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北京:男孩女孩被霸凌、拍裸照视频、下体泼花露水,老师却建议……

—上不去的热搜,不可说的北京水利水电学校

作者:

大家好,我是田静。

这两天,朋友圈都在为一个16岁男孩揪心。可每当我搜索相关话题词,都是白茫茫一片。话题一删,好像天下就太平。

可越不让说,我越要来说一说。

01.遭遇霸凌后校方劝他退学

首先要告诉大家,这是一起非常恶劣的校园霸凌事件。

事情发生在北京朝阳定福庄水利水电学校。

受害人是16岁的小豪。施暴者对小豪做了什么事呢?

他们在小豪的桌柜、床上倒垃圾,放钉子。

当小豪在浴池里洗澡,他们会把小豪的衣服拿走。

如果说上面还只是常见的校园霸凌,但接下来的行为简直可以称之为性侵。

他们爬到小豪的床上,去抚摸他的大腿、胸部等私密部位。

逼迫小豪看AV,直接脱掉他的内裤帮他撸,把花露水淋在他的生殖器上。

肉体上的折磨还不够,施暴者还很懂杀人诛心。

他们把这整个过程录成视频,发到各个群里传播,甚至在教室播放给女孩子看。

普通学生的校园生活,担心的是老师的点名,课后的作业,暗恋的人和自己说了几句话。

而小豪的校园生活,则是一场大冒险。

连最基本的洗澡、吃饭、上课、睡觉,都充满了九九八十一难。

更可怕的是,这些危险和凌辱,根本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降临。

即使今年27岁的我,依然很难想象,自己要怎么面对一群人对自己发起的这种暴力狂欢。

更何况,小豪只是一个16岁的学生。

在日复一日的凌辱之中,小豪被诊断为重度抑郁。

他能想到的唯一一条自救方法,就是寻找老师和学校的帮助。

他向老师指认了施暴的8名同学,这8名同学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我以为接下来会看到校方主持公道,该处分处分,该开除开除。

然而没有。公道自在人心,可人心,千姿百态。

校方给8名施暴者的处罚方式,只是简单写下书面检讨:

‌‌“完成抄写任务,今后勤勉自身,维护班级团结,不欺负同学,不违反班规班纪。‌‌”

这种处罚无异于自罚三杯,还不及小豪收到伤害的万分之一。

小豪希望校方可以加大对施暴者的惩处力度。

可是,校方的回应却是:

‌‌“无法定义所遭受的是否是校园霸凌或者性侵害‌‌”。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如果这都不算是校园霸凌,不算是性侵,难道算同学免费赠送给小豪的马杀鸡吗?

除此之外,校方还指责小豪,说如果非要这样定义的话,那就‌‌“太沉重了‌‌”。

校方甚至还劝说小豪:

‌‌“他们也只是孩子。五年同学不要鱼死网破。‌‌”

是啊,小豪只是被性侵、被霸凌、被侮辱了而已,施暴者还只是个孩子啊,他们只是犯了个小错。

为了息事宁人,校方软硬兼施,甚至还非常贴心地站在小豪的立场上说——

‌‌“劝你宽容是因为,三年后你离开学校我们无法尽自己的力量像现在一样保护你,我们不希望你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校方的直觉是对的,不用等到离开学校。小豪就收到了施暴者的威胁短信

最让我心疼的是,当事件在网络上发酵,小豪却还告诉大家:

冷静一些,以暴制暴没有用,去学校堵他们,或者说管我要qq去网络暴力他们不可取。

然而小豪的善良没有换来善良。正义迟迟没有到来。

施暴者得到了老师的保护。

而小豪,不仅要遭受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伤害,还要面临退学转学的压力。

这是一件孤例吗?

当我查阅了大量的校园霸凌事件,发现这种处理结果,竟然是常态。

02.施暴的成本太低了

在几乎所有的校园霸凌案件中,施暴者需要付出的代价,几乎可以说是忽略不计。

所有的痛苦,都是被霸凌者一个人独自承担。

大家还记得王晶晶吗?

2009年,17岁的王晶晶在温岭中学念高二,两个男同学课间打架不小心碰碎了她的杯子。

王晶晶的同桌说的一句玩笑话——‌‌“王晶晶这个杯子要三百万,这下你惨了,赔死你!‌‌”

就因为这么一句话,王晶晶被人在贴吧上造谣成是一个‌‌“300万威胁同学的装逼绿茶婊‌”

一开始,王晶晶也根本没把这种谣言放在心上。

隔天男同学要来赔偿她杯子的钱,她也连连摆手说‌‌“这不过是一件小事。‌‌”

本以为事情就此过去,可不久后,温岭中学的贴吧上出现了一篇帖子,帖子里写道——‌‌“王晶晶杯子被打破,男同学亲自道歉表示愿意赔偿200块,王嫌少,一定要拿到300万才肯罢休。‌‌”

霎时间,同学们尖酸刻薄的恶毒留言铺天盖地袭来。

‌‌“咋这么能装逼啊,一个杯子值300万?‌‌”

‌‌“看她穿的那衣服,很廉价啊。‌‌”

‌‌“自己还用着诺基亚老人机呢,当大家都是傻子?真事儿!‌‌”

随后十年,等待着王晶晶的,是漫长的校园霸凌,她的人生也就此彻底被改写。

有人嘲讽她的长相和身材,将她的家庭背景挖了个底朝天;

还有人传她炫富、整容、男友无数,是个卖淫的;

还有别的学校的同学不远万里赶到学校来围堵她,接连扇她几十个耳光;

无论是上课还是走路,总有一堆人围着她窃窃私语,甚至偷拍她。

还有男孩子假装要和她交朋友,结果只是为了骗取她的私密照片发到网上去。

最严重的一次,王晶晶走在校道上,一个迎面走来的学姐直接冲她挥了好几个拳头。

自此,她再也没有过朋友,她开账号试图在贴吧里解释,根本没人在意,甚至造谣更甚。

在这场集体狂欢里,每个同学都是施暴者,他们用最恶毒的语言和最恶劣的行动,把一个阳光美好的花季少女逼成了一个一次性服用40颗药物试图自杀的重度抑郁症患者。

就连自杀,都有人嘲讽她‌‌“老套‌‌”、‌‌“故技重施‌‌”,仿佛完全不把他人的性命当回事。

这场霸凌的狂欢,并没有随着王晶晶长大成人而结束,而是一直持续到了她辍学后参加工作,甚至是结婚生子。

她一直小心翼翼躲起来隐姓埋名过日子,但每隔一阵子就会有人来跟踪她、诋毁她,引导大家对她的骂战。

王晶晶决定拿起法律武器反抗,是在怀孕6个月的时候。

那时,在校园贴吧上引导大家造谣自己的管理员似乎一直以此为乐,又在网上发布了辱骂她的照片,并且公布了她的个人照片和隐私信息。

案子的结果在2018年出来了,造谣她的人被判处拘役3个月。

可迟到的正义,还是正义吗?

面对这个审判结果,王晶晶的父母声泪俱下:

‌‌“三个月可以补偿我女儿10年的人生吗?‌”

这种事对王晶晶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在面对《和陌生人说话》主持人的采访时,她说:

‌‌“我到现在都很害怕和现实生活里的人打交道,所以我没办法上班,只能从事自由职业。这次我来录节目之前,我还怕是不是有讨厌我的人故意把我骗到这里来的,我还给我老公发了个定位。‌‌”

王晶晶回顾自己过去10年的人生,最美好的岁月就彻底被校园霸凌埋葬了。

但看看那些施暴者,有的甚至当上了老师,或是过上了真正富足体面的生活。

她又究竟能向谁去讨一个说法呢?

‌‌“当初我跟老师说别的同学都打我,老师说,跟同学关系不好,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爸的话更让我心寒,爸爸是农民,爸爸没用,谁叫人家是当官的呢。‌‌”

在成人的角度来说,当时对王晶晶施暴的人,也是一群未成年的孩子。

他们缺乏正确的价值观,很容易陷入到群体孤立个体的狂欢之中,或许这也是人类天生的集体无意识。

孩子的施暴,或许带着复杂人性中的基因。我们无法指望一个未成年人自我教化。

唯一能做的,就是由成年人出面——教育惩罚施暴者,安抚受害者。

可在这些触目惊心的校园霸凌中,成年人却始终是缺位的。

03.大事化小,息事宁人

面对校园霸凌,成年人最常见的态度就是:

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

真是还有人用和稀泥的态度各打三十大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这无疑会让施暴的成本变低。

曾轰动一时的‌‌“中关村二小霸凌事件‌‌”里,小男孩被同学用厕所的垃圾桶倒扣在头上。这个垃圾筒里,含有尿液和沾有排泄物的纸巾。

事情发生后,男孩在11月的北京深冬跑回家用凉水反复洗澡,随后去医院,被诊断为‌‌“急性应激创伤‌‌”。

妈妈带着儿子去学校申诉,要求施暴方道歉、接受处理,赔偿自己孩子的医药费,并要求校方保护自己的儿子不再受到二次伤害,

但通通遭到校方的驳回。

期间,四个老师轮流和受害者妈妈谈话,连续谈了三个小时,目的只有一个:这不过是孩子之间开的一个小玩笑,希望妈妈可以放弃这四点诉求。

在遭到妈妈的明确拒绝后,代表校方的德育主任、班主任、书记、副校长开始轮流向受害者妈妈发难,称‌‌“孩子在学校受伤就应该归学校管,家长不应该过多干预‌‌”。

扯到最后,甚至直接指责受害者妈妈是一个‌‌“变本加厉‌‌”的‌‌“不合格‌‌”的母亲。

其中,最让人感到无法忍受的一个细节是,校方为了息事宁人,也为了证明孩子们关系融洽,甚至逼迫受到伤害的孩子和加害者一起玩耍,还拍下了双方‌‌“和谐相处‌‌”的照片发到班级群里。

什么叫做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什么叫做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就是。

在这个事件里,校方以‌‌“孩子年龄小‌‌”为由逃避了责任。

可正是因为孩子年龄小,三观尚未建立完善,才更需要校方为他们搭建起一堵墙,告诉他们什么是红线。

04.以暴制暴犯罪的温床

除了老师,家长们面对校园霸凌,还有另外一种常见的错误思维。那就是——以暴制暴。

受到达尔文主义影响太久了,很多家长听说孩子被欺负,第一反应是教育自己的孩子:打回去。

就连犯罪学家李玫瑾,也不止一次在节目中传授育儿方法——让孩子自己打回去。

她给出的理由是,这样既可以让犯错的孩子得到教训、又可以勇敢反击保护自己、加强锻炼形成自己的气场。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我们知道,不管是主动打人,还是以暴制暴,都是一种暴力。

可有的孩子就是天生弱小,有的孩子就是心地善良,有的孩子甚至不敢伤害一个蚂蚁……

这样的小孩,怎么让他们打回去?

逼一个不愿暴力的孩子去施暴,逼一个善良的人去作恶,我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新型的家庭教育?

我只知道,许多青少年犯罪就是由此延伸出来的。

之前看过一则新闻。

一个大一的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做点小买卖贴补生活费用。

却常常被体育系三个男生欺负。不仅买东西不给他钱,还嘲讽和挖苦他。

一天,矛盾彻底爆发,在又一次遭到恶意欺凌之后,他带着匕首闯进体育系三个男生的宿舍,直接把施暴者捅成了两死一伤。

受害者此前并非没有求助,他告诉过老师,也求助过家长。

老师没有回应,从家长处得到的是只‌‌“你太窝囊‌‌”的评价和暗示。

在‌‌“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不配做我儿子‌‌”的言论刺激之下,他选择了打回去。这一打,就是好几年的刑罚。

我们常常在说,应该保护未成年人,让他们沐浴在阳光之下。

可为什么当霸凌出现,成年人却把未成年人放进斗兽场,看着他们厮杀、角逐,比谁的拳头更硬?

为什么要任由暴力的种子在孩子们善良单纯的心灵里生根、发芽,培养出一朵恶之花?

这是在为世界上培养下一个暴力倾向者,下一个家暴者,下一个斗殴者吗?

记住,当我们选择以暴制暴,便再也没有立场去消除暴力。

成年人不该缺位

如果你要问我,到底应该如何彻底消除校园霸凌?

我也没有答案。

但我知道,如果不对霸凌者进行处罚,如果没有人来维持正义,那么校园霸凌只会愈演愈烈。

对恶的宽容一旦开了口子,那么就有更多的恶出现。

因此,北京朝阳水利水电学校必须给小豪一个说法,必须给我们所有人一个说法。

别让16岁小豪的余生,都活在被霸凌的屈辱和委屈里。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无星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2/1571361.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