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金钟:被掩盖的中共国奇迹

作者:

(按:本文对中共当局最近宣称,中国脱贫成功,创造人间奇迹。剖析贫穷问题被忽视的严重方面。中国贫穷千百年,与人权、政治随行,无法毕其功于一役。无专制之脱罪,便无真正脱贫之可言。对比欧美经验,中共之欠债,终将面对,无可逃脱。)

新春伊始,习近平北京召开庆功会,高调宣称取得“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创造了“人间奇迹”。外界一片沉默,中共数十年宣称“胜利”“奇迹”,不计其数。人们的情绪,好奇多于捧场。

首先,贫穷的标准是什么?古今中外贫富无处不在,孙中山力倡均富,共产党共产七十年。今天已是第二富国,竟然要攻打贫穷,穷人在何方?这是很有趣的问题。中共当局宣称,按其标准,现有“9899万农村贫穷人口”。宣称这近一亿穷人,已经“全部脱贫”,中国已没有穷人。

【中国贫穷标准异于欧美,人均GDP排名68】

贫穷的标准,以联合国制定的“全球绝对贫穷线”为准,是人均日收入1.9美元,一年就是693美元,合人民币4500元一年。世银据此测算中国贫困人口为8700万。但中共官方说,按我们的标准应该是9899万人。(表示没有“瞒产”)。李克强总理去年5月说,中国有“六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每月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此数化为年收入为12000元(人民币)比联合国贫穷标准4500元高很多。显然这不是贫穷人群的月收入。

我们不妨以官方资料看看,从“改革开放”初期1985年起,官方订的各年贫穷标准(人民币):1985年—200元、1986年—206元、2000年—625元、2001年—865元、2010年—1274元、2011年—2300元、2015年—2855元、2020年—4000元。

至于贫穷线以下的人口数,官方提供如下:2010年—1.66亿人、2015年—6000万人。2020年—9899万人。世银的调查说,按照每天1美元的贫穷线计算,1981年中国贫穷人口是8亿人口的63%,约有5亿人。2004年下降到10%,约有8000万人。简言之,中国穷人,40年来减少了4亿人。被外界称为改革开放的“历史性贡献”。

习近平则高调宣称2012~2020的脱贫攻坚战的胜利达到“人间奇迹”。这需要和世界的状况加以比较: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表排行榜,中国GDP总量2010年超过日本,2014年达到10万亿美元排名第2时,人均GDP7589美元,却排名第90!即落后于90个国家。六年后,IMF推算2020年人均GDP,中国20984美元。远低于新加坡、美国、香港、台湾、德国、加拿大、法国、英国、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国,排名68,仍比大多数国家要贫穷。

纳入PPP的“人均GDP值”,被认为是最能代表人民生活水平的数据。中国2020年人均突破2万美元,但同期并非最富的美国是6.7万、香港是6.6万、台湾是5.7万(美元)──而中国的贫穷标准是4000元人民币,只合615美元(每日1.7美元)!还在联合国每日1.9美元的贫穷线之下。换言之,中国贫穷人口的年收入只有全国平均收入的2.9%。因为贫穷标准差别大,美国和英国都以“人均收入中位数”的50—60%划为贫穷线。例如美国2009年两口之家的贫困标准为14570美元(相当约94700元人民币),即每天收入40美元(相当260元人民币)。因此,有人说,按照联合国人均1.9美元的贫穷标准,“美国和欧洲大多数国家已经没有穷人”。美国人口普查局2020数据,美国四口之家的贫穷线是年收入26000美元(约人民币17万元)另外还有住房、医疗、食品补助及义务教育等法定福利。美国的富裕、工人阶级中产化,已是战后左派学界质疑马克思的重要论据。

【中国的贫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1、脱穷速度远远落后于致富发展──对比1985和2020这段35年的GDP总值与贫穷标准的变化:1985年GDP总值3098万美元,2020年已达15.65万亿美元,增长50倍。贫穷标准(人民币)1985年为200元,2020年调高为4000元,增长20倍。二者相差30倍!换言之,按照GDP即整体经济的发展速度去关注人民的贫穷状况,以50倍的增长率计,今天的贫穷线应该不低于10000元。中国的乐观主义者,应该看到西方今日普及性的富裕,不是暴发而得。

2、当局有责的贫富悬殊政策──邓小平在推行改革开放时,公然号召要“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给那些靠近财富与各种权力的人,以捷足先登的机会,此起彼落的贪污腐败案例,越来越惊人出现。从百万级到数百亿的巨贪,包括基层和国家上层干部。而早期贪污几万元的广东县委书记被处决的事再也看不到,结论也许就是一位政协常委说的:中国权威报告显示,0.4%家庭掌握70%国家财富,财富集中高于美国。经济学家郎咸平2019年说,中国富人占5%约7000万人,他们银行人均存款47万元。另95%人均存款2.4万元(其中40%人存款为零)。2018福布斯榜更指出,中国最富有的100人拥有6430亿美元,超过底层4.25亿人拥有的6370亿美元。

3、城乡分化加剧、3亿农民工崛起──“城乡差别”曾是中共打天下的有利条件和改造的目标。但是七十年来,原来占人口四分之三的农民,成为近三十年经济高速发展的剥夺对象。中共决定开门引资(这是违背传统反帝反资原则、也是毛时代锁国原因之一),外资外贸的最得益者,自然是经济基础较好的沿海地区,国家投资也向沿海倾斜,农村不及其10%。深圳等“经济特区”的设置,最鲜明地宣示要将广大内陆置于暂时放弃的战略地位。结果贫富悬殊加大到内陆收入仅及沿海的三分之一。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WTO,成为“世界工厂”后,大量的大陆贫户成为“农民工”大军,改变了农村人口结构,但仍然有李克强说的6亿低收入人口,其中包括约2亿贫穷农民。政府统计:2009年人均收入,城市人口16400元,农村人口5400元。而农民工总数(包括外出与本地城镇者)为2-3亿人,其人均月收入可达3000-4100元,约相当于西北农民一年的收入。

4、贫穷与文化愚昧随行──农村贫穷,造成教育卫生方面的公共设施差距扩大,而文化教育的欠缺,又加深贫穷的现状和世代相传。中国重视扫盲,现有文盲还有8507万人,年增50万。有200余县城,竟没有一家正规小学。四川凉山一个叫做悬崖村的地方,最近被搬迁到平居的新楼,挂上“搬出大山挪穷窝,迁出幸福新生活”大红标,成为脱贫的样板。宣传说这个“祖祖辈辈居住”的村子,小孩子要在大人陪同下攀登800米的悬崖,才能去上学。其实,这个故事早在猎奇的电视节目中见过,那样惊险的画面,早就被人骂过(包括笔者):盖了那么多高楼大厦,为什么不帮这个小村落改善一下处境!让孩子们冒生命危险去上学──这样的事居然几十年无人理会,简直匪夷可思!还有脸拿出来作脱贫的炫耀!此例可以推想共产党的天下还有多少“人间奇迹”有待发现。

5、被剥夺的宪法权利:迁徙自由──城市化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不可避免的过程,也是摆脱穷乡僻壤的必经之路。现在中国至少有超过2-3亿人的农民工,他们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在三大产业尤其是在第二产业,到处都有他们的身影。他们以简陋的行装为20世纪中国不曾有过的时兴行业打工,造成庞大的“新工人阶级”队伍,为中国千年小农国改变了成分(中共八大透露党员成分69%为农民,工人只有14%,大损观瞻,从此不敢再提)。虽然,他们可以领取贫穷线以上的工资(约合美国工人的百分之二),但却没有正式工人的其他待遇,最重要的是迁居城市的户籍。无户籍无异于失去家庭的各种权利。中共和某些专制政权一样,严控人民的居住自由,正如赫鲁晓夫主张开放边界所说“我们建成人间天堂,将工人农民赶进去,还加上七把大锁。”中共在1949年《共同纲领》和1954年宪法,都明确规定“公民有居住和迁徙的自由。”但1958年对人民的户口流动实行严格管制,1975年宪法正式取消有关“迁徙自由”的规定,这一文革的恶法行为至今没有改正!虽然,出国及移民权利已大为放松,但农民工仍然是户籍限制的受害者。

【邓小平承诺我们要向中国人民还债】

消除贫困──是联合国为了人类和平、尊严与平等,几十年来关注的全球性问题,指出2015年还有7.83亿人口生活在每天1.9美元的国际贫穷线以下。联大宣布2018-2027是联合国第三个消除贫穷十年。订每年10月17日为消除贫穷国际日。纪念1948年的巴黎大会,向赤贫、暴力和饥馑的受害者致敬,宣布贫穷是对人权的侵犯。

但是,中国长时间对此没有必须的回应。贫穷和人权成为共产暴力和独裁的祭品。中共对此并非无知。在创伤未愈的1980年,邓小平接见美籍华人朱传矩先生的谈话中坦承──“我们共产党对人民犯了罪啊!……我们必须向中国人民还债。”

此话过去了40年,中共向人民认了罪吗?他们放弃“阶级斗争”,以“国家安全”代替“反革命罪”,人民获得部分法定的权利,但是还谈不上认罪还债。毛时代大规模的阶级灭绝政策和政治迫害与肆意镇压,使上千万计的人和家庭,丧失生命和最低限度的公民权利。“家破人亡”“生不如死”是无数人的命运。我1964年、1980年离开大陆前,曾两度返回湖南桃源三阳港乡间探望舅父皇甫道悦,他是1950年土改运动幸存的一户“地主”,有三子一女,三十年来,他们已被劳苦饥饿折磨得变了人形,表兄弟连小学也没有读,娶老婆更是老大难……其他亲戚不是死于非命,就是生活在非人状态,令人无限伤感。

文革后,中共以“平反昭雪”抚慰死者,发回若干生活费,例如湘西名作家沈从文胞弟沈荃,是抗日战争出生入死的英雄,国共内战中,回乡务农,后遇镇反运动,1951年被枪决,1984年昭雪,发给遗属500元人民币。从事反右运动调查多年的武宜三先生说,文革后,反右被否定,因当年总指挥邓小平固执,只予“改正”,数十万右派分子20年苦难,只是恢复原职原薪,没有任何其他补偿。其他政治运动包括1989年六四事件中的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困境,更是一言难尽。

但是,在文明世界,总有不少人为正义、为人的被剥夺被蹂躏的权利而抗争,哪怕真相和生命被埋藏了数十年。台湾二二八事件得以沉冤伸张,政府和民间合作,制定赔偿法例是一个最贴近的示范。我曾经专程访问“二二八基金会”,了解和发表他们对事件的善后处理经验。台湾近年还在研讨政治受难者的后人,是否可以领取上限1000万元(台币)的赔偿金。俄罗斯的经验是,对斯大林时代留下的古拉格劳改营300万政治镇压受害者,实行经济赔偿。“俄罗斯纪念碑人权组织”参与修改法律,早在1990年代困难时期,每位幸存者每月可得赔偿300-500卢布(合10多美元),几年前,这项赔偿金额,已提高到每月100-200美元。

即使在战后德国,也依然是“纳粹犯罪我买单”。纳粹政府已经被消灭,留下其残暴统治的大串账单。(东德政府宣称它不是纳粹德国法律上的继承者,否认对纳粹政权的负债有任何法律与道德责任)。两德统一前后,西德和联邦德国政府根据纽伦堡国际法庭判决,以“记忆、责任与未来”基金会执行赔偿责任。到2015年底,已经支付734亿欧元(合875亿美元)的庞大补偿金额。主要对象是身心受害、监禁与解职者。一切以法律为准行事。人们记得1970年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凭吊犹太起义纪念碑时突然下跪的照片,这无疑是德国人对纳粹杀害的受难者的真诚忏悔。世界为之惊动,第二年勃兰特获诺贝尔和平奖。

【身怀万亿巨资,瞒天过海以图脱罪】

以上三例,尤其是德意志和俄罗斯,他们和法西斯、苏维埃切割,不仅实实在在地做,而且做了几十年,从来没有炫耀什么“人间奇迹”,就像教徒上教堂忏悔一样,怀着对上帝的负罪感。可是无神论的中共政权,怯对负债,图以绝对权力瞒天过海,掩饰脱罪,强说他们独特的人权是“生存权和发展权”。北京政府1997年签署《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并获全国人大批准。但是1998年10月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迄今23年不予批准。胡锦涛温家宝多次承诺“尽快批准”,今天习近平政权这个已拥有世界第二高政府财政收入的政府(2019年4万亿美元,美国7万亿美元),仍然对欠债若无其事。吹嘘取得“生存权”的脱贫胜利,再次显示他们不会给人民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邓小平,这位对中共暴政参与和知情最深的强人,也带着他“还债”的诺言死去二十多年。

在不断强化一党和领袖的绝对权力时,已没有人再问:欠债谁来买单?中国贫穷落后的小农社会与专制传统,是积弱,“被列强欺侮”的根本原因,中共建政初期也曾有过雄心勃勃的工业化计划,并在苏联156项大型建设援助下奠定发展基础。但是,在山大王毛泽东的倒行逆施下,愈演愈烈的残酷斗争,使十亿人民陷身赤贫的水深火热之中长达三十年之久,人像苍蝇一群群死去,这是罕见的人间悲剧。中国贫穷积重难返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在专制的牢笼中,不可能挖掉穷根,就如普列汉诺夫所说:“一个民族没有自由和民主,吃的再好,住得再好,无异于一群饲养得精美的牲口。”请问习近平,当你在陕北当知青,啃生猪肉时,你会感到幸福吗?听说你嗜酒,我留意到在北京盛大宴会上,你率先独饮,这是穷根未断的症候……

犹记得,在昆明这个我度过贫困的青年时代的春城,现在已富得面目全非,但有一天视频报导,一个幼稚小孩被撞倒在马路上,竟然流水般的车辆,没有人停下来救救小孩,最后是一位外籍女人,把小孩抱走。那一幕至今难忘。我们看到大陆变了,处处灯红酒绿,然而良知的贫困何在?脱贫不可能是“毕其功于一役”的一场攻坚战。西方观察家看到“运动式脱贫战”,笑谈毛粉的口头禅“抗美援朝和美国打了个平手”,还有张维为教授,扬言美国极度贫困人数超过中国,美国要向中国学习……举国一片炫富痴狂。

(2021-3-19纽约)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NCN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0/1570590.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