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程晓农:追求自由的港人,前途不在港

作者:
从中共对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的态度可以看出,它既然可以藐视国际海洋法,强占南海的公海海域为军用,也可以公然把知识产权国际公约踩在脚下,堂而皇之地盗窃美国及其他国家的知识产权和技术机密,那么,中共对港的一国两制承诺更是可能随时推翻,唯一的盘算就是得失计较。

不久前,罗冠聪、张昆阳等数人发起联署《2021香港约章》。这是香港民主派被中共强力压制之下,海外港人坚持抗争的一个行动。《2021香港约章》的第三部分题为“中国篇”,强调唯有结束中国的共党专政,才能实践民主自由的价值。这点出了香港问题的关键所在,即追求自由的港人,前途不在港,而在中国政治的变革;在大陆政治制度未改变之前,香港无法独自实现真正的政治自由,更无法实现民主治港。

中港民主是命运共同体

香港被中国收回之后,多年来港人寄希望于中共能守一国两制承诺,维持香港的自由和有限民主;民主派在立法会的空间里一直努力维护一国两制之下有限的选举自由和民意表达。但近年来中共出于其国内政治的需要,逐步抛弃一国两制,民主派的活动空间被挤压,终将失去政治舞台。中共当年在大陆推行的先统战、后独家一统天下的手段,一步一步地施展出来。虽然国际社会反复谴责中共损坏香港人民利益,毕竟只是隔空喊话,而有限的经济制裁既不能改变中共的做法,亦可能损及香港经济。

香港追求自由民主的民众,客观上已经与大陆持同类诉求的民众,与海外支持大陆民主化的华人,成了同声共气的命运体。六四后司徒华和支联会对大陆民主运动的声援和支持,曾形成一波同呼吸、共命运的高潮。此后,大陆民主运动被完全镇压,只在部分民众心中留下火种;而香港民众则转而守护香港的有限民主。

最近,前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声称,一国两制中的两制,说的是经济制度,金融开放的制度,而不是政治制度;因为要改变政治制度,需要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其言论之谬误,是她假装不懂中港制度的差别以及大陆经济制度从1997年后正逐渐向香港的经济制度靠近,中港经济制度趋同态势明显;而香港唯一的独特性就是,政治自由得以延续英治传统,再加上民意代表的有限民主选举,这才是中港政治制度的唯一差别。她所说的香港“金融开放的制度”,靠的不只是市场经济,更建基于政治自由和新闻自由之上。

范徐丽泰的后半句倒是点出了香港现行政治制度的脆弱性。中共既然曾准许香港的政治自由和有限民主,当然也随时可能收回承诺,近年来逐步收紧香港的出版自由,对港人开始政治清洗,直到最近改变民意代表的选举方式,把民主派民意代表的活动空间压缩到无足轻重的状态。

从中共对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的态度可以看出,它既然可以藐视国际海洋法,强占南海的公海海域为军用,也可以公然把知识产权国际公约踩在脚下,堂而皇之地盗窃美国及其他国家的知识产权和技术机密,那么,中共对港的一国两制承诺更是可能随时推翻,唯一的盘算就是得失计较。

从中共把“崛起并控制国际社会”列为其国家战略之后,去年上半年中共通过对美国的三项军事威胁行动(即海军到中途岛演习、控制整个南海作为战略核潜艇的“深海堡垒”、通过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实现核导弹精准打击美国),已经点燃了中美冷战。去年夏天中美的夏威夷会谈和刚结束的阿拉斯加会谈均因中共公然挑衅美国而以崩盘收场。中共摆出与民主国家敌对抗衡的架势,中国的前途现在已经国际化了。在这样的背景下,香港的未来也成为中国前途国际化的一个部分。民主阵营在中美冷战中赢得最后胜利之时,则香港的自由民主便迎刃而解。港人不单要关注国际社会与香港之间的互动,亦当注意中美冷战的演进和美国对华政策的变化。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4/1572226.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