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比尔盖茨基金会推“反种族主义数学”

—混搭慈善和赚钱的“投资慈善”实为社会影响力投资 学校成为渐进式灌输堡垒

美国学校现在正在成为渐进式灌输的堡垒。俄勒冈州教育局敦促中学教师使用一种“新数学”课程,其目的是“消除数学中的种族主义”。这项战略背后的金主,是鼎鼎有名的比尔盖茨基金会。

纽约市一公立学校向家长派发“白人身份指标”,从“白人至上主义者”到“白人废奴主义者”有八个类别。网友在推文中写道,“这是公共教育的新语言”。(推文截图)

美国学校现在正在成为渐进式灌输的堡垒。俄勒冈州教育局敦促中学教师使用一种“新数学”课程,其目的是“消除数学中的种族主义”。这项战略背后的金主,是鼎鼎有名的比尔盖茨基金会。

在“公平数学教学之路”(A Pathway to Equitable Math Instruction)主页最下方,唯一感谢的项目资助者是比尔盖茨基金会。此项目有25个教育合作组织。其课程表述不再要求学生寻找正确答案,相反,鼓励教师让学生“提出至少两个可以解决该问题的答案”,这就好比2+2不能只等于4。

数学成为种族主义的“罪魁祸首”是数学的客观性,左派在教育系统中将“白人至上主义”识别为少数族裔学生成绩不好的原因,力推“民族数学”(ethnomathematics),民族数学老师被指导“确定并挑战数学用来维护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观点的方式。”

事实上,纽约市也正在推动一个“白人身份指标”,从“白人至上主义者”(坏)到“白人废奴主义者”(好),中间有“白人特权者”、“白人同情者”等八个彩虹过渡带。一名市公立学校的校长向所有家长派发该指标,要求家长反思自己“有多白”,以便“共同努力达到社区平等”。纽约市教育局官员证实此事,并指反种族主义及多样性是纽约市的核心。

探索学院的鲁弗(Christopher Rufo)在一条推文中写道,“这是公共教育的新语言。”

盖茨基金会向“公平数学”资助1.4亿美元

在过去的十年中,比尔盖茨基金会已向“公平数学”背后的一些教育组织提供了1.4亿美元,这些团体的反种族主义资源是俄勒冈州教育部新教材的来源。例如,Teach Plus是一个致力于在K-12学校中建立反种族主义文化的组织,已从盖茨基金会获得了超过2,700万美元的资金。该组织的董事会成员包括奥巴马时代的教育部长小约翰‧金(John King Jr.)。

再例如UnboundEd是一家致力于帮助教师“根除课堂上的系统种族主义”的组织,已获得近1,400万美元的捐款,自2015年以来获得盖茨基金会的资助。

一共有25个教育组织获得盖茨基金会的资助,这是他们将批判种族理论(即美国政治和经济机构“天生”就有种族主义思想)引入学校的最新尝试。

这些资助项目有一套十分完备、接近企业运作模式的管理系统。除了设定每月目标,每半年还要审查进展报告。例如在11月,教育人员必须审查少数族裔和多语种学生上数学课的人数。5月,教师们将评估他们“如何拆除教室里的权力结构”。

比尔盖茨基金会没有回应本报记者的置评请求,记者只收到自动回邮,尚未取得其它回应。该基金会的网站称,该组织的K-12教育补助金“支持学校改善学生成绩的工作”,特别是针对少数族裔和低收入学生。

根据《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导,在去年夏天佛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种族骚乱之后,全美学区和州教育部门已采取措施,将关键种族理论纳入K-12课程。

北卡教育委员会本月初批准了更新的历史课程,该课程将教二年级学生“各种土着、宗教、性别和种族团体如何倡导自由与平等”,四年级的学生将学习“革命、改革和抵抗”如何塑造北卡罗来纳州。

社会影响力投资:让慈善和赚钱混搭

人们通常认为,投资是以赚钱为目的,做慈善就是花钱给需要的人,这两者之间泾渭分明。然而十多年前,“混搭”慈善和赚钱的“投资慈善”(venture philanthropy)已成风潮,极大改变了人们对慈善的概念。

像多数慈善机构一样,盖茨基金会每年将总资产的5%用于捐赠以维持作为一个慈善基金会的地位,好处是减免税赋,也有利于企业公关,另外95%的资产则用于投资。2005年,盖茨基金会捐献了大约14亿美元。2003年以268亿美元的资本获得39亿美元的投资报酬,利润率高达15%左右,比许多公开宣布以盈利为目的企业的利润率还要高。

“社会影响力投资”的概念也产生于此。《异议杂志》(Dissent)曾刊登一篇题为“亿万富翁如何统治我们的学校”(2011年冬季)的文章。

文章表明,美国K-12公立学校的费用每年超过5,000亿美元,盖茨基金会、伊莱和伊迪斯‧布罗德基金会以及沃尔顿家族基金会等的捐助每年总计近40亿美元。虽然40亿相比5,000亿占比不足1%,但是杠杆效应却能让几十亿美元发挥绝对大的影响力。

慈善基金会是以“投资”的眼光来看慈善事业:受捐助团体必须要做出预定的成绩,基金会会进行定期的考核,作为下次捐助与否的依据。由于各州迫切希望获得资金,就要按照基金会的要求书写改革前景,文章写道:“谁说基金会(特别是盖茨基金会)没有制定政府政策?”

虽然政策不允许私人基金会直接游说政府,但它们可以与立法者“分享其工作经验”。文章讲的案例表明,盖茨基金会为首的三大基金会巨头也以“仅适用于超级富豪的方式更直接地干预政策和政治。”

因为这些基金会等的捐助,并不是捐助后让受捐助方自由从事科研或教育,而是在捐助的名义下对科研、教育等进行控制,要求按其意愿行事。捐助的本质不是慈善,而是控制、统制。而最后,最令人担忧的是,基金会投资项目在公立学校中弄得“一团糟”,而损失却可能是无法弥补的。

文章最后说,所有儿童都应有良好的公立学校。公立学校应该由对选民负责的官员管理。纳税人仍然为K-12教育的费用提供超过99%的资金。私人基金会不应为其制定公共政策。三大基金会巨头的操作势必破坏民主,正如它损害公众教育一样。

法国环境调查记者出书质疑

无独有偶,法国环境调查记者阿斯特鲁克(Lionel Astruc)2019年3月推出的调查书刊《比尔盖茨基金会,登峰造极的伪善机构》也有类似观点,这本由多名调查记者联合撰写的书刊,介绍了比尔‧盖茨如何采取大规模的避税政策,得以逃避缴纳数十亿美元的税款,还介绍了盖兹基金会投资项目导致其最终目的不仅未能降低贫富差距,而且恰恰相反,正在使贫富差距日益拉大。

比尔盖茨曾多次表示,降低贫富差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或者政府增加征税,将富人的钱分一部分给穷人,或者就是通过富人私营的基金会来帮助穷人,他个人更加倾向于第二种途径,因为他认为这样更加有效。然而,阿斯特鲁克的书却证明“类似的基金会对社会总体发展来说有害无益”。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4/1560784.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