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曝拜登内幕 “垂帘听政” 看看后面都有谁? 伊朗打脸拜登政府拒核谈,白宫愿等

民主党效法中共?众议员:建一党制国家;美前贸易代表揭中共三大恶行,倡议反击方法

拜登是傀儡?共和党议员批白宫幕僚长柯连恩“垂帘听政”,拜登没完全掌权。拜登后面还有几个人,您能猜到几个?

拜登政府遭打脸!伊朗拒绝美国的核谈判橄榄枝,白宫称失望但愿意等待。

民主党效法中共?美国众议员比格斯(Andy Biggs)表示,左翼企图操控选举,建一党制国家。

美国前贸易代表揭中共不守国际规范三大恶行,包括谈判陷阱,以至于有些谈判20年没解决,还有川普的反击,和对未来的应对办法的提议。

拜登没完全掌权,白宫幕僚长柯连恩“垂帘听政”?

新闻网站“国会山庄报”(The Hills)报导,白宫幕僚长柯连恩(Ron Klain)遭多位共和党籍国会议员批评“垂帘听政”,还被冠上“总理柯连恩”(Prime Minister Klain)封号,暗讽柯连恩为实际掌权者。

图:柯连恩(左)与拜登数据照。

报导分析,拜登规模1.9兆疫情纾困法案坚绝不愿缩减预算,共和党指责就是柯连恩的缘故。

参议院共和党党鞭、南达科他州联邦参议员熊恩(John Thune)指出,从曾经参加会议的共和党国会议员口中得知,柯连恩其实“就像在垂帘听政的那个人”。参院少数党领袖麦康诺(Mitch McConnell)助理则形容,柯连恩应该被称为“总理柯连恩”。

共和党称拜登并没有完全掌权,真正管事的是柯连恩、众院议长波洛西(Nancy Pelosi)、参院多数党领袖舒默(Charles Schumer)。

今年2月初曾率领十名共和党参议员与拜登在白宫磋商的缅因州联邦参议员柯林斯(Susan Collins)说,拜登如今遭到舒默及柯连恩双面夹杀,动弹不得。另外也有共和党人士指出,波洛西正在推着拜登朝着越来越左倾的方向走去。

柯林斯说:“问题在于,看起来明明是颇具建设性的对话,却被民主党国会领袖打了回票。”

柯林斯指出,拜登与共和党参议员在2月1日磋商所获致的任何进展,都遭到柯连恩扯后腿。她说,当时在全程会议中,站在后方的柯连恩不停摇着头,“他的如此表现无法令人感到欣慰”。

伊朗拒绝核谈判,拜登政府称失望但愿意等待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周日(28日)表示,该国与美国及其他世界大国举行非正式核谈判的时机还不成熟,拒绝谈判。白宫对伊朗的回应表示失望,但表示仍愿意继续与德黑兰接洽。

图: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Saeed Khatibzadeh)表示,伊朗不会就伊核协议重新谈判,并重申伊朗长期以来一直坚持要求美国先取消制裁。“美国的立场和行为还没有改变。”

白宫发言人周日说,“虽然我们对伊朗的回应感到失望,但我们仍然准备重新参与有意义的外交,以实现相互恢复遵守核协议承诺。”

白宫发言人补充说,“我们将与我们的‘5P+1’伙伴进行磋商,以寻求最佳解决方案。”“5P+1”指的是参与伊朗核问题的6国,包括联合国安全理事会5个常任理事国,即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再加上德国。

拜登政府此前曾表示,它希望恢复核协议,但在德黑兰恢复履约之前,不会中止对它的制裁。伊朗则坚持,在美国解除制裁后才会进行谈判。双方的主要症结在于这些举措的先后顺序。

5名共和党议员上周五致信拜登,希望两党就伊核问题进行磋商。

议员们指出,首先,美国需要一项综合战略,其中应纳入所有国家力量工具。与伊朗的任何谈判都应与扩大“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s)的努力相结合,确保美国在该地区具有足够的威慑力,继续建设伙伴关系以应对伊朗的威胁,支持加强地区主权的改革,并探索围绕志同道合的伙伴建立多边安全部署。

其次,美国不应重新加入2015年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原始协议中规定的最后期限太短了,现在已不适用。未来的协议都必须包含所有禁令,并确保禁令时间足够长,以确保伊朗不会使用这些工具威胁其邻国。

第三,与伊朗达成的任何协议的范围都必须涉及伊朗的所有行为,包括区域恐怖主义,弹道导弹和拘留美国国民。

第四,美国不应屈从于人为的紧迫性或最后期限,而应采取审慎周到的态度。

第五,拜登政府必须与国会、以色列及海湾伙伴进行广泛的正式磋商。

第六,在任何情况下,美国都不应同意对伊朗进行任何财政减免,这是进行谈判的先决条件。

比格斯众议员:左翼企图操控选举建一党制国家

亚利桑那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比格斯(Andy Biggs),周日(2月28日)在福克斯新闻网撰文说,民主党左翼企图通过立法以永久控制选举,从而使美国成为一党制的国家,并压制反对派。

图为图:美国联邦众议员比格斯(Andy Biggs)。

希望之声电台编译报导,尽管拜登政府像海狸一样忙于通过取消拱心石(Keystone)输油管道项目来厄杀美国的工作机会,然后开放南部边界并每天允许数千人未经审查或做COVID(中共病毒)测试就进入我们的国家,但拜登政府及民主党在国会的同僚仍将重点放在其主要目标上:国有化美国大选。

我们地方、州和联邦的选举曾经始终是有效、诚实、透明、公平的,而现在华盛顿特区的建制派却要接管它们,你如何看待?一部禁止认证选民身份的法律或把纳税人的钱送给政客的法律又如何呢?

华盛顿特区的民主党人认为这些是好主意。他们希望使美国成为一党制的国家。他们想压制反对派和持不同政见者。他们想使选举变得无关紧要。他们希望所有权力和控制权都归民主党和华盛顿特区所有。

他们认为,左翼分子是具有暴政基因的专制主义者,用不发达国家的非熟练工人塞满我们的国家,就可为民主党提供选票。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已提出了有利于民主党目标的法案,即阻止共和党赢得选举。

在2019年获得众议院控制权后,民主党发起的第一项法案HR1就旨在让民主党政客控制选举,但被当时由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领导的参议院共和党人推翻了。

民主党人在2021年提出的第一项法案具有相似的意图,即权力和控制。

除了试图弹劾卸任后的川普总统,并看着拜登总统由行政令来管理国家,国会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但民主党人却正在集中精力夺取选举机构。

除了把沼泽地的权力赋予一个党,把纳税人的钱给政客,以及阻止使用认证选民身份的法律外,民主党还将允许收割选票和强制在全国范围内的邮寄投票。民主党人如此迷恋权力,以至于他们想把选举舞弊合法化。

如果这还不够的话,那么他们希望年满16岁就可以登记投票,以及监狱中的重罪犯(不用担心,他们想让所有人都出狱)和非法移民也都可以投票。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荒谬的?

尽管美国大部分人对选举的诚实性存有疑问,但民主党人希望确保我们再也不会有诚实的选举了。他们希望走上一条可疑的道路,如果我们不立即阻止它,那么要走回一条恢复对美国大选信任的更好的道路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美国人必须高调发声,并与国会议员取得联系,敦促他们击败HR1法案。他们还必须敦促媒体倾听民众的声音。州议会和总检察长必须表达他们的关切,并准备好对要将美国带入炼狱的选举欺诈提起诉讼。

当我们关注拜登政府及其国会同僚试图改变我们的美国梦时,请警惕他们通过控制选举来维持其权力的深层目标。我们要为选举诚信而战。

美前贸易代表揭中共不守国际规范三大恶行

美国前副贸易代表、前美国驻世贸组织(WTO)大使谢伊(Dennis Shea)近日在《国会山报》(The Hill)撰文揭露了中共不遵守国际规范、违背诺言的三大恶行。他赞扬美欧日建立三边合作、携手抗共的努力,同时也敦促国际超越WTO改革,制定更广泛的策略以遏止中共恶行给世界带来的挑战和威胁。

谢伊的文章题为“为应对中国(中共)挑战美欧必须超越WTO”。他认为,美欧在对待中共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时,不能把希望都放在WTO的改革上。他提醒欧美在携手对抗中共之时,需认清中共在三方面不遵守国际规范的行为。

图为前美国驻世贸组织大使谢伊(Dennis Shea)。

一是中共屡次违背承诺。

谢伊认为,过去的国际贸易规则难以应对中共带来的经济挑战,因为中共从不兑现承诺。

他列举了中共违背承诺的诸多例子,比如:中共没有遵守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卫生条例》及时报告卫生危机的要求,导致了中共病毒(COVID-19)全球大流行;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的恐怖行动,违背了它在《世界人权宣言》中的承诺;中共在香港强推《国安法》,违背了其在《中英联合声明》中保障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诺;中共还在南中国海扩张势力,违背了它在《海洋法条约》中的承诺。

谢伊说:“我们看到(中共)这种行为模式在国际贸易中重复上演。”他表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已将中共这些恶行都一一记录在案了。

因为中共在履行国际贸易政策和做法上普遍缺乏透明度,谢伊认为欧盟建议重振美、日、欧三边合作体系,制定新的贸易规则,以遏止中共经济渗透的作法“令人欣慰”。不过他也警告美、日、欧,不能仅依靠三边合作体系或者只依靠改革世贸组织来应对中共。他表示,“如果把所有希望都放在WTO上,很有可能正中中共下怀,被它玩弄于股掌之中。”

二是中共将贸易作为地缘政治筹码。

谢伊指出,中共另一个不遵守国际规范的行为就是,中共将贸易作为地缘政治的筹码,通过绑架贸易,来逼迫别的国家就范。

他举例说,因为澳大利亚要求对中共病毒大流行起源进行独立调查,中共立即对澳大利亚出口产品进行报复。“这显然违反了世贸组织的规定。”另外,日本、韩国和菲律宾都遭受过中共类似的贸易报复。

谢伊还提到了台湾。他说,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2月26日,中共海关在没有提前警告的情况下,以台湾凤梨有害虫为由,拒绝继续进口台湾凤梨。这是中共再一次拿贸易报复台湾的行经,安全不符合国际规范,“将贸易商品武器化,用其作为政治利益的报复手段”。

三是中共多次利用谈判给美国设陷阱。

谢伊提到的第三条中共不遵守国际规范的恶行是,中共常常利用谈判给美国等国设陷阱。他提到,正如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2月3日告诫拜登政府一样,他希望美国不要再次跌入中共的谈判陷阱。

博明说,“对于美国来说,我们要对中(共)国施压,尽快解决中(共)国正在进行的那些危害于我们的国家安全、繁荣和民主的事情。”“不要落入北京一次又一次设置的陷阱,也就是试图引诱美国进行长期的、正式的中层谈判。”

谢伊说,不要指望和中共谈判会很快完成,“中共在谈判时非常善于采取拖延政策。”他认为,川普政府成功应对中共的一个策略就是,不允许中共把谈判时间拉的过长。他举例说,从中共曾经将限制渔业补贴的谈判进行了19年;在波音公司与空中客车公司的补贴争端中,中共也与世贸组织谈了16年,才解决了该问题。他认为这是行不通的。

他还谈到,川普政府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曾指出,美国曾因陷入中共的谈判陷阱,在许多问题上拖延了20年都没能解决,而在这期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和中(共)国对美国的知识产权侵犯却在不断升级。

谢伊最后呼吁,美国和欧盟应共同以同样的标准应对中共、向中共施压,以结束其不良行为。他认为,欧盟应改变在世贸组织对中共过于谨慎的态度,与美国联合行动。他提议,美欧应该:联合对从事掠夺性或非法行为的中国公司实施制裁;建立共同的反制措施应对中共的报复性贸易行动;共同努力提高关键产品的供应链弹性;联合制定未来主导产业的技术标准;以及协调制定关税政策。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02/1563533.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