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磨刀霍霍突变调为何?猎杀!美军配大批潜射无人机 布杨首会,专家:望没秘密协议

习近平准备战争动员;中共政协委员提小县合并,泄露官民比例1:5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日前在中共两会上要求全军备战,以应对各种复杂局面。习近平究竟是“备战打仗”还是要变枪口对内?军事评论人士说,习近平的发言预示中共内部的风险更大,外患反而次之。但也有中共问题专家分析,中共此前修改了国防法,为打仗大开绿灯,正磨刀霍霍,准备向世界开战。

拜登政府可能会抛弃川普时期的对中共强硬立场,而秉承奥巴马时期的绥靖政策。因此,有评论人士非常担心拜登政府和中共签署私下的秘密协议。

猎杀利器!美军要买120架“黑翼”潜射无人机,为潜艇配备“千里眼”和“顺风耳”。

中共政协委员提小县合并,泄露官民比例1:5。

布林肯杨洁篪首次会晤,专家:希望没有秘密协议

拜登上任后,美中高层官员将于下周四首度会晤。美国国务卿和白宫国安顾问,将会当面向中共官员提出哪些敏感议题,有待观察。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及白宫国安顾问苏利文将于3月18日,在阿拉斯加与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及中共外交部长王毅会面。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此次会晤是应美方邀请进行的中美高层“战略对话”。

国务卿布林肯则说,此次会晤,是在结束对日本、韩国访问后的回程途中顺道举行,非战略对话。

《政治风险》杂志出版商科尔(Anders Corr)博士说:“中国(中共)想用战略对话来定义这次会晤,以显示两国是对等的。战略也传递出合作的意味,显然北京想要用合作来定调这次对话。”

白宫表示,此次会晤布林肯和苏利文会提出那些美方关切和担忧的议题,同时也寻求合作的机会。

白宫发言人普萨基说:“他们(国务卿和国安顾问)在谈话中不会忌讳什么。但他们想要——下周是一个直接并能面对面接触的重要时刻。”

目前在香港、台湾及新疆问题上,白宫确认一定会提出的是中共对维族人实施的种族灭绝。分析认为,拜登政府寻求与犯下种族灭绝罪的国家合作,是错误的。

科尔(Anders Corr)博士说:“如果美国将它的政治资本放在与中国(中共)贸易合作的谈判上,那么在台湾、香港和新疆维族人问题上就少了砝码。”

对于双方会否达成协议,专家深感担忧。

科尔(Anders Corr)博士表示:“北京可能会试图达成私下的秘密协议,与布林肯、苏利文和拜登政府,我们希望不要发生,因为北京在全世界签署了很多秘密协议,内容都是非常不利(不好)的。”

前国务卿蓬佩奥日前表示,中共在谈判中从不会让步,与中共合作没有双赢,只有中共赢,对方输。

猎杀利器!美军要买120架“黑翼”潜射无人机

美国海军计划向总部位于加州蒙罗维亚的空境公司(AeroVironment),采购多达120架“黑翼(Blackwing)”无人机。该无人机采用微管道式发射方式,能从潜舰或其他水下平台上发射,未来将充当潜舰耳目,大幅增加潜舰使用鱼雷以及飞弹的有效攻击距离,并让潜舰远离敌军的防卫武器或感测器。

自由时报据《全球飞行》(FlightGlobal)10日报道,美国海军公告的信息显示,第一架“黑翼”预计最早今年8月交付,而最后1架预定2023年5月交付。

图:“黑翼”无人机能从潜舰或其他水下平台上发射

“黑翼”无人机基于名为航空环境(AeroVironment)的飞机公司的小型无人机技术和“弹簧刀”潜射无人机技术制造而成。“弹簧刀”是该公司为海军打造的一种杀伤性无人机,配有一个小型弹头,一旦美军操作手认为目标值得攻击,“弹簧刀”就会收起机翼,变身成一枚小型巡弋飞弹,直接与其锁定的目标同归于尽。

“黑翼”具备可弹出的机翼,机身长49.5公分,重1.8公斤,翼展为68.6公分,靠电动推进螺旋桨快速前进,机翼收起时,整体呈火箭柱状,透过搭载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惯性导航系统,以及多种电光和红外线感测器,可执行情报、监视和侦察的任务。

“黑翼”能从潜舰或其他水下平台上发射,在远超出潜舰自身感测器(被动声纳、潜望镜、雷达等)的范围外,标定敌方水面目标位置,透过资料链传回潜舰,大幅增加潜舰使用鱼雷以及飞弹的有效攻击距离,因此可以扮演间谍角色,从而成为潜舰的千里眼和顺风耳。

习近平称安全不稳,“备战打仗”变枪口对内?德国防长:必要时将反制

习近平日前在中共两会上要求全军备战,以应对各种复杂局面,引起外界关注。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A.Kramp-Karrenbauer)对此回应说,中共发出令人不安的军事威慑腔调,德国将在必要时进行反制。

在刚刚结束的中共两会期间,习近平9日参加中共人大军队代表团讨论时,没有再强调“备战打仗”,而是要求“全军要统筹好建设和备战关系,做好随时应对各种复杂困难局面的准备”,原因是习认为“安全形势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

对此,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11日发推文回应说,习近平的言论“令人困扰”,“我们听到了来自中国的令人不安的军事威慑腔调,甚至呼吁‘做好战斗准备’。”

她表示,“我认为,我们应该在可能的地方与中国(共)合作,在必要的地方予以反制。”

3月初,德国国防部宣布“巴伐利亚”号护卫舰(Frigate Bayern)将从威廉港起航,前往远东,返航途中将穿越南中国海。

不过也有评论认为习近平真正担心的首先是内忧,然后才是外患。

军事评论家沈舟在《大纪元》刊文分析,习近平向军队代表讲话首先肯定了军队过去一年成绩,但总结的几项重点工作却把“抗击疫情”放在首位,或透露出中共军队的疫情很不一般。

按照中共的说法,疫情很快就得到控制,并开了抗疫表彰会,军队的首要任务不应该是抗疫。而且习在讲话完全忽略了与美军对抗的主线,以及中共军机大规模扰台。

2020年美中军事对抗,完全是中共一手挑起的,结果却陷入了极大的被动,包括被迫从中印边境撤军,在台海的骚扰骑虎难下。促使美、日、澳、印加紧联盟;欧洲各国也相继准备向西太平洋部署军力,中共的挑衅引来了新八国联军

文章说,这些当然都没法说,习近平的调子也明显变弱了。1月4日,习曾签署1号命令,要求“聚焦备战打仗”,“以战领训、以训促战,确保全时待战、随时能战”。

2个月后,这些高调的话语都不见了。习近平向军队代表训话,从“聚焦备战打仗”变成“统筹好建设和备战关系”,还要“随时应对各种复杂困难局面”。

沈舟说,习近平的最新发言,其实是预示中共内部的风险更大,军队不但是党卫军,还必须是习家军,需要随时防范可能的政变。而中共军队被迫向外示弱,不仅因陷入了外部包围圈,更因为内部的“各种复杂困难局面”。

程晓农:中共磨刀霍霍,准备战争动员

中共问题专家程晓农11日在大纪元撰文称,中共的对美军事威胁并非口水战,它实际上已经为战争动员做了立法准备。

去年10月22日中共的外宣官媒《多维新闻》在一篇题为《国际安全不稳定性突出,中国国防法拟增“开战条件”》的报导中说,中共在国防法中扩大了“开战条件”,把经济需要列为“开战动员”的重要理由。特别是明确“发展利益遭受威胁时”要全国总动员或局部动员。

中共如此修改国防法,究竟意欲何为?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目的是在法律上做好实行战争总动员的准备。其实,中共高层和军方决定发动战争时,并不需要履行法律程序,当年中共发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珍宝岛战斗等,都事先对国人保密,事后则让官媒按拟定好的宣传版本进行社会动员。

中共修改国防法时把经济需要(即官媒所说的“发展利益”)列为战争总动员的理由。其含义是,哪怕并未遇到真正的外来军事威胁,只要经济发展遇到麻烦,它就可能发动战争;换言之,中共通过修改国防法,把对外战争的“开战条件”扩大到无穷大,随便一个说法都可以轻易地和“经济利益”挂上钩,然后便可被中共拿来作为开战的理由。

这种战争总动员所涵盖的范围当然不仅仅是台海冲突,因为与中国的“发展利益”关系最大的是海外贸易、技术盗取和外资流入,而这些主要与美国有关。在中共的战略里,美国是可能妨碍它的全球经济利益的主要国家;而修改国防法意味着,中共的战争威胁所瞄准的主要是美国。

中共政协委员提小县合并,泄露官民比例1:5

近日,有中共政协委员在讲到“小县合并”提案时列举一组罕见数据,称某县财政供养人员比为1:5,令网民震惊。

中共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在两会上提案,为避免人口流失严重,她建议可以对人口规模低于10万人的大陆小县先行合并试点。

李冬玉提到中共政府行政成本高、公共基础设施浪费大的问题,例如县级行政区划设置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纪检、公检法等行政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配套建设办公场所和科教体文卫等基础设施,财政供养人员和基础设施建设每年都需大量财政支出。

她还举例说,某县2019年常住人口3.02万,地方财政收入3,661万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8.65亿元,行政事业和社会组织120余个,财政供养人员6,000余人,财政供养人员比为1:5。她的建议小县合并可减少行政资源浪费。

中国广义的财政供养人员到底有多少?早在2005年,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就撰文表示,中国实际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的人员超过了7,000万人,官民比例高达1:18。

中共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前参事任玉岭曾在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说:“我们的官民比例早已达到26:1,比西汉时高出了306倍,比清末高出了35倍。吃财政饭的所占总人口的比重攀升之快,是史无前例的,令人堪忧!”

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统计的数据,2008年政府财政供养人员合计为3,946万人,比值为1:34。据悉,2008年以后,国家统计局再没有对财政供养人员总数进行过统计。

中共政府行政支出每年到底花费了多少钱,准确的数据谁也不知道,属于“国家机密”范畴

据《上海证券报》2006年报导,前中共中组部部长张全景曾说:现在中国政治上的一大弊端是“官多为患”。一个省有四五十个省级干部,几百个乃至上千个地厅级干部,一个县几十个县级干部,可以说古今中外没有过。更何况一个省、市除省长、市长外,还有八九个副职,每个人再配上秘书,个别的还有助理。现在这么多人既增加了开支成本,又滋长了官僚主义。

对于中共党组织结构,《九评共产党》一书提到,在中国,党组织无所不在,无所不管。无论是中央政府一直到农村的村委会,行政官员永远低于党的官员。党的开销支出,均由行政部门开销中付出。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控制和操纵着社会。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15/1568503.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