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川普出山指点未来 彭斯不敢见川普? 众议院共和党党鞭谈会晤川普

美国国父们不寒而栗的预言正在兑现;专家:拜登经济是一场灾难 正努力让上世纪70年代通货膨胀上演

川普彭斯心存芥蒂?保守党政治行动会议(CPAC)将于本周四登场,川普将发表演讲,而彭斯则拒绝出席。

我们昨天报道,继众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之后,川普总统周日在佛州与众院共和党党鞭进行了会晤。如今,众院共和党党鞭接受媒体采访谈这次会晤。

惊!美国的国父们留下了六个令人不寒而栗的预言,现在正在实现。

战略顾问和政策分析师、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鲁伯特·达沃尔(Rupert Darwall)分析,拜登的经济将是一场灾难,他们正努力让上世纪70年代的通货膨胀上演。

川普将在保守党政治行动会议演讲中谈未来及教训

川普的高级顾问米勒(Jason Miller)周六(2月20日)表示,川普将在2月28日的保守党政治行动会议(CPAC)上发表演讲,期间将谈论共和党的未来和2020年的经验教训。

米勒周六告诉新闻极限(Newsmax),川普打算就共和党对他的“美国优先”议程日益增长的支持、以及共和党在2022年和2024年选举中如何取得胜利分享他的观点。

米勒说:“我认为您将听到川普总统在下周日28日谈论共和党的未来,以及我们在2020年学到的教训,我们看到川普总统带来了创纪录的非裔美国人及拉丁裔的选民支持者。这比我们在近代共和党总统选举历史上看到的数字还要多。我们必须让这些选民参与这个党派。”

此次活动的其他确认发言人,还包括南达科达州州长诺姆(Kristi Noem)、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前秘书卡森(Ben Carson)以及前代理国家安全顾问格伦内尔(Richard Grenell)。

美媒:彭斯拒绝出席本周CPAC演讲

2月21日,美媒福克斯报导称,前副总统彭斯拒绝了今年保守党政治行动会议(CPAC)的演讲邀请。

有会议组的知情者告诉该媒体,彭斯被邀请在这次年度活动上发言,但他拒绝了。

彭斯前幕僚长马克·肖特2月19日表示,目前川普与彭斯仍然有交谈。阿波罗网昨天编译报道:纳瓦罗曝大量惊人内幕:彭斯幕后有500亿身价反川大金主?(有视频)

共和党党鞭谈与川普会晤:他很关心国家

美国众议院共和党党鞭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上周与前总统川普(特朗普)在佛州进行了会面。斯卡利斯表示,他在会面中注意到川普仍然非常关心美国。

斯卡利斯说,“他仍然非常关心这个国家,我们国家的发展方向。”“但这次的对话内容更多的是关于他现在的情况,和他打算做什么,以及他的家庭如何。”

图:2019年1月14日,时任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抵达路易斯安那州国际机场后,与众议员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握手问候。

斯卡利斯本周日(2月21日)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了两人会晤的细节。

斯卡利斯在ABC节目中表示,当川普联系到他时,他正在佛州各地筹款,他很快就前往海湖山庄与川普见面。

斯卡利斯说道,“自从他离开白宫后,我就没有见过他。而能和他叙旧其实很好。我注意到他比他在白宫的四年要轻松得多。”

斯卡利斯还说,"让我们全面地说,任何人、谁诉诸暴力来解决政治争端,在美国没有一个地方(允许),它应该是明确的争议。”

川普与斯卡利斯的会面,被外界认为是川普在众议院共和党人保留影响力的另一个迹象,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此前也曾到佛州与前总统川普会面。

美国国父们不寒而栗的六个预言正在兑现

在制定美国《宪法》时,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就已经认清了人性缺点的脆弱性,贪婪和腐败是人情世故不可避免的特征。他们留下了六个令人不寒而栗的预言,现在正在实现。

图: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建国之父。

看中国编译报导,纽约的作家斯洛特(Rikki Schlott)2月19日在《每日电讯》(Daily Wire)上撰文表示,从华盛顿到杰斐逊,国父们用《宪法》给美国人民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框架,同时也留下了预言性的警告,说明伟大的美国实验可能会出问题。今天先来看其中的前两个预言。

1787年,富兰克林站在费城的制宪会议上,警告说,不要让国会(议员)领取高额的薪水。

“先生,有两种激情对人类的事务有强大的影响力:这就是野心和贪婪--对权力的热爱和对金钱的热爱......在这些人的眼前摆放一个荣誉的职位,同时也是一个有利可图的位置,他们将用排山倒海之力来得到它。”

富兰克林的担忧显然没有得到重视。第一批国会议员的日薪为6美元,而如今国会议员的基本工资为17.4万美元,高于90%的美国收入者。这还不包括额外的年度津贴,这些津贴可能高达数百万美元。

富兰克林还警告说,高薪会吸引的领导人的素质是这样的:“它不会吸引明智和温和的、爱好和平和良好秩序的人,最受信任的人;而是吸引那些大胆和暴力的人,那些有着强烈的激情和无休止的自私追求的人。这些人将进入你的政府,成为你的统治者。”

事实上,政治职务已经从公务员的身份变成了一条有利可图的职业道路,滋生了可怕的“职业政治家”。也许没有比拜登更好的例子了,他曾以30岁的年龄成为第六年轻的参议员,现在以78岁的年龄成为全美最年长的总统。公务员的日子并不好过--据《福布斯》报道,拜登一家在离开奥巴马白宫后就赚了1,670万美元。

第二个预言是杰斐逊害怕最高法院被政治化。

在1821年给梅肯(Nathaniel Macon)的一封信中,杰斐逊对司法权的政治化表示担忧。

“我们的政府现在正走在一条稳定的道路上,以表明它将通过什么道路走向毁灭,即先是巩固,然后是腐败.......巩固的动力将是联邦司法机关;其他两个(权力)部门则是腐败和被腐败的工具。”

法院历史上的国会确认投票记录显示,自杰斐逊提出警告以来,最高法院突然政治化。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仅在1980年代,被任命者经常得到一致确认,包括里根总统的三项提名。

自此以后,任命的确认变成了党派的杂耍,反映出人们放弃了基于法律功绩的任命,而倾向于党派的忠诚。最新的一次迭代是2020年10月对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任命。没有一个民主党人投她的票,对她批评的言辞变得如此严厉,她甚至被称为“对未来文明的危险”。

我们的开国元勋们设想了一个能捍卫宪法的最高法院,无论政治派别如何。在2020年,只有17%的美国人表示对最高法院非常信任,很明显,这个机构正在辜负它旨在保护的人民。

拜登的经济将是一场灾难

鲁珀特-达沃尔(Rupert Darwall)是战略顾问和政策分析师。他在剑桥大学读的是经济学和历史学,随后在成为财政大臣的特别顾问之前,他曾在金融领域担任投资分析师和企业融资工作。

达沃尔目前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他日前撰文指出,警灯应该亮起来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乔·拜登总统的经济政策很可能以灾难告终。经济诊断错误,政治策略无法化解任何一场危机,未来的经济政策组合的破坏性将达到数十年之最。

政府被凯恩斯主义(Keynesianism)的需求管理范式所束缚,把每次经济大滑坡都当作是潜在的大萧条的重演,因此需要大规模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来恢复需求。但是,新冠病毒导致的衰退并不是由需求不足造成的,而是由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出于公共卫生的原因而作出的故意关闭经济活动的政策所导致的。

就目前而言,新冠病毒政策就是经济政策。失业率最高的11个州都是深蓝州,他们实施了一些全国最严厉的关闭政策,失业率最低的12个州中有11个是红州。因此,经济复苏的步伐将取决于为控制疫情而采取措施的刹车能否被及时松开。

然而,为了应对刻意设计的供给侧收缩,拜登政府开出的药方是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这一想法遭到了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的猛烈批评,他认为拜登的刺激计划比预计的产出缺口大三倍。萨默斯认为,考虑到处在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监管下的空前宽松的货币环境,我们正面临着“通胀预期急剧上升的风险”。

似乎得到了某种暗示,这位美联储主席对这些预期火上浇油。鲍威尔上个月宣称,“坦率地说,我们欢迎略微上升的通胀。”他说,“像我这样的人在成长过程中遇到过的那种令人不安的通货膨胀,在我们已经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国内和全球背景下,似乎不太可能发生。”如果通货膨胀加剧,他的这番话很可能会反过来成为他的心病。

拜登政府正努力让上世纪70年代的通货膨胀上演

文章还称,在竞选期间,拜登说美国面临四个历史性危机,可是他想谈论的却是所谓“气候变化这一令人痛苦的现实”(其它危机则是新冠病毒、经济和“种族清算”)。截至1月27日白宫发布气候变化简报时,危机的数量已经增长了50%。在那次活动中,拜登的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谈到了总统目前面临的“所有六个主要危机”(一名记者把移民问题加到了名单上,克里将其列为第六个危机),说“每一个危机都生死攸关。”

图:2021年2月9日,在华盛顿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乔·拜登即幕僚讨论纾困法案。

拜登政府将很快面临自酿的危机——一场政策驱动的就业危机。正如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工人们所发现的那样,创造未来的工作岗位显然意味着摧毁现在的工作岗位。

按照美国企业研究所的马克·佩里(Mark Perry)的说法,一个从事核能和天然气行业的工人生产的电力相当于1.1个从事煤炭行业的工人生产的电力,5.2个从事风能行业的工人生产的电力,多达45.8个从事太阳能行业的工人生产的电力。风能,尤其是太阳能,带来的生产力损失必然意味着更低的工资。

白宫国家气候顾问吉娜·麦卡锡(Gina McCarthy)说,“太阳能行业的就业机会将无处不在”,这意味着大量低薪工作将取代政府决心消灭的高薪工作。

气候政策的好处,如果有的话,只有在未来才会显现出来,因为它们的成功取决于所有主要经济体的减排,而不仅仅是美国。其好处将是减少不利影响,而不是带来更快经济增长和更高生活水平的投资。

气候政策远非经济上的双赢,而是两败俱伤。用风能和太阳能替代碳氢化合物能源会降低经济的生产潜力。此外,脱碳能源意味着制造产品和做其它事情,比如为家庭供暖和为工厂供电,成本会更高。这就是为什么欧洲的能源成本是美国的数倍。

因此,脱碳是对抑制通货膨胀的双重打击。随着经济生产率降低,它造成产出缺口缩小。同时,通过向电网输送更多的风能和太阳能,它会让电网更加脆弱,推高能源成本,向经济注入成本推动型的通货膨胀。

鲍威尔主席可能会认为,上世纪70年代的通货膨胀已经寿终正寝,但是他和拜登政府正在尽一切努力让它在本世纪20年代重新上演。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2/1560325.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