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拜登提极左翼人士任卫生部长 多位议员及专家反对

2020年5月5日,科顿议员(Tom Cotton)在发言

拜登近日提名加州总检察长、极左翼人士贝塞拉(Xavier Becerra)担任美国卫生部长。针对此决定,有75名国会议员(11名参议员和64名众议员)及专家在2月22日(周一)表达了强烈反对。

以科顿(Tom Cotton)为首的国会议员周一致信拜登,对拜登这项提名表示“深切担忧”。他们认为,贝塞拉不适合担任这一角色,因为他在公共服务领域的记录上表现出了“极端主义和对持不同观点者的蔑视”。

连署这封信的参议员有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克鲁兹(Ted Cruz)、戴恩斯(Steve Daines)、哈格蒂(Bill Hagerty)、肯尼迪(John Kennedy)、兰克福德(James Lankford)、李(Mike Lee)、里施(Jim Risch)、朗兹(Mike Rounds)和威克(Roger Wicker)等参议员。此外,以毕晓普(Dan Bishop)为首的多位众议员也表达了相同的意见。

参议员们写道:“贝塞拉先生缺乏医疗经验,热衷于用政府运营的全民医保取代私人医疗保险,并拥护移民、堕胎和宗教自由的激进政策,这使他不适合担任任何公众信任的职位,尤其是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

信中还写道:“由于卫生部长将在开发和分发疫苗、协调研究,以及重建美国、起草关键法规的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贝塞拉先生缺乏资历特别令人震惊。”

他们表示:“在美国人最负担不起的时候,贝塞拉先生热情地支持消除1.6亿美国人的私人健康保险市场,并用政府的全民医疗保险来取代它。贝塞拉此举导致赔偿金削减,重创了在大流行病期间努力保持偿付能力的农村医疗提供者,对保持我们社区健康安全的医生、护士和其他医护人员来说,也是公然的侮辱。”

议员们认为,“贝塞拉在医疗保健、公共卫生、大规模物流或其它应对当前挑战的重要领域中,都没有任何有意义的经验。”他们对贝塞拉支持激进的左派政策表示质疑,认为这些政策将“给数百万美国人带来巨大伤害”。他们告诉拜登,这项任命将“与你的团结呼吁相矛盾”。

联邦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说:“拜登政府喜欢谈论他们是[如何]以科学为基础、以及他们是以阻止新冠疫情(COVID-19)为优先事项的,但是…...他(贝塞拉)不是医生。”他强调,贝塞拉只有审判律师的背景。“如果有共和党人提名让一名审判律师在全球大流行病中领导卫生和人类服务部,他们会被嘲笑,因为这很荒谬。但拜登政府的重点是自由主义的特殊利益,而不是基于科学与战胜流行病。”

贝塞拉需要在参议院获得51票才能得到确认。贝塞拉的背景是经济和法律,曾在国会担任12届众议员,在多个委员会担任领导职务,并担任众议院民主党核心小组主席。他还曾在加州州议会服务过一个任期。所以这些反对他的议员,对他的资历和背景都很熟悉。

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Jen Psaki)周一告诉记者,拜登支持贝塞拉,是因为他“几十年的医疗政策经验”,还因他去年11月在最高法院领导为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进行辩护。

汉森教授:如果贝塞拉获确认,将成美国版“谭德塞

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员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周一告诉《英格拉罕视角》(The Ingraham Angle),如果参议院确认贝塞拉为卫生和人类服务部长,将出台美国版本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汉森在谈到贝塞拉时说:“他是一位非常有效率的顽固左翼政客。他40年来只是运行办公或作为一个民选官员或指定的官员。他在私营部门是零经验。关于卫生保健,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认为,如果获得确认,贝塞拉会是第一个没有医学博士学位的美国卫生部长。

他还说:“我担心在(病毒)大流行时期的贝塞拉会说,医疗保健将被定义为移民(服务),或者将用其职位为枪支管制服务......贝塞拉会利用他的角色去诠释自由派想达到的目标。”

贝塞拉在堕胎问题上的立场引多方担忧

贝塞拉在担任美国联邦众议员时,曾投票反对一项旨在保护未成年人不经父母同意,驾车跨越州界进行堕胎的法案。他还曾投票反对一项禁止“部分流产”(partial-birth abortion)法案。另外,他还投票反对《未出生的暴力受害者法案》(Unborn Victims of Violence Act)。该法案通过承认子宫内的胚胎或胎儿为合法受害者,来保护未出生的儿童。2017年,贝塞拉在就任加州总检察长的确认听证会上,还表现出缺乏对社会宗教机构自由的尊重。

一些宗教自由团体和反对堕胎倡议人士认为,贝塞拉担任加州总检察长时期的记录表明,他对“反堕胎运动”(pro-life)和宗教信仰怀有敌意,是不适合担任卫生部长的。

捍卫自由联盟(ADF)的高级顾问兼州政府关系全国总监夏普(Matt Sharp)说:“贝塞拉在堕胎问题上的极端立场尤其令人担忧。虽然大多数美国人支持至少对堕胎进行一些限制,但贝塞拉有扩大堕胎机会、挑战保护妇女的法律,并有一贯反对保护妇女和未出生儿童法案的记录。”

托马斯.莫尔协会(Thomas More Society)董事会成员莫尔斯教授(Edward A. Morse)也表示:“贝塞拉不仅起诉了‘安贫小姊妹会’(Little Sisters of the Poor),胁迫他们放弃与奥巴马政府有关避孕和堕胎政策相冲突的宗教承诺,而且还一直是计划生育的倡议者和支持者。”

莫尔斯教授说:“贝塞拉一直致力于将州检察权集中于反堕胎运动成员身上,其中包括戴利登(David Daleiden)。戴利登曾揭露过计划生育组织和其它堕胎行业的商业行为。”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4/1560825.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