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纽约仇恨犯罪频传 警局:亚裔非最大目标

—种族偏见还是治安不靖 警局图标示各类歧视案件 亚裔占一成

最近几年来,中西媒体都在叙述这种说法,即亚裔是受仇恨攻击的目标。然而,纽约警务处最新数据显示,去年一年的时间里,纽约市共发生265起仇恨犯罪案件(incident),其中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共有27起,特别是在曼哈顿东村13分局辖区。换言之,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在全市占比10%,而亚裔占纽约市总人口的14%。

纽约警局针对“种族仇恨犯罪”有一个实时的动态图表,右上角的字体越大,显示相关案例越多。(纽约警局NYPD网/大纪元合成)

最近在纽约发生多起亚裔被无端攻击事件,关注新闻动态的人经常听到一个词“种族仇恨犯罪”。从媒体报导来看,人们普遍担心,针对亚裔人士的偏见剧增,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开始思索“什么才是解决之道?”

最近几天纽约接连发生数起亚裔受攻击案件:2月15日晚10点,27岁华男在曼哈顿哈林区街头归家途中被素不相识的黑人男子挥拳袭击、手机被抢;2月16日上午近7点,68岁中菲裔女护士在哈林区地铁站中被20来岁的黑人男子挥拳袭击;2月16日下午近1点,71岁华妪在E线地铁车厢内被一中年黑人男子打脸致唇部受伤。

此前在2月3日上午8点,61岁的菲籍男子Noel Quintana在地铁上被一名黑人无故用刀片割伤脸,伤口至少缝了100针。过去一整年的仇恨犯罪新闻报导,已广泛引起了社区忧虑。

最近几年来,中西媒体都在叙述这种说法,即亚裔是受仇恨攻击的目标。然而,纽约警务处最新数据显示,去年一年的时间里,纽约市共发生265起仇恨犯罪案件(incident),其中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共有27起,特别是在曼哈顿东村13分局辖区。换言之,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在全市占比10%,而亚裔占纽约市总人口的14%。

那么剩下的90%仇恨犯罪都针对什么人呢?纽约警务局网站针对“种族仇恨犯罪”有一个实时的动态图表(dashboard),这是一个帮助挖掘数据的互动地图,只需要一个点击就能得到从邻里到全市的各种信息。地图显示,去年遭到仇恨犯罪最甚的团体依序是:犹太人、黑人、同性恋、亚裔、白人、天主教徒……

而仇恨攻击最严重的地区依序是:史坦顿岛北的120分局辖区、布碌仑菠萝园70分局辖区;布碌仑北90分局辖区;曼哈顿雀儿喜至42街10分局辖区。纽约市去年以“仇恨犯罪”罪名逮捕97人,而攻击的程度或并行的其它非法行为,从轻罪(Misdemeanor),重窃罪(Grand Larceny),抢劫罪(Robbery)到重袭击罪(Felony Assault)不等。

纽约警局的数据显示,不同背景的人都可能会陷入仇恨犯罪:黑人歧视白人、亚裔歧视黑人、黑人歧视亚裔,因仇恨他人被捕的,从13岁到70岁,从男到女,从白人到黑人到亚裔,各式各样。

“系统性种族主义”谎言

当前的政治气候下,许多人以为只有“白人是种族主义者”,以至于俄亥俄州立大学2020年10月报告了一起黑人对白人的仇恨犯罪后,激怒了大学生团体,他们集会抗议声称,由于袭击者是黑人,受害者是白人,因此不能认为这是仇恨犯罪,辩称“由于历史的不公正,黑人不能成为种族主义者”。

在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去世之后,全美爆发了有关种族歧视和收入不平等的抗议活动,左翼团体“黑命贵”(BLM)的创始人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提出了许多有争议的说法,例如“系统性种族主义”,假设种族群体之间的所有绩效差距(例如贫富、成绩、入狱不均),都必须归因于种族歧视。

有关贫富问题,2月10日,肯塔基州立大学政治系教授赖利(Wilfred Reilly)在网络杂志《尖刺》(Spiked)上撰写文章写道:美国大多数收入最高的群体实际上是少数民族。他援引了一项2019年美国社区调查,说“最富有的美国人群体不是白人的精英群体WASPs,也不是通常所说的犹太人,而是印度裔美国人,其家庭收入中位数为135,816美元。台湾裔美国人排在第二位,为102,405美元”。

总而言之,与媒体的谎言形成对比的是,赖利的发现表明,美国的自由市场经济并不是因为肤色而奖励个人,而是因为“他们的表现出色”。

有关执法问题,据统计,每年白人罪犯死于警察执法的比黑人高出25%,2018年有9个未持枪黑人被警察打死,白人有19个未持枪被警察打死,因此数据也不支持“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说法。

什么才是解决之道?

在BLM推动“削减警察局预算”之后,纽约警察局的预算被削减10亿美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近日纽约地铁内攻击案频发,纽约市警不得不在地铁系统中增加警力,来应对暴力犯罪增加的情况,但大都会运输署(MTA)表示,想要扼制罪案的持续发生还远远不够,须增派至千人才能保证乘客的安全。

警局预算削减后,2020年,纽约市的枪击案增加了96%,将近70%的枪击案未能结案。根据纽约警察局的数据,在2020年的1,525起枪击事件中,只有483名犯罪嫌疑人被捕——逮捕率只有31.7%。因枪击案被捕的这些嫌犯中只有47%仍在监狱中,有一半以上已经返回街头。

警察局长谢伊(Dermot Shea)表示,此类枪击事件破不了案或者结不成案,证人不合作是重要因素。他说:“我想我们有八成到九成把握知道谁开了枪。但要让地方检察官能起诉嫌犯,有时证人会改变说法或告诉你‘这是XX做的,但我不会上法庭作证’。”

去年夏天,市长白思豪声称大幅削减警察局预算是“正确的做法”。他说:“我们正在将职能从警察转移到民事机构。我们认为这是正确的事情,需要付出努力,与此同时,我们将对这项工作进行改革。”

拜登总统在竞选时承诺,将监狱人口减少一半,纽约市也一直在致力减少监狱人口,被释放的罪犯中,有很大概率累犯(再次犯罪)被重新逮捕,将监狱人口大量减少的另一种方法是大大改变暴力罪犯的判刑方式,对公共安全有何影响?

回到本文开头,纽约接连发生的数起亚裔受攻击案件,四起案件中有三起都发生在地铁车厢或月台上,到底是因为对亚裔的偏见所造成,还是因为BLM运动激化美国,导致暴力事件不断升级?数据最能说明问题。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2/1560259.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