

崔志林生前在锦州监狱五监区曾被“熬鹰”8天8夜,被铐在特制的大铁椅子上毒打、电击。狱警指使犯人吴斌、薛林明、张永哲、张万江等监管崔志林,限制他喝水、吃饭。

狱方声称崔志林在李秀平监区长办公室(二楼)“跳下自杀”。8月5日,监狱管教科长魏晓明召开153名犯人大会,威胁犯人不许乱说,统一口径,欲掩盖死亡真相。

逃脱不了的厄运

古人云:“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2015年11月,锦州监狱副狱长王洪博因为贪腐被检察机关多次约谈,因畏罪最终选择在自家地下室上吊自杀。

原二十监区狱警监区长张宝志因受贿罪锒铛入狱,他是打死张立田的主要凶手。

马振峰、高文伟、王亮三名狱长被免职。

马振峰自2009年任锦州监狱狱长后,和狱警狱长高文伟沆瀣一气,制定了“转化”指标,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把对监区、监区长、分监区长的考核与“转化”指标挂钩,并许诺“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两千元,致使恶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转化”迫害。

监狱原刑罚执行处处长张庆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崔志林,与五监区有关当事人统一口径,一同谎称崔是自杀。后来他得了肝癌离世。

监狱退休警察谢继权,在监狱曾负责看管老年法轮功学员,多次出口辱骂法轮功,谩骂法轮功学员。后来他在一次买菜时突然倒地,经抢救无效死亡。

参与迫害的二大队狱警(科长)李向阳在2006年“十一”旅游时,遭遇车祸。一家三口中只有他因车祸死亡,年仅32岁。.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0/1559570.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