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章天亮: 深度解析“黄命贵”与抵制新疆棉

美国最近在亚特兰大发生枪击事件导致6名亚裔移民遭到枪杀,加之旧金山一位谢姓老太被白人袭击的事情,引发了一波“黄命贵”运动,就是 Asian Lives Matter,有点像那个“黑命贵”,现在变成了“黄命贵”。

章天亮:煽动“黄命贵”的背后推手,就是要把亚裔和白人分开,让你们跟黑人站在一起,也就是说,它把你强行拉入左派的阵营,卷入到他们的阶级斗争中去。(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美国最近在亚特兰大发生枪击事件导致6名亚裔移民遭到枪杀,加之旧金山一位谢姓老太被白人袭击的事情,引发了一波“黄命贵”运动,就是 Asian Lives Matter,有点像那个“黑命贵”,现在变成了“黄命贵”。

另外最近因中共在新疆的种族灭绝恶作为,国际知名大公司从去年不再用新疆棉一事被挑出来,促动了中共粉红们抵制洋装风暴。

纷纷扰扰的乱象让人眼花缭乱,那么这些事件的关键之处是什么?说明了什么?事情背后的操控者是谁?该如何清醒看待这些事情?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章天亮教授,谈了自己的看法。

对亚裔的歧视存在两种情况,都须清醒地看清根源

我看到一个消息,芝加哥的一个郊区埃文斯顿(Evanston),成为美国首个给黑人赔偿的社区。这个地方的议会通过了一个法案给黑奴以赔偿,首次赔偿大概是一个黑人25,000美元,将来可能会增加到20万美元。那具体钱怎么来呢?这个好像是说通过大麻合法化之后,大麻的税收收了钱之后给黑人。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了最近的“黄命贵”行动,我不知道作为一个亚洲人,看到一个黑人他能够无偿地拿到这样的赔款,而且是由那些努力工作的中产阶级交的税款来给这些黑人去买单,大家心里面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你觉得公平还是不公平?这个事情我真的希望每个人都能想一想。

亚裔在美国是不是受歧视呢?我觉得可能有,但有的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有的是左派政策造成的。前面一种你不能怪人家歧视你,因为自己也是有责任的嘛;后面一种你可以说是人家歧视你,但是你也得知道歧视你的到底是谁。

有些华裔失人格尊严与不检点行为,是不被人尊重的根源

咱们先说前一种情况。人家歧视亚裔怎么歧视呢?大家知道,3月17号那天旧金山当地时间早上,一个姓谢的老太突然间在等红绿灯时,被一个白人男子重击,然后谢老太下意识地蹲下之后,抄起身旁的一根木棍就打回去了。大家就觉得,白人袭击亚洲人,看来我们亚裔在美国是很受歧视的。其实这个事可能人家只给你讲了一半的故事。

首先有很多在旧金山街头的老太太或者老头儿,包括在纽约街头的,我也看过录像,他是被黑人袭击的。被黑人袭击美国的媒体就不吱声,就好像这事没发生一样。为什么呢?因为他觉得黑人歧视你,那是因为黑人当然就比你高了,“黑命贵”嘛,他命贵啊,所他歧视你是应该的。我觉得现在左派简直是在纵容黑人歧视其他别的所有的族裔。

再一个,那个谢老太当时为什么被打呢?我看到的这个故事是这样的:说旧金山的一个区叫田德隆区(Tenderloin),这个区有很多“食品银行”(Food Bank),就是有一些相当于慈善机构设置的一些食物派发点,如果你要是工资收入低,又不到政府去领福利,你就可以直接到“食品银行”去拿这个福利。

我原来在DC时候就知道,DC有些地方免费发食物,如果你是老头老太太没收入,或是你想吃点肉吃点菜,可以到那里去领,出钱是社区出钱,估计可能还有一些是教会出钱,大家可以去那里领食物。法拉盛也有,纽约这边也有,为了保证即使是穷人也不能让你饿著。其实我觉得在美国穷人根本就饿不着,你真要想吃饭,你到处去讨吃的都能讨得到,都有免费的食物或者是食品券。

麻烦在哪儿呢?麻烦在于,很多中国人到那地方去领食物,不是说领一次给自己吃,他反复地排队,如有好几个点,他每个点都去排队领,领了食物之后,自己喜欢吃就留下,不喜欢吃的就装到袋子里面,在街头摆个摊卖掉。

这显然不是一个合法行为,你等于是占别人便宜嘛。别人捐赠出来的食物你拿去之后,换成钱自己花,这合理吗?而且我听说很多国内来的那些人啊,在国内有很高的退休金,在国内可能都是混得不错的,有钱把子女送到美国来留学,然后找工作、定居,把父母接出来,父母原本在国内就是个官儿,或者就是有钱的人,结果到美国发现美国的福利系统很好,就开始来吃美国的福利,甚至干这样的事。

姓谢的老太太干的事我没有核实过,我只是说我知道这样的现象。所以这个事情出了之后,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这么干的话,别人如果看不起你,那不是你自己找的吗?所以我觉得其实很多人被别人看不起,是因为自己失掉了人格与尊严,有不检点之处。

对于被中共党文化变异了的不道德行为的蔑视,本质上不是歧视

其实,中国人本来都应该是很高贵的,咱们有五千年的文明,文化又博大精深,应该是可以过上非常有尊严的生活。我去过日本,其实日本人现在这种生活状态,就是中国隋唐时期那种状态。当然,可能生活形式不一样,有房有车,高楼大厦,什么高科技之类的,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很传统、很保守。你真去日本的话,你会觉得日本人那种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上班守时,做事情精雕细作,非常彬彬有礼,街道走到哪儿都干净得很。你看东京2000万人的城市,干净得地上真的一点土都没有。

其实那就是中国人的样子,中国人本来是应该这样的,结果现在被共产党糟蹋成人人贪图小利,道德变得非常可怕,然后又把道德败坏的这种现象输出到海外来。我就觉得,其实不是中国人不好,是中共不好,是共产党文化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种人被别人歧视的话,那你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问题需要改过来。这一类,其实我倒不觉得这是歧视,这是人家对你应有的态度,你做事情这样下贱,被人瞧不起,那你也不能怨别人瞧不起你。

民主党左派的“种族细分”是一种歧视

那么还有另外一种问题,我觉得不是我们亚裔的问题,其实是那些白左的问题,是那些所谓民主党左派的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种族细分”的问题。

其实在很多大学录取招生的时候,真的是歧视亚裔,像哈佛、耶鲁、康奈儿、斯坦福之类的,在录取的时候它按种族细分,一看中国人它就不要你。

因为亚裔特别是第一批移民,像我们这种留学来的移民,都非常注重子女教育,子女从小就让他学各种才艺,让他把数学学好,让他报各种各样的班,积极参加社区活动等等,所以很多亚裔的子女非常优秀。而且亚洲人有一个文化传统,就是勤奋工作,努力攒钱,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好。

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些大学在招生的时候,如果按照那个“择优录取”(Merit-based)的原则,就是根据才能优点去招生的话,那亚裔真的会占有很大比例。所以,他们为了照顾黑人、西班牙人,主要是照顾黑人,就对种族进行细分,亚裔你分再高也不要你,就要黑人。这种情况我觉得是一种歧视。

公平竞争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其实很讨厌这种叫什么命贵的这种感觉,我觉得正确的说法应该是 All Lives Matter,所有的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所有人的生命都是珍贵的。当你强调“黑命贵”、“黄命贵”的时候,那谁的命贱呢?难道白人的命就贱吗?我觉得不能这样讲。

“种族问题”的本质就是美国版的“阶级斗争”

其实我觉得“黄命贵”的背后到底是谁?谁在后面操纵这个事情?我不知道到底是中国共产党,还是美国共产党,或者是美国的左翼(其实跟共产党是一回事儿)在操纵这样的一个运动,造成社区的分裂。其实当你说“黄命贵”的时候,跟“黑命贵”一样,已经人为地把美国给撕裂了。我以前经常讲我非常反感这个“黑命贵”,因为其实一个正常的社会,就是应该“择优录取”(Merit-based)的,你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我不会因为你的肤色而对你有任何看法。

比如说我知道黑人的犯罪率很高,我知道很多黑人他们在单亲家庭长大,之后不好好学习,但是我对黑人不会形成一个刻板印象,认为你只要是黑人你就是这样的人,不是这样的。我非常喜欢一些黑人,像Candace Owens,就是那个大家叫她“黑珍珠欧文”的女孩,还有像好莱坞明星摩根·弗里曼(Morgan Freeman),像本杰明·卡森(Ben Carson),有很多黑人我很尊敬他们,因为我是发自内心地尊重每一个通过自己努力获得成功的人。只要是在公平的竞争中你获得成功,那你就是值得尊敬的,跟你的肤色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觉得这个社会,如果大家真的想讲团结,哪怕是左派讲的“Unity”(团结),就不能够人为地通过肤色把人划分成一个个的人群,然后让他们互相之间斗。

这个就是我对“黄命贵”的看法。首先我觉得我们应该看一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做得不好不对的地方,把它改过来。如果真的是歧视亚裔,那也是左派在歧视,是民主党在歧视。我觉得他们有点拿亚裔当枪使,现在不是很多亚洲人都支持川普吗,因为川普政策有利于那些勤奋工作的人,川普的政策是让美国大学录取更加公平。像川普时代,司法部不就是因为哈佛大学歧视其他种族的人、有意照顾黑人而跟它打官司吗?

拜登上台之后,这个官司就不打了,马上司法部就把官司撤销了。所以很多亚裔支持川普,实际上支持的是美国的价值,公平竞争。公平竞争非常重要,然后是勤奋地劳动,这两点是现在很多亚洲人支持川普的原因。结果左派就觉得,你不是支持川普吗,我给你搞一个“黄命贵”,把你们和白人分开,让你们跟这些黑人站在一起,也就是说,它把你强行拉入左派的阵营,卷入到他们的阶级斗争中去。事实上,种族争议就是美国版的阶级斗争。

所以我觉得大家不要强调什么“黄命贵”,应该强调所有人的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也是珍贵的,这个社会应该是一个公平的,按照人的才能来看人,而不是按照肤色来看人。我觉得这样做才是一个正确的对事情的态度。

“黄命贵”背后其实有中共的影子

“黄命贵”好像是要提高黄种人在美国的地位,背后其实有中共的影子。我的一位朋友叫曾铮,她原来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国内被迫害,再后来就到了美国,做了调查记者。她有一个博客,里边提到了中共正在美国进行“议会夺权”,在全力支持杨安泽竞选纽约市长。

我们以前说过金灿荣泄密的中共毁灭美国的极大招数,其中他透露说中共的一个计划,就是如何去控制美国的众议员。他说,美国的众议员一共是435个,平均每个议员的选区大概是75万人,这75万人的投票率只有30%,而且通常众议员选举的选票会咬得很紧,这样的话,一般一个人如果能够掌握几千票的话,就可能会左右选举的结果。他说,中共其实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左右美国的选举,让众议员都变成我们的人。

那么现在出现这样一个“黄命贵”事件,就是“亚裔命贵”事件,这个事情其实我是不赞成的。我在3月23号的一期节目里谈过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我认为所有的生命都珍贵,不存在说因为你的肤色不一样,你的生命就更尊贵一些。我赞成的是国父所说的“人人生而平等”,所以人们互相之间应该是互相尊重的,没有说我非得要压你一头、高你一等,或者是我要歧视你,不存在这个问题,就不应该去推动这样的运动。感觉好像是强调“亚裔命贵”,好像其他别的命就不珍贵一样,我觉得这显然是错误的。但是这个运动在爆发之初我就知道,有些亲共团体在推动这个事情。

中共正在美国进行“议会夺权”,支持杨安泽竞选纽约市市长

曾铮在她的文章中透露说,竞选纽约市长的杨安泽在媒体中就曾经提到过,他觉得身为亚裔有点不好意思,觉得低人一等。现在他和“亚裔总商会”共同组织亚裔维权活动,3月21号杨安泽出席了在纽约市中国城公园举行的这么一个相当于“黄命贵”活动,杨安泽就发表了18分钟的演讲。我们知道杨安泽不是大陆人,他跟孟昭文(Grace Meng)一样,表面上都不是中国大陆人。现在杨安泽在竞选纽约市市长,因为那个白思豪就要到期了,该可以换人了。杨安泽好像是呼声挺高的,就说他当选的可能性比较大。

但是杨安泽的背景很可能是有中共在背后支持的,因为整个这个“黄命贵”这些活动背后,就是“亚裔总商会”会长,这个人叫陈善庄,这个人在支持;杨安泽也得到了陈善庄的支持。而陈是受中共领事馆控制,受中共领事馆管理的。这是曾铮她得到的一些独家的消息。现在中共在积极推动杨安泽上位,那么当然华人的选票也是很重要,如果中共安排杨安泽参加一些活动,就是以此作为一种交换条件,然后帮助他获得更多选票,我觉得这是不奇怪的。

当时纽约有一个主计长叫刘醇逸(John Liu),也是一个台湾人,虽然给人感觉好像他是一个台湾人,但是他跟中共的关系非常非常亲近,甚至他在竞选的时候,中共大量地帮他筹款。这个事情就是在2009年的时候,我曾经在《新唐人电视台》节目里说过这个事,就是刘醇逸当时在竞选纽约主计长,后来刘醇逸还是当选了,当选之后联邦调查局就调查他,发现他得到很多捐款,那些捐款来自于华人洗衣店什么之类的。那些人基本上从来不捐款,但却对刘醇逸捐款,好几百个人只用一个地址,不可能好几百个人住在同一栋房子里嘛。后来联邦调查局调查发现,筹款的人其实就是中共的人,有一个人还因此进了监狱。就是说,像这样的人他背后筹款,帮他大规模运作的华人捐款,一般来说背后都有中资的背景、中共的背景。

曾铮引用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共现在就是在运作新的战略,中共的统战人员就告诉那个消息人士说,中共现在有一个新的统战政策,说民运算是人民内部矛盾,民运已经跟共产党不是那么尖锐了;说法轮功是敌我矛盾,说中共要动员在美国所有的亲共力量,包括中共幕后支持的竞选人,联合起来对付法轮功。

所以这个事情的未来发展,包括杨安泽的表现,我们可以继续观察。我这是在引用曾铮她博客里面刊登的消息内容。具体这个真正的调查,像刘醇逸一样很多时候都是怀疑,得要等到联邦调查局出手,进行真正的调查之后,才可能会知道这个背后的水到底有多深。

对种族灭绝罪行,国际社会有义务进行制裁

我们再来说一说抵制新疆棉引发的风暴。对于中共在新疆的恶作为,我们知道现在欧盟也好,美国、加拿大、英国他们都在联合发布制裁令,凡是在新疆涉及到种族灭绝事件的相关中共责任人,都在他们的制裁范围之内。英国前两天通过一个法令,就是如果某一个国家发生了种族灭绝,英国是不能跟它做生意的。类似这样的制裁,在世界各地我相信将来还会很多,因为有一个《全球马德里法案》,就是说如果某一国家的官员由于贪污腐败或者犯下种族灭绝的罪行,那么国际社会是有义务进行制裁的。

那么很多公司一看到这个情况,它就要考虑,本来比如说它会使用新疆生产的棉花,但要是奴工生产的棉花,那我们就不用了。这个事就是一些大公司像阿迪达斯、耐克、H&M,还有些其它别的公司,巴宝莉也卷入其中。现在还有些港台艺人跳出来说,如果你们抵制新疆棉,我们就抵制你。

动机是关键,大公司抵制用新疆棉是不愿与种族灭绝罪行绑在一起

其实我觉得,对大公司来说也是很难做的,因为美国毕竟还是有一些相对来说媒体的监督,如果一个大公司和种族灭绝罪恶挂钩的话,它可能会很难过,像刘亦菲前段拍的电影《木兰》,在片尾感谢新疆武警,就是等于跟那些种族灭绝的刽子手站在一起,所以《木兰》就被抵制。因此有一些公司它不愿意卷入这样的丑闻,它就干脆不用新疆棉,反正不用新疆棉也可以生产我的产品。结果现在中共的粉红们就号称说抵制这些抵制新疆棉的大公司。

其实我觉得,如果你真的是想帮中共一把的话,最简单的就是你证明说新疆没有发生种族灭绝。我觉得这个抵制不抵制本身并不是问题,问题是你为什么在抵制。你可以抵制我,我也可以抵制你,关键的问题是:抵制的原因是什么?大公司抵制是因为他们不想和种族灭绝的罪行绑在一起。那么抵制大公司的粉红们、艺人们,或者是中共,则是因为他们自己就愿意和这个种族灭绝的刽子手粘在一起。我觉得这个事情等到将来真相大白的时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耻辱。

所以我觉得,我们有的时候看到同样的一个事情发生,这边也在做看起来同样的事,但是背后的动机才是我们真正应该注意的。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30/1574525.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