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表最高的忠,跑最快的路

作者:

南宋末年,有个叫蹇材望的四川人,在浙江湖州任副知州。元军压境,即将挥师来攻。蹇材望找人制作锡牌,上书“大宋忠臣蹇材望”。并打上小孔,将两锭银子用绳子拴上,上制小字──凡找到我尸首者,请代为埋葬竖碑祭礼,此银两即为埋葬、安置之用。

蹇材望将牌子系于腰间,只待元军兵临城下就投水而死。他还唯恐别人不知道,日日敲锣打鼓广而告之。他的英勇之举感动了很多人,被当地大儒编成话本,广为传诵。

1276年,大年初一,元军果然大举围城。守城军士四处寻找蹇材望,怎么也找不到他,人们都以为他已经殉城而死。

等到元军入城,人们发现有个骑著高头大马、身穿蒙古装的人,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看起来很面熟,仔细看才辨认出就是蹇材望。原来他在元军围城前一天,就出城远远跪迎,被委任为本州同知,继续当他的二把手。此后,他这段故事在坊间成为笑柄。

正能量,还是“遮羞布”?

大多奸佞之臣,都是表最高的忠,跑最快的路。如今很多贪官也是热衷于“正能量”,为什么?因为他们需要一块遮羞布。在中共自己拍摄的反腐纪录片中,经常出现这样的镜头:正在台上慷慨陈词的官员却被带走。

去年8月7日,浙江绍兴中院审理了衢州市柯城区委原副书记方庆建受贿案,方庆建一审被判五年半,而他的微信号就是“正能量”。他平均每天发布两条以上正能量原创文章,媒体也经常引用。“一勤天下无难事”是他的名言。

同时,方庆建也经常出入高档场所,平时高消费,老婆一件衣服就6万元。上级整风时要求官员上交购物卡、会员卡,等到风声一过,方庆建又厚颜无耻地把这些卡要了回来。行贿者的大钱小钱他都要,中共“十八大”后受贿90次,不到一个月就受贿一次。网友讽刺,正能量喊得频繁,受贿也频繁。

方庆建:被称为“人前装样子,人后搞特权”的正能量

海南社会主义学院院长施耀忠,每年“两会”都会提有关正风反腐的提案,暗地里却大肆敛财,多次索贿,甚至催缴贿赂,不送来就威胁对方。以“正能量”立牌坊的官员不在少数。安徽出版集团原书记王亚非,落马前是个网红,经常发表励志文章。待落马后,相关通报称他信念丧失,集“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生活上腐化”于一身。

事实上,中共官员成天挂在嘴边的“正能量”就是骗人的谎言,中共的腐败已经烂到根儿。去年10月中旬曝光的一张网络照片显示,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培训干部的“领导十诫”,几乎全是提醒官员如何掩盖官场的贪腐糜烂,如“与人约会不发微博”、“寻花问柳不写日记”,尤其令人侧目。

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培训干部的“领导十诫”都是教人如何掩饰官场丑闻

照片显示在一个小型礼堂内,多人坐在椅子上观看台上的大屏幕,屏幕一侧还有一名男士手持话筒讲解。大屏幕左上方标示“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字样,中间则是所谓“领导十诫”的内容。

所谓“行政学院”,与党校是一个机构、两个牌子。而党校是中共为干部提供培训的场所。观察照片中显示的所谓“领导十诫”内容,无一是引导中共官员正确的行为规范,几乎全是教导如何避免中共官场黑幕和官员恶劣品行曝光。比如“紧急突发事件不当新闻发言人”、“采访不说胡话”、“灾难现场不露笑容”等等,令人瞠目结舌。

中共官员对沉船心知肚明

美国麻萨诸塞州大学安姆赫斯特分校经济学教授、《自上而下的革命:苏维埃体制的灭亡》的作者大卫·考茨曾说,他在苏共还存在时问过一名苏共高级干部,他是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那名高官回答:“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但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十几年前,在一篇分析苏共解体的文章里,也有一段耐人寻味的话:“最为恶劣的情况是,由于每一个局中的人,都知道这游戏的结果,因此更加疯狂地占有公共利益并以高压维持秩序,从而更猛烈地制造著矛盾。最后一个来不及出手的倒楣蛋则要偿还所有前任的欠债。”

这个答案正好揭示了中共官员的集体心态。他们并不相信共产主义,却为著权力和利益在努力维持这个政权的存在,也因此维系着中共的罪恶,等同于助纣为虐。与此同时,大批中共官员向海外转移财产,安排亲属移居国外,并为自己准备几本护照,以便随时跑路。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这条红色的船正在快速下沉。

民间一项研究发现,中共中央委员当中91%的人都有家人移民海外,甚至加入外籍;2012年,中共人大常委会审议《出入境管理法草案》时获得官方信息,为享用国内福利和退休金,取得外国国籍后不报告身份的有800万人。

去年9月,中纪委发文:对于财产转移到境外,随时准备“跳船”的领导干部必须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网友评论,这说明跳船的多,准备跳船的更多。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30/1574603.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