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李克强再说实话打脸中共 让习近平三大尴尬 千人计划2.0?中共将推新政加强版

华日爆中共强拆阿里巴巴 逼切割马云;重庆高校代警招聘卧底学生 外媒重现原音 习近平跨时空打脸邓小平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阿波罗新闻网热点直击中美大事,我是李雨函 ,今天是3月12号。星期五。本集有7条新闻和评论。

美国媒体重现原视频,习近平跨时空打脸邓小平李克强两会答记者问,习近平有三大尴尬。华尔街日报爆中共强拆阿里巴巴 祭天价罚款!逼切割马云。重庆高校代警招聘卧底学生 监视少数民族和外国留学生言行。“千人计划”2.0?中共将推新政吸引海外高端人才。房子越多越惨?中国楼市面临三大“坏消息”。李克强两会答记者问,就失业与科技说了一些实话,又打脸习近平和中共。

感谢朋友们对我们的赞助,订阅,点赞,转发和留言。不要忘了打开小铃铛,有人观众的订阅被取消了,请检查。我们每天发表5个视频

外媒重现原音 习近平跨时空打脸邓小平

中共全国人大代表4次会议3月11日下午举行闭幕式,会中以2895票赞成,0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表决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外媒贴出已故 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在1990年说的“香港50年不变”,讽刺 中共领导人跨时空打脸邓小平。

自由亚洲电台》指出,邓小平在1990年谈及当时尚未将主权移交中国的香港,亲口承诺“不会变,不可能变。……不是说短期不变,是长期不变。就是说50年不变,50年之后更没有变的道理!”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尚不到24年,北京却以0票反对、1票弃权的压倒性比数通过这项决定,名义上称作是打造“香港特色新民主选举制度”,但其实就是让香港的民主政治发展“划上句号”。

李克强答记者问 习近平三大尴尬

 alt=

大纪元评论员钟原日前撰文说,每年人大开会,一般都由中共国务院总理回答记者提问,这让中共总书记难免尴尬,至少有3方面尴尬。

首先,中共需要利用两会装饰执政的合法性,只能尽量把假戏做足。中共国务院总理在人大会议上做报告,自然也就成了出席记者会的不二人选,但这也成了中共总书记的一大尴尬。

中共国务院总理被推出来接受记者采访,但他却并不是中共政权的真正当家人。一把手的中共总书记此时没法亮相,主要因为中共高层自己都觉得不合法。中共总书记可以兼任国家主席,但这个虚职名号,一般只用在对外交往上,或签署所谓的主席令,也没安排向人大报告工作。中共总书记无法出现在两会记者会上,实质是最大的尴尬。

中共二号人物总理若露脸、博得好评,一号人物总书记自然没法高兴;其次,二号人物若有不同调之语,马上就会引发热议,一号人物也很难受;再次,二号人物若言语出格、甚至出错,一号人物同样面上无光。眼看着二号人物出场,一号人物却不能100%驾驭,应是第二大尴尬。

中共总书记还有第三个具体的尴尬。一般中共一号人物负责对美外交,二号人物并不参与,李克强实际并不主抓总体外交事务,但记者会上却不得不回答关键的美中关系问题。外交部虽然列在国务院之下,实际直接由习近平掌控。


“千人计划”2.0?中共将推新政吸引海外高端人才

中共的十四五规划将发展创新科技视为中国的战略目标,并提出了培养造就战略科技人才、吸引海外高端人才的具体措施。有专家认为,这个人才计划是中国“千人计划”的重要延伸。

“千人计划”被弃 专家:“换汤不换药”

旅美中国经济学家程晓农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新的五年规划中引进人才新政是此前中国力推的“千人计划”的延伸,本质都是通过“挖人”以窃取外国的知识产权和先进技术,但新的人才计划与此前的“千人计划”相比更加明目张胆:“所谓的‘挖人’,以前是用技术间谍,后来技术间谍被美国管得严了,就想到了挖人,连人带技术一起挖。把人挖走了,技术自然就偷走了。目标还是在重点领域如航空航天、人工智能赶超,都是为了扩军备战。”

中国推出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俗称“千人计划”)在2008年正式落地,随后一些“千人计划”学者因在美涉嫌间谍活动而受到联邦调查局的重点关注。2018年起,联邦调查局开始增加对“千人计划”学者的逮捕和起诉。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还将在美就读于航空、工程等敏感领域的中国留学生签证从五年缩短至一年。

美媒爆中共强拆阿里巴巴 祭天价罚款!逼切割马云 

中央社引述华尔街日报12日报导,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惹火北京当局,一手打造的商业王国沦为重点整顿对象。中共主管机关考虑开出金额破纪录的罚单,逼阿里巴巴与马云保持距离。

报导说,中共主管机关将蚂蚁集团视为金融体系面临的风险,决心下重手整顿,蚂蚁被迫做出的改变将严重冲击其发展前景。

与蚂蚁集团相比,阿里巴巴有望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掌握北京高层思维的官员说,主管机关不希望击垮一家在中国家喻户晓、国际投资人也熟悉的科技巨擘,前提是阿里巴巴与敢言且高调的马云划清界线,朝中国共产党路线靠拢。

报导引述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反托拉斯主管机关考虑对阿里巴巴祭出破纪录罚款,金额超越2015年以反竞争行为为由裁罚美国半导体大厂高通(Qualcomm)的9.75亿美元。

据知情人士说法,阿里巴巴也将被要求停止名为“二选一”的作为,主管机关认定,阿里巴巴以此惩罚同时在京东等同业平台上卖产品的商家。主管机关也在考虑是否要求阿里巴巴出脱与线上零售事业无关的部分资产。这些整顿措施需要中国最高领导阶层批准。

自马云惹火北京当局以来,阿里巴巴市值已蒸发1/4,超过2000亿美元。


重庆高校代警招聘卧底学生 监视少数民族和外国留学生言行 

近日,重庆四川外国语大学书面通知招聘“校园安全资讯员”酬金由警方支付,职责是监控校园的涉安情报。通告指懂少数民族语言的学生可优先聘用,被理解为便于监视少数民族和外国留学生的保安举措。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四川外国语大学保卫处周一(8日)在校内发布书面通知,计划在每个学院招募三名“校园安全资讯员”,通告称是根据上级公安机关的要求,职责是收集及上报涉及校园安全的资讯材料,用于维护校园的政治稳定。

消息指,此前,该校疑似每个班都已隐藏一名资讯员对同学和老师的言论进行监控。这次在校内公开招募,是校方增加资讯员的举措。

通告说明,招募对象仅限于大二、大三和研一的学生,并强调党员、学生干部、懂小语种、家庭贫寒的应聘者优先。酬金和奖金则由重庆市公安局拨付。

当地知情人士郑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就是习近平上台后在校园大力推广的资讯员制度,实际上就是在学生中安插告密者。

郑先生说:很简单嘛,那个安全资讯员,学生兼职嘛,就是告密者。处理国内好多教授,其实好多都是那种所谓的校园安全资讯员举报的。

房子越多越惨?中国楼市面临三大“坏消息” 

6日,提交给中共人大审议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则提出推进房地产税立法的问题。有房地产专业平台分析认为,对于有多套房产的人来说,在楼市调控越来越紧的前提下,未来可能面临三大不好的消息。

首先,未来可能会征收房地产税,房子越多交税越多。

知名经济学家程晓农在今年1月4日发表的《房产税脚步渐近》中指出,中共政府不是民选政府,民众对中共几乎没有任何约束力。一旦政府需要开征城镇家庭的房产税,它的需要就会成为法律并强制执行。

其次,二手房将来会变得“难卖”。

房天下引述中共统计局调查数据说,现在全中国商品住宅的待售面积为22416万平方米,目前商品住宅的施工面积是607031万平方米,商品房住宅新开工的面积有117193万平方米。如果按照每套房子一百平米来算,未来待售的房子约有七千多万套。

对于想买房的人来说,可供选择的新房子非常多,这种现象可能会直接把房价“压下来”,不仅卖不出去,还可能出现“房产免费送”的现象。

第三,中国房价未来可能出现调整。

房天下分析说,近几年来,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不断收紧,对当地购房开始实行各种各样的严格限制。很多囤房者在大城市“囤”不到房,就转向一些没有限购政策的小城市进行囤房。

随着“房住不炒”的定调,三四线小城市的房价也不会有很大的上涨空间,囤房者不仅会“亏本”,房子还不一定卖得出去。

李克强就失业与科技说实话 又打脸中共 

11日,记者询问疫情导致的就业、收入变化,以及人口老龄化和消费需求问题,李克强没有直接全部回答,但他举了一个例子,却有意无意地说了实话。他说,疫情后“我到地方考察,看了不少店铺,在一个小店,店主跟我说:3个月没有营业了,因为政府减免税费,支持减免房租、水电费,稳岗补贴资金到位,我们没有裁员,挺过来了。我问员工的工资怎么办?他说当时只发生活费了。在场的二十多位员工都说:店里管吃管住,不让我们下岗”。

大纪元评论员钟原日前撰文说,李克强不是机器人,在一年一次的亮相中,回答问题不可能100%照本宣科,适当总要有所发挥,甚至希望能出彩、不得不讲些实话,这也恰恰是总书记不得不担心的。

李克强举的例子应该是想证明,中共补贴了企业。但一个店3个月不营业,还要支付房租、水电费,如何维持?他没有透露二十多人发了多少生活费,但这到底算就业,还算失业呢?李克强还称看了不少这样的店铺,既然如此,GDP增长2.3%从何而来?

李克强还说,2020年“实现了城镇新增就业1186万人”,“居民收入相应增长”,但又称2021年,仅“城镇新增劳动力约14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909万人”,“还要为两亿七八千万农民工提供打工的机会”。

钟原表示,从这个数字,大概就能估计出2020年实际的失业人数,也基本就能解释春运高峰消失的真正原因,全球供应链加速转移,导致了大量农民工失业,根本无法挽回。李克强试图解释,“现在中国的灵活就业正在兴起,已经涉及到两亿多人。有的人一人打几份工。”这等于再次变相证明,中国差不多有两亿多人处于失业状态,2020年GDP增长2.3%是虚的,2021又怎么增长6%?

李克强回答科技“卡脖子”问题时说,“目前我国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还不高,尤其是基础研究投入只占到研发投入的6%,而发达国家通常是15%到25%……要让科研人员有经费使用的自主权,不能把科研人员宝贵的精力花在填表、评比等事务上。”

钟原认为,中国的科技投入如此之低,科研人员还无法真正支配,中共多年来一直靠技术剽窃,怎么可能不被“卡脖子”呢?因此,李克强补充说,“科技要自立自强……这和国际合作、同行交流是并行不悖的……封闭不会有前途,断链对谁都没有好处。”钟原认为这句话,基本上也把科技“创新”的老底揭穿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难得露面一次,又讲了些实话,红彤彤热闹的两会也在中共高层们的再次尴尬中收场了。

阿波罗网唐宁孙瑞后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唐宁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13/1567784.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