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何清涟:盟友冷落美国 拜登病情成反思焦点 国际形势对台湾有利

今年1月以来中国在南海炫耀武力,英国海军立刻宣称,南海行动将是“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的首次远途航行,舰队中将会有2个F-35B闪电II隐形战斗机中队随行。法国则向南海派遣一艘潜艇和一艘军舰,法国防长还特别强调,称“这一行动是跟美日澳一起考虑的”——这局面,远比美国舰队独自在南海巡弋更有气势。

世界各国都对拜登政府的对华外交政策关心备至,因为这关系到亚太地区的安全,以及全球多极世界的构成。(汤森路透)

拜登政府自1月20日开始执政,如今已逾一月,其内政施为由20多项总统令构成,特点是去川普化:将川普限制移民的政策改为开放边境;恢复了川普取消的欧巴马男女同厕令(人可以按照自己心理认同的性别选择洗手间更衣室);将废除美加两国合作的拱心石输油管项目(Key Stone XL)作为绿色新政的开局战。此文重点不在于分析这些政策在美国国内遇到的抵制(输油管专案的抵制者还包括两名民主党参议员),只谈美国外交上遇到的不顺利。

拜登想当大哥法德均表敬谢

世界各国都对拜登政府的对华外交政策关心备至,因为这关系到亚太地区的安全,以及全球多极世界的构成。

拜登政府也明白这点,因此迟迟不愿意定调。尽管大陆数度向美伸出“带刺的橄榄枝”,在2月前20余天,国务卿布林肯与白宫新闻发言人宣布的对华战略,只是从“战略忍耐”调整为“战略模糊”状态,并宣布将在与盟友沟通之后向外公布对华政策构想。

但世界各国都已从华盛顿断断续续的发言中了解到,美国对大陆的战略定位并非敌对关系,已定位为“最严峻的竞争者”;全世界对中共新疆、西藏、港台等地政策不满,拜登也有自己的态度。2月17日,拜登接受CNN采访时,终于忍不住向主持人透露他与习近平在2月10日的两小时通话中谈了什么:“关于我不会批评新疆、香港、台湾问题的这个观点,他表示理解。两国有不同的文化标准,需要各国的领袖遵循。”,意即认可大陆对这些地方的政策属于文化多元主义,应予尊重。

拜登与盟友当然都通过电话,他认为只要带着金钱与微笑,盟友就会继续拥戴美国当带头大哥。为了纠正当初川普在联合国退群、抛弃一干盟友的“严重错误”,美国各部门都开始紧急行动,为回归国际社会大家庭与盟友沟通。2月17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丁出席了北约防长视讯会议,向与会者传达了拜登政府将重振这一联盟的资讯。一切准备就绪,2月19日的G7会议上,拜登以美国总统身份闪亮登场,向盟友们诚挚表达了结盟诚意,愿意在对华联盟上承担领导角色,没想到被德国梅克尔与法国马克宏拒绝,两人都不带拐弯地表示,不再追随美国。

美国官方及媒体原都以为世界会张开双臂欢迎美国回归世界领导宝座。G7这般结果,直到两天之后,媒体才算缓过劲来,勉强承认德法不愿继续跟随美国这一现实,但却归因于这是盟友对拜登个人的不相信。

美国对拜登病情的怀疑

共和党目前正在忙于内斗与艰难的整合,注意力不在外交层面,但民主党一方显然注意到了,于是有了这两条连袂而至的新闻:

2月22日(周一)晚上, NewsMax的主持人格兰特·斯金菲尔德(Grant Stinchfield)在节目中说:我们在西奈山医学医院(Mount Sinai Medical Hospital)的一项计划中聘用了一名医生,他通过观看乔·拜登(Joe Biden)早期至中期痴呆症的30个小时视频进行了诊断。现在拜登已经担任总统,我相信乔·拜登的精神状态显然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现在,世界其他地区显然也注意到了。

拜登的身体状态在大选期间就是一个屡次被公开讨论的问题,这消息显然没被当作八卦新闻,许多媒体都相继转载,紧接着发生了民主党内32位众议员联名写信给拜登的事情。

据Fox在2月23日的报导,一共有32名民主党众议员写信给拜登,希望他放弃由总统掌握的核武器发射权。据波利蒂科说,民主党人提供了一些替代唯一核能机构的选择,例如要求副总统和众议院议长在执行前同意总统的发射令。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吉米·潘内塔(Jimmy Panetta)的信中写道:“授予这一权力给一个人带来了真正的风险。”

将启动核攻击的命令权力交给美国总统——美国三军总司令的规定,并非始自今天。南茜·裴洛西曾质疑过川普总统的精神状态,要启动25修正案限制总统权力。但她本人也同样被质疑过精神状态极不稳定,在2020年就发生过两次。这次不同于以往的是:要求拜登放弃核密码唯一发射命令的权力,并非来自于政治反对阵营,而是支援他竞选总统的本党派。

考虑到竞选期间,一直有拜登将会以身体原因辞职,副总统及南茜顺位接替的传闻,这封民主党32位众议员连署的这封给拜登的公开信并非偶然,NewsMax主持人谈西奈山医院(位于纽约,非常有名)专家的精神诊断也应实有其事。

台湾的国际空间因一个台积电而大大扩展,超出台湾政界预想。(汤森路透)

国际形势对台湾有利

开完G7会议之后,拜登回来宣布,军力部署仍聚焦中国,但不再是“美国优先”而是“我们一起”。看来,拜登政府连什么是“美国优先”都没弄明白。

川普的“美国优先”,是指在多边关系中,不会置美国利益于不顾成全他国,比如对北约,希望成员国多少承担一些军费,而不是以前德国一分钱也不出,美国承担绝大部分那种状态。在军事上从来就是“美国优先”,这“优先”指的是美国承担维持国际秩序这一公共责任,多出钱,多出力。如今拜登军事上要求“我们一起”承担,美国还拿什么来领导世界?人家追随美国,难道就为了追随美国左派那些标配主张?

一个国家的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目前,拜登政府的内政轮廓已现,各国政府大概不会追随美国的内政改革,比如开放边境迎接非法移民、按心理认同确定性别的做法(美国运动会上已出现多起男子认为自己是女性参加女子运动会夺冠,引起女权人士的反对)。民主党最硬核的主张是绿色能源政策,这方面欧洲已经走在前面,且已饱尝苦果。台湾当年对蔡英文弃核能搞绿色能源那套,也诸多不满。如今盟友连外交上也不愿再追随美国,应该是希望自己国家运行在正常轨道上。你美国自己都变数多多,我们实在不想再受影响,跟随你折腾什么“大重置”(Great Reset,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提出,美国科技界巨头、民主党、联合国及一些极左国际组织赞襄),放弃本国主权,反资本主义,一道为实现社会主义奋斗。

这种状态对台湾而言,反而有利。比如今年1月以来中国在南海炫耀武力,英国海军立刻宣称,南海行动将是“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的首次远途航行,舰队中将会有2个F-35B闪电II隐形战斗机中队随行。法国则向南海派遣一艘潜艇和一艘军舰,法国防长还特别强调,称“这一行动是跟美日澳一起考虑的”——这局面,远比美国舰队独自在南海巡弋更有气势。

此外,全球汽车芯片的短缺提升了台湾对西方政府的战略重要性。台湾的半导体行业是按营业额排名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半导体行业。全球最大的合约芯片制造商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台积电,TSMC)生产的重要芯片是各国急需之物,尽管在外交上被中共孤立,但台湾已经出色地建成了专业技术、智慧财产权和全球半导体产业重要性的集中地,美国的军事生产更是依赖台积电生产的芯片。为了各国的安全,在保护台湾问题上,这些西方大国会达成一致。

世间万事总难免棋枰翻覆,如今的国际局势,早就脱离了大重置操盘者的预想,台湾的国际空间因一个台积电而大大扩展,也超出台湾政界预想。

※作者为大陆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7/1562457.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