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瞳小瞳:索多玛之城开启 潘多拉的盒子才刚刚打开 性别平等法案出台

美国众院通过了《性别平等法案》The Equality Act,但是这个打着“平等”旗号保护LGBT的平权法案,却把美国女性和社会推向了困境。

两个性别测试题:

问题一:根据下面描述,请判断下面的陈述者是什么性别?

我生理是男性,但我是跨性别者,所以我认为我是女人,我同时有异装癖,我还是同性恋,所以我喜欢女人。

问题二:下图是加州某厕所的性别标志图,你能说出几种性别?

简单说一下,大约有:☿雌雄同体;⚢女同;⚣男同;⚥双性人;⚧跨性别者;⚨非男非女;O无性人;⚲中性人。具体的差异,我不知道,也不想去搞清楚。据说纽约规定性别分十种,有些知名网站注册时,性别选项达几十个。

你能说出几种性别?

常说的LGBTQ+,分别是L-Lesbian女同性恋者,G-Gays男同性恋者,B-Bisexual双性恋者,T-Transgender跨性别者,Q-Queer性别质疑者,+Other Identities其它选项。理论上,从消灭男女差异开始,性别分类可以扩展到无限选项。

人们常说,时代在进步。但现在“进步”到了这么个阶段,有些人重新定义了性别,制定出莫名的法律,让我们突然困惑于从小就确认的性别,连上厕所都遇到了困难。

性别平权的推动

性别运动,一直是驴党的重点工作。

革命从娃娃抓起,教育领域自然成为重灾区。根据美国幼儿教育协会NAEYC和加州教育部2019年的教育框架,性别是可以不断变化的。目前,加州官方授权的“健康工作者”就可以确认孩子性别,儿童的年龄和父母意见不予考虑。

甚至,现在的卫生部助理部长莱文Rachel Levine,本身是个变性人,公开鼓吹孩子从小就可以自由选择性别。真是一个奇葩的世界:作为未成年人,儿童被禁止买烟买酒,却被授权自己决定变性手术。这样的变态思维,却在负责全美的卫生健康工作。

到2021年,美帝性别运动掀起新高潮。

新年伊始,众议院议长佩阿姨就发布了“第117届美国国会规则”的草案,其中提到要杜绝使用“具有性别取向性”的词汇。但她的官方自我介绍中又把自己定义为母亲。老拜上任第一天就签署“不分男女”法案,在声称要取消男女差异的同时,又不断强调哈里斯是第一个女性副总统。

现在众议院更生猛的《性别平等法案》来了。概括而言,其总体政策如下:

性,不仅是性别,更是包括为“性取向和性别认同”。

为LGBT在就业、住房、教育、公共服务、金融和司法等众多领域提供平权保障。

管辖范围扩大到公务服务机构与个人,包括商场、餐馆、加油站等场所,以及医疗保健提供者。

厕所、更衣室、试衣间、淋浴间,甚至监狱等公共场所,都应该根据自我的性别认同来决定。

人们是趋利避害的生物,在法律强制下,LGBT以平权之名,行特权之实,自然蓬勃发展。有调查数据,现在美国成人中的LGBT,已达人口比例的5.6%。

性别平权的实践

直接上图比较好,省得啰嗦。

新式女性摔跤选手,你怕不怕?

新式女性力量选手,来一组

新式女性足球运动员,目测身高180,体重180斤,你怕不怕?

新式女性篮球运动员,目测身高200,体重200斤,你怕不怕?

你以为受影响的只是体育方面?那too young too naive了。法律作为公共政策,本质上都是在调整不同群体的利益,有的获利,有的受损。此类基础性法律的修订,必将影响社会的方方面面。简单举几例,

影响商业偏好,引发审美问题

加州将对区分男孩女孩的商业处罚

既然性别自我认定,那么三个爸爸的家庭自然合法了

很明显,这样的法律一旦实施,将在所有公共领域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

综述

性别之所以重要,因为涉及人对于世界的基本认知。

本来性别差异是正常的自然现象,也是传统社会的基石。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是直男,你是LGBT,大家各自管好自己,都做个平常人,既不骄傲,也不自卑,挺好。

但有些人一骄傲,性别就成了问题。最简单的逻辑,经常看到进步主义分子高喊“我是女性我骄傲”、“我是LGBT我骄傲”,请问,这种自然属性有啥值得骄傲呢?有人会认为自己是左撇子而自豪吗?

再退一步,你喊骄傲也没问题,但我能说“我是男人我骄傲”吗?不行,有人会恼羞成怒,马上贴上歧视的标签,说歧视女性、歧视少数群体,冲过来打倒。原来,只能你骄傲,不能我骄傲,这不就是妥妥的双标吗?

双标,才是真正的歧视。

本来,你是LGBT你随意,你进步你随意,但是左翼思维的特点就是以道德口号来强制他人,谁反对谁就是反革命,就要被打倒。以后,区分男女是不对的,是违法的。从同婚合法的思维起点,不难推理出群婚合法,后面还可以人兽婚合法。

那么,性别平等法案出台,能够帮助维护女性权利吗?并无可能,因为这本身就是自相矛盾。既然性别可以自我认定,潜台词就不存在性别歧视的说法了,因为提到性别这样的说法,就意味着对别人的歧视。

很明显,性别平权是一个荒唐的法案,其最终的企图是消灭性别。随着该法案的实施,社会基本观念被强制重新定义,涉及婚姻、财产、商业、服务、就业、教育等各方面的法律条款将需要修改。

更重要的,是理解左派为什么要推动性别平权运动?

对性别的认知,是一个涉及社会发展的基础问题。从性别认知开始,人类社会有了家庭,从家庭开始,人类社会有了社会。

现在的性别运动,可以视为一场革命。革谁的命?革大自然的命,革传统的命,这是社会话语权的斗争。从近代史不难理解,性别平权运动本质上还是法国大革命浪潮的延续。只不过,这次的主场换到了美国。

法国大革命的核心是打倒,打倒传统的王权、教权,民主兴起。民主泛滥的结果,就是以人为本,形成多数人的暴政。多数人决策,超级权力诞生,无人承担责任,道德水平下行,必然走向人定胜天。

这个时候,需要左翼知识人出来提供理论,于是,把平均定义为平等,把消灭差异定义为进步。现在的性别平权法案,以平等、进步之名否认性别差异,消灭性别,不过是平均主义、进步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其背后的台词,是要消灭一切差异,还包括贫富差异、地域差异、种族差异等,最后诉求建立了一个全人类的乌托邦。

人类的无知和傲慢,在性别平权法案中展现的淋漓尽至。有限的、不完美的人,怎么能够幻想完美社会强制定义性别呢?当人类失去敬畏,把自己当成了神。打烂不完美的旧世界,却迎来索多玛的新世界。

现在,潘多拉的盒子才刚刚打开。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历史之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8/1562530.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