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绑架、抄家、敲诈勒索 仅2020年 山东省有超过两千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

海外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华盛顿DC集会游行,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大纪元

中共迫害法轮大法至今已经二十多年,山东省一直是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仅二零二零年,山东省有超过两千名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迫害。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仍变本加厉地继续残酷迫害法轮功,在“清零”行动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绑架、非法抄家、酷刑折磨、非法关押、非法判刑。在经济上勒索、罚款、非法扣发养老金、扣发工资、扣发补助等。

据明慧网报导及不完全统计:二零二零年,山东省逾2000名法轮功学员受到了不同形式的迫害,比上一年(2019年)增加了44%。其中,4人被迫害致死、76人被非法判刑、785人被绑架、536人被非法抄家、985人被骚扰、21人被迫流离失所、165人被非法关洗脑班、72人被非法取保候审、108人被勒索罚款、12人被非法扣除养老金、工资、补助等。

按地区被迫害人数排列,依次为:潍坊市353人、临沂市309人、烟台市244人、聊城市175人、济南市161人、威海市151人、淄博市145人、青岛市100人、东营市88人、济宁市77人、德州市67人、泰安市50人、滨州市39人、日照市24人、菏泽市11人、枣庄市4人等。

按时间顺序,全年迫害呈“山”字形。4月以前,由于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影响,迫害处于低潮,但在3月份还是出现了第一个山峰。6、7、8三个月受迫害人数占全年的39.4%,被绑架人数占全年的26%,被骚扰人数占全年的42.6%。到了11月,随着”清零”行动,迫害又进入了第三个高潮。

一、被迫害致死实例

据明慧网统计,2020年,全国有8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山东有4人。

1、山东李玲被村支书带民兵毒打致死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报导,山东省蓬莱市龙山店镇大张家村法轮功女学员李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被中共村支书带民兵绑架、毒打,被非法拘禁在山上的一间空房子里折磨。七月十三日,李玲被迫害致死,她的遗体惨不忍睹。民兵在李玲家门口看着,强迫当天火化她的遗体。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李玲带着真相资料回家,被恶人举报,在家中被中共村书记响得茂带着五、六个民兵绑架,同时掠走家中三十多本真相资料。

中共恶人问李玲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李玲拒不回答非法审讯,遭村民兵于得水、于得胜二人暴力毒打。李玲的牙齿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伤,浑身青紫。行凶者一棍捅在李玲的心窝处,李玲当即身体出现异常。

恶人为掩人耳目,非法将李玲拘禁在邻村响吕村山上的一间空房子里,屋外门口有一大石头。恶人问不出什么,一脚将李玲踹倒,她的臀部碰在石头上。李玲还被强迫在室外长时间淋雨。李玲一直绝食反迫害。

七月十三日,李玲被送到响吕村私人诊所“救治”,被告知李玲已死亡。迫害者立即拉着李玲的遗体送回家,村民兵在李玲家门口看着让当天必须火化,家属无奈服从。

此前的一星期,李玲因丈夫林得胜去世,被带回家给过世的丈夫找衣服。她和儿子拥抱时说:“我啥都没说。”儿子看到妈妈的嘴被打豁了,牙齿掉了几颗,特别憔悴。李玲给丈夫找完衣服后,又被带走。家人询问李玲被非法关押的地点,恶人拒不告知。在李玲儿子的强烈要求下,恶人给他戴上黑头套,让他与母亲见了一面,没想到这一面竟是永别。

亲友给李玲换衣服时亲眼看到:李玲两眼突出,向外鼓得特别大,看起来很可怕,牙齿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伤,浑身青紫,惨不忍睹。

2、孟庆梅在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报导,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法轮功学员孟庆梅,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在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76周岁。

孟庆梅的家人突然接到监狱的电话,说孟庆梅在医院病危。家人急急赶到山东省武警医院时,人已经送到太平间里了。医院给的死亡时间是“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凌晨6点”,死亡原因说是身体电解质紊乱导致脏器衰竭,突发死亡。

家属对死亡原因提出质疑,监狱方面说孟庆梅至死亡前已经绝食28天,他们并没对她进行刑罚,并在死亡前几天送她到山东省武警医院进行了救治,可孟庆梅不配合他们的治疗,而且调出监狱里的录像和医院里给孟庆梅强迫治疗的录像,以此来证明他们的说法。但是家属在录像里看到孟庆梅没有因绝食而显得毫无力气,在医院里被按住脚打针时还能强有力的挣脱。

家属要求把遗体带回家在单县火化,但不被允许,说是疫情期间不能拉走。家属交涉无果,无奈之下,只好同意在济南火化。家人于六月十六日带着孟庆梅的骨灰盒回了单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孟庆梅女士多次被单县“610”和国保大队、派出所的人骚扰、送洗脑班、绑架等。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被绑架,在单县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后送济南女子劳教所,因身体原因被劳教所拒收,回了家。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孟庆梅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菏泽市看守所。单县610头目王占蕴(王蕴)让市610和市检察院给单县检察院施加压力,非让检察院批捕起诉。

六月十八日非法庭审时,律师为孟庆梅做了无罪辩护。孟庆梅还是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女子监狱。

出狱还不到一年,孟庆梅老人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在单县龙王庙乡发放法轮功真相材料被单县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菏泽市看守所,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一八年三月,孟庆梅在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时,拒绝所谓“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到恶人的迫害,绝食抗议,被拉到监狱医院强制野蛮灌食。

3、陈恩才屡遭邪党迫害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报导,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法轮功学员陈恩才被潍坊奎文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十个月,监外执行。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陈恩才屡遭邪党迫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陈恩才含冤离世,终年74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陈恩才被潍城区北关街办人员劫持到潍城党校。二零零零年八月七日,被潍坊市公安局潍城区分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八月二十五日,他去派出所讲真相,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陈恩才在潍坊火车站安检时,被青岛铁路公安处潍坊站派出所绑架,随身携带的物品(包括真相资料)被洗劫一空。又被潍城区公安局国保及北关派出所等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私人物品。后陈恩才被关押在潍坊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陈恩才被“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被非法监视居住。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陈恩才再次被非法监视居住。邪党奎文检察院非法向奎文法院所谓的非法起诉。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陈恩才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陈恩才又被“取保候审”。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陈恩才被非法判刑十个月,被勒索罚金四千元。

从二零一七年九月至二零二零年五月,近三年的时间里,从绑架,到反复关押,到冤判,到所谓的“监外执行”、骚扰,都给陈恩才的身心造了极大的伤害,使他身体每况愈下。就在他离世的前几天,奎文法院的人还上门骚扰,令陈恩才的身体状况雪上加霜,最终含冤离世。

4、山东法轮功学员王凤强在迫害中离世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报导,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一点半左右,山东济南市法轮功学员王凤强在流离失所中被迫害离世,年仅48岁。

王凤强,男,一九七三年生于山东招远,一九九七毕业于山东工业大学(现山东大学)电机专业本科。毕业后顺利考取国家公务员,曾就职于山东省监狱济南发电设备厂。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王凤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王凤强在济南东环国际广场D座发真相光盘时,被该广场的保安发现,将他绑架到济南市历城区东风派出所。当晚九点左右,王凤强被其单位和历城区“六一零”送到了济南市刘长山臭名昭著的“法制培训中心”迫害。

王凤强被绑架后一直不配合邪恶的洗脑,曾遭历城区“六一零”头目张文远疯狂毒打。变本加厉的迫害,使王凤强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王凤强在济南胸科医院查体期间正念走脱,开始了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的生活。

当时王凤强的幼女只有2岁,他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他的被迫害,使得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上午,招远“六一零”恶警宋少昌、李建光等七人与金岭镇政府“六一零”两人,开两辆轿车(一黑一白)到招远市金岭镇官庄村王凤强父母家,从王凤强父亲那里套取了王凤强的住处及其它一些信息,等王凤强和母亲赶集回来后将他绑架。恶警没有出示搜查证,开始非法抄家,大量私人物品被抢走,没给家属查抄物品清单。

被抢走的财物包括:两台笔记本、两台A4打印机、两台A3打印机、一个刻录塔、一个塑封机、一个切卡机、一个大切刀、一箱铁圈、几百张VCD、几百张DVD光盘、一个照相机、一个扫描仪、一台MP5等,还有王凤强母亲家里的私人物品、一万多元现金和一套日常用工具。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王凤强正念走脱。为了防止再次被非法抓捕,他不敢回家,开始了又一次的流离失所生活。长期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活,给王凤强的身体造成巨大伤害。恶人的盯梢、伺机绑架,使王凤强想照顾一下年迈多病的父母终成一个遗憾。

二、被非法判刑实例

据明慧网报导统计,二零二零年,至少有622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山东有76名,占12%,名列第一。其中,65岁以上6人,最大的77岁。

1、济南尹峰四人案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六日报导,济南市莱芜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当事人家人,没有律师在场和确认签字的情况下,十一月二十四日非法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秘密判刑:尹峰被非法判刑六年,勒索罚款一万元;程西江非法判刑三年,勒索罚款六千元;陈连美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被勒索罚款五千元;刘希修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缓刑三年,被勒索罚款五千元。至今他们的家属未收到莱芜区法院的正式宣判书。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上午8点多,济南市公安局数名便衣在济南市莱芜区法轮功学员亓英俊、陈连美夫妇在莱芜区华联商城的家中,将夫妻二人绑架,并将其家中、储藏室、经营的新三才鞋帽批发部、货品仓库全部翻遍,带走所有与法轮大法有关的书籍、物品。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当天,济南市铁路派出所再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尹峰。同时对最近曾与尹峰有过交往的、居住在朝阳小区的法轮功学员程西江等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程西江被非法抄走打印机、电脑、大法书籍和一些《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书籍和物品。刘希修所用的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部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书籍等物品等都被劫走。

当日下午,尹峰被逼交5000元保证金后回家。亓英俊、陈连美夫妇、程西江被非法关押在济南铁路看守所,十一天后,于七月二十七日转到莱芜看守所。当时亓英俊的身体已出现严重不适,在新矿集团莱芜中心医院做体检时各项指标都不合格关押。

八月十九日上午8点,尹峰刚下班,就被东站派出所一姓郭的警察骗至东站派出所后,被送到济南第五看守所(原莱芜北埠看守所)。下午3点,有国保大队两人和东站派出所两人非法抄了尹峰的家。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尹峰、程西江、陈连美、刘希修已被莱芜区检察院构陷至莱芜区法院。二零二零年二月份,亓英俊的孩子邮寄到济南市检察院等处的申请,对陈连美免予起诉和撤销对亓英俊所谓的“取保候审”申请书。

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济南市莱芜区法院非法对尹峰、程西江、陈连美、刘希修庭审,剥夺了有法轮功身份的当事人近亲属的亲友辩护权,拒绝了所有法轮功身份的旁听。法庭上,尹峰的辩护律师对尹峰的案件做了无罪辩护,过程中有理有据,驳的公诉人刘金国哑口无言。最后法庭以证据不吻合为由,改日再判。拖延至十二月一日,有家属收到律师打来电话,以上四人已被法院于十一月二十四日非法判刑,至今家属未收到莱芜区法院的正式宣判书。

2、青岛展玉香案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三日报导,山东平度市56岁的法轮功学员展中香,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与好友周玉香和周君一起到平度仁兆赶集,被仁兆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构陷,被非法关押。展中香和周玉香分别被非法判刑四年,两人均已提起上诉;周君被非法判一年。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下午,青岛黄岛区法院在青岛第二看守所非法庭审展中香。非法庭审以视频形式进行,从下午三点半左右开始,四点四十左右结束。非法庭审法官是欧晓彬。临时到场的公诉人是王丹,女,很年轻(电话0532-83012823)。非法起诉书上落款的还是黄岛区检察院的检察员单体民(0532─83012899)。

展中香讲述修炼法轮功后,自己的身心受益情况,无论在家里还是单位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律师从事实和法律角度为展中香做了无罪辩护,同时当庭指出证据无效。公诉人无言以对。开庭时,展中香问:“我家人怎么没来旁听啊?”展中香不知儿子在向法院递交为母亲做无罪辩护的申请后就被平度市公安绑架关押。

展中香儿子的眼睛、鼻子被打出血,身上多处伤痕,下肋骨被打伤,一直到二十七日,他试图将身体微微前倾或者后仰都疼痛难忍,已到医院做了相关检查及鉴定:右眼球受伤,视力下降,下肋骨挫伤,身上多处外伤。

中共不法人员绑架展中香家人的荒唐借口是:1、家人去仁兆派出所、国保、公安部门及国保刘杰和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家要人。2、国外法轮功学员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及对法轮功学员家人行凶的恶行。

展中香的儿子说:“九月二十五日,我得到了母亲被关押的消息,作为她唯一的儿子我想见她一面,而在仁兆派出所,我因为这个小小的请求,右眼球受伤,视力仅剩0.15,下肋受伤,身上多处外伤……母亲时常提醒我不要去记恨、报复伤害我们的人。”

展中香的丈夫已经去世,公公出现脑梗症状,婆婆常年卧床,大姑又被非法关押,母亲身体也不太好。唯一的儿子因为营救善良的母亲被平度市公安绑架并构陷到法院;家中只有儿媳妇和十个月大的婴儿相依为命。

3、青岛赵仁霞案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三日报导,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青岛市黄岛区法院法官到青岛市普东看守所,通过网络视频对法轮功学员赵仁霞(女,50岁)非法宣判: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勒索罚款两万元。赵仁霞不服非法判决,表示要向青岛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上午,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灵珠山派出所(原柳花泊派出所)十多个警察,到辖区独垛子村法轮功学员赵仁霞家,绑架了她的丈夫邢子刚和儿子邢昊东,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讲真相救人的《九评共产党》和小册子若干本、打印纸十多箱。六月七日,邢昊东被释放回家,警察让邢昊东找到其母亲到派出所说清楚。邢子刚被非法关押到青岛市普东看守所。赵仁霞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清晨六点钟左右,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灵珠山派出所数个警察闯入独垛子村赵仁霞家,将她绑架,并非法抄家。赵仁霞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普东看守所,因身体健康状况差,于七月十日由亲属“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灵珠山派出所几个警察闯到独垛子村赵仁霞家。因她不在家,警察就把她的丈夫邢子刚绑架到派出所。其子邢昊东到派出所要求放人,警察胁迫把赵仁霞交出来。邢子刚被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次日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赵仁霞从住处下楼,在单元门口被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而后把赵转移到户口管辖地灵珠山派出所。二十九日下午五点左右,灵珠山派出所警察将赵劫持到青岛市普东看守所非法关押。

赵仁霞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普东看守所期间,因出现严重三级高血压状况,在家属多次要求放人的情况下,灵珠山派出所警察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下午才通知家属把赵仁霞接回家,并对赵仁霞变更为非法监视居住。

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早上七点多钟,灵珠山派出所两辆警车开到独垛子村赵仁霞家门外,从车上下来七、八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叫单宝聪,他们以传唤为由,将邢子刚、赵仁霞夫妻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一月七日早晨七点多钟,以国保警察牵头,数个警察开警车把邢子刚和赵仁霞拉到家门口,没让下车,在警车里再次向邢子刚、赵仁霞两人出示非法传唤证,又拉回了灵珠山派出所,以非法传唤代替刑事拘留。

邢子刚被非法连续传唤四天,于一月九日中午被放回家。在派出所里,警察对邢子刚上背铐约五个小时,逼问其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被抄家时的讲真相资料及机器设备的来源。

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下午,赵仁霞被绑架到青岛市普东看守所。二月十四日,青岛市黄岛区检察院对赵仁霞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四月下旬,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将赵仁霞罗织罪名,构陷起诉到青岛市黄岛区检察院。二零二零年六月上旬,黄岛区检察院将赵仁霞案构陷起诉到黄岛区法院。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上午,青岛市黄岛区法院在青岛市普东看守所对赵仁霞非法网络视频开庭。法官、公诉人、律师等到庭当面开庭,赵仁霞本人没有到庭,而是在网络视频上参与开庭。赵仁霞全部否定公诉人朱业宗指控的罪名及所谓的事实证据。律师当庭指出公诉人指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罪名不成立。法庭没有当庭作出裁判。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青岛市黄岛区法院法官到青岛市普东看守所,通过网络视频对法轮功学员赵仁霞(女,50岁)非法宣判:对赵仁霞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罚款两万元。赵仁霞不服非法判决,表示要向青岛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审理本案的合议庭成员:审判长(主审法官)王德成,办公室电话0532-86975202;陪审员戴涛、李少华;书记员赵琳。本案的公诉人是黄岛区检察院朱业宗,办公室电话0532-83012883。

4、济宁赵根法、黄春玲、刘洪兰、乔华荣案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报导,山东省曲阜市法轮功学员赵根法、黄春玲、刘洪兰、乔华荣被绑架、非法关押一年多。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遭济宁市任城区法院非法庭审。十月二十二日,赵根法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黄春玲、刘洪兰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乔华荣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黄春玲在刘洪兰家做客,赵根法、乔华荣去看她们,曲阜市国保大队人员将他们绑架至书院派出所。警察在赵根法、乔华荣夫妇都不在场、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大法书籍、手机、光盘、笔记本电脑、内存卡、U盘等几十件物品劫走。

九月二十五日,赵根法被非法关押在曲阜市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乔华荣、刘洪兰被送往济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黄春玲被非法关押在泗水县拘留所。

二零一九年九月底,赵根法被非法关押在曲阜市看守所,乔华荣、黄春玲、刘洪兰被非法关押在济宁市看守所。十一月一日,曲阜市检察院下达“批捕通知”,将他们非法逮捕。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济宁市任城区法院通过视频非法庭审四位法轮功学员,十月二十二日,法院非法下达判决,赵根法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黄春玲、刘洪兰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乔华荣被非法判刑三年。

三、被绑架、抄家与骚扰实例

二零二零年,中共政法委、610下达了对法轮功“清零”的灭绝指令。二零二零年,中共绑架法轮功学员6659人,山东省785人,排名首位。全国有8576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山东高达985人,仅次于河北(1690)、黑龙江(1094)名列第三。其中,年龄最大的94岁。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高密市公安局统一行动,绑架了薛建新、毛永春、郑桂香、孙立正、呼世欣等50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六月,淄博市张店区对本地法轮功学员王庆芳、张慧云等10余人的绑架和骚扰,其中7人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周村曹玉玲、王桂兰夫妇、马曙光、张春玲夫妇、李帅、张峰、解水章等9人,淄川区孟秀琴夫妇、王宝玲等3人,博山区曲可安、王忠实、李秀云、高明洁、陈友田、乔惜福等50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抄家等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东营市国保支队、辖区派出所出动警力,绑架了多位法轮功学员。现已经回家的有周海滨、王芳、薄玲玲、锦华老李(男)、交通局小赵(女)、老薛(女)。王霞、崔贵芳被非法关押在河口。王沐怡的情况不明。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谢清玲、高方强、裴凤芹、张丽霞、贾元桂去良庄镇赠送真相年历。在回来的路上被一辆警车、三辆黑车(警察驾驶)前后拦截,劫持到岱岳区汶口派出所。然后,他们被弄上一辆大长车,由六个警察把他们劫持到泰安。裴凤芹和张丽霞被劫持进三里派出所;高方强被送进南关派出所。

下午5时许,泰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与南关等派出所多个警察撬门破锁,闯入谢清玲家中,把她丈夫李存国绑架,将家中所有大法书、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等物品抢掠一空。

当时去谢清玲家串门的杨慧霞也被绑架。不法警察并于次日晚上,在杨慧霞不在场的情况下抄了她的家,抢走家中大法书、电脑、打印机。

下午6时许,高方强的妻子米培霞去谢清玲家找丈夫,被正在非法抄家的警察绑架。晚上8时许,警察带着米培霞非法抄了她的家,家中一套大法书和几本《明慧周刊》被掠走。

晚上10时许,在裴凤芹不在场的情况下,三里派出所警察非法抄了她的家,家中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护身符、播放器、手机等被抢走。

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泰山区国保大队与多个派出所几十个警察分头行动,同时将在岱道庵社区居住的法轮功学员周敏和在花园小区居住的法轮功学员赵圣文、肖爱凤绑架。

周敏家的防盗门被撬烂,家中所有大法书、电脑、打印机、真相年历、耗材等被尽数掠去。警察到赵圣文家撬门破锁,大法书、真相台历、对联、工具、耗材等被掠走。肖爱凤家的门锁被撬破,家中几本大法书被抢走。

李存国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南关派出所;赵圣文被非法关押在上高派出所;米培霞和肖爱凤被非法关押在迎胜派出所。

法轮功学员家被撬门破锁后,警察都给换上了新锁,但是新锁的钥匙他们都留了一套,随时都可以进出学员的家,查抄抢掠物品。

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谢清玲、李存国、高方强、裴凤芹、张丽霞、贾元桂、杨慧霞、米培霞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凤台的一个酒店做核酸检测。李存国被戴着手铐。下午,他们又被拉到中医院查体。裴凤芹自从被绑架后,一直不吃不喝、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进出、上下车,都是警察把她绑在木椅子上抬着去的。裴凤芹核酸检测不合格,在医院也没给她查体。

查体之后,谢清玲、李存国、高方强、张丽霞、贾元桂、杨慧霞等由于泰安市看守所、拘留所因疫情不收人,被劫持去新泰市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晚9点多,济南市铁路公安局、聊城市火车站派出所联合聊城市东昌府区国保大队、古楼派出所共十几个警察,闯入聊城市东昌府区法轮功学员华丽琴家中,把陈军、华丽琴、孙秀娥、李桂华、张亮、徐姓学员和华丽琴的丈夫共7人绑架到火车站派出所,并对9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和个人财物。

火车站派出所对每位学员采指纹、勒索每人1万元保证金。陈军没配合采指纹、没交钱。有的学员当晚回家,其余学员十月十七日回家。十月十八日,火车站派出所又对被绑架的七人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并要求学员手机24小时开机、随叫随到。

◎沂水县龙家圈乡中共不法人员七月二十三日砸门、绑架、抄家抢劫多名法轮功学员,强迫录像,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拳脚相加。

龙家圈乡崮安村法轮功学员王玉玲家的门被砸,王玉玲被绑架,被非法抄家。崮安村法轮功学员张庆福家的门被砸,被非法抄家,抢走个人物品若干,夫妇二人被绑架。崮安村法轮功学员信玉秀家的门被砸,被非法抄家,抢走许多个人物品,信玉秀被绑架。其大伯刘贵宝也被绑架。崮安村法轮功学员倪忠莲家的门被砸,被非法抄家,其婆婆家的门也被砸,被非法抄家。崮安村法轮功学员刘顺海被非法抄家,其女儿家也被非法抄家。崮安村法轮功学员王兆秀七月二十三日被迫害,后走脱。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星期二早晨6点半,莒南县综治办指使莒南县公安局城西、城北派出所出动大批不法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大肆骚扰、绑架迫害。

毛女士,退休教师。早6点半,城西派出所十几个不法警察非法入侵其家中,对毛女士实施绑架,抢劫大量财物。毛女士被非法关押。同一时间,城北派出所恶人非法入侵法轮功学员王凤霞家中,并将王凤霞绑架,王凤霞当日回家。

已知同一时间其他遭非法上门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陈捍卫、杨广珍、杨光娥夫妇及未修炼的妹妹、魏本娥等。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下午4点左右,梁山国保大队长、国保副队长张敏(女)带领二十名左右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侯月兰(70多岁)家绑架了八名正在学《转法轮》的法轮功学员。有90岁左右的范老太太、陈秋香(50多岁)、戚桂娥(50多岁)及她母亲(80多岁)、李详生(70多岁)、王桂荣(50多岁)、还有一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被非法关押到当天夜里一点才放回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多钟,阜山镇派出所派四人到下连庄,派三人到杨家营,同时骚扰法轮功学员。他们到杨家营老年法轮功学员杨永卿(94岁)家里骚扰,他们抢了《转法轮》准备走,被杨永卿和女儿阻止并追还回来,但用来炼功的小录音机被他们偷走了。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16/1569137.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