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长平:赵婷的“恨国罪”如何得到赦免?只有一途

作者:
目前尚不知这个变故发生的原因。有人说赵婷的官二代和富二代身份中的“含赵量”起了作用。不过我认为,荷李活对中国电影审查机制的绥靖,以及中国宣传不想让“煮熟的鸭子又飞了”,这两个因素举足轻重。假如能够获奖,只要赵婷能够在领奖台上说出一句可以被爱国宣传利用的话,“遍地谎言”的祖国就可以赦免她的罪过。

从金狮奖到金球奖,再到奥斯卡奖提名,华人导演赵婷和她的电影《无依之地》屡获殊荣的同时,也和中国电影审查机制发生了一场遭遇战。

假如有机会获得奥斯卡大奖,赵婷站在绚丽夺目的领奖台上将会说什么?美国反亚裔歧视运动人士可能在期待她,苦难深重的新疆维吾尔人可能在期待她,但是最热切期待她的将会是中国的宣传机器和爱国小粉红。

这部电影讲述美国底层民众遭遇经济危机之后,一方面生计艰难,流离失所,一方面坚守尊严,追求自由。借助美国西部的壮丽风光,赵婷拍出了一首低回婉转的游吟诗。它的故事和审美趣味都非常美国,除了导演本人的身份,和中国没有关系。但是,在中国宣传机器和小粉红看来,中国人身份就已足够。因此,获奖消息传到国内,很多人关心的第一个问题是:黑中国还是黑美国?

这个问题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可笑。很多中国获奖电影,比如1988年张艺谋从柏林捧回了金熊奖的《红高粱》,让很多中国人为之感到骄傲,同时也让很多感到愤恨——这些人认为它展示中国的贫穷落后,迎合西方人的东方主义审美趣味。这是文化人的后殖民批评理论。在爱国大众话语里,它“关注社会阴暗面”、“家丑外扬”。

爱国大众话语越来越粗鄙和暴戾,到了批评《方方日记》的时候,已经演变为“黑中国”、“递刀子”,甚至是留学生在国外大街上集体高喊粗口“NMSL”。

严格地说,《无依之地》既没有黑中国,也没有黑美国。但是,在中国爱国主义教育中,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个海外华人获得巨大成功,不能拿来用作“中国的骄傲”,而被认为跟中国没有关系的“美国故事”,这本身就是在黑中国了。尤其是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外交官在阿拉斯加唇枪舌剑,网民在墙内网络上热火朝天地抵制批评新疆强制劳动的西方服装品牌之际,怎能容忍一个中国导演在“无依之地”(电影的中国译名)过上“游牧人生”(电影的台湾译名),那岂不是“赵女不知亡国恨,隔洋犹拍文艺片”?

祖国心里有个“小九九”

赵婷迅速成为中国人的骄傲。最典型的中国式赞扬来自她的继母、也是中国知名演员的宋丹丹。她在社交媒体称赞赵婷“在人家的主场拼人家的强项,取得了这样的认可,创造了这样的纪录,你是我们家的传奇。相信你的故事也会激励无数中国的孩子们”。由此,美国独立电影导演赵婷成为中国育儿成功学的典范,也让爱国主义教育更上层楼:中国人不仅能“讲好中国故事”,而且还能讲好美国故事。

然而,事情并不顺利。以前的《参考消息》主导的宣传聚焦于海外华人怎样说祖国好,现在的小粉红念兹在兹的是谁在说祖国不好——一经发现,虽远必诛。赵婷在2013年接受《电影人》杂志访问时说过的一句话被找出来:“要从我小时候在中国说起,那里遍地谎言。”于是,“中国骄傲”成为“恨国辱华者”。很快,网络盛传《无依之地》被中国大陆撤档。同时,豆瓣上《无依之地》中国版海报被删除。在微博发布其海报、定档等内容,会遭删除图片。

故事并未就此结束。大约从上周开始,《无依之地》和赵婷又悄悄回到了中国网络。电影宣传和影评卷土重来,为赵婷辩解和“消除误会”的帖子开始出现。人们留意到,著名官方喉舌、《环时》总编胡锡进出来发表评论,一方面认为“出来混迟早要还,赵婷那样说了,眼下这些是她应当承受的风波和代价”,一方面说“中国保持开放,意味着要能够容纳一些冲突和不一致”,赵婷“不属于在海外将这种价值观变成政治立场并加以突出的那类极端人士”。

目前尚不知这个变故发生的原因。有人说赵婷的官二代和富二代身份中的“含赵量”起了作用。不过我认为,荷李活对中国电影审查机制的绥靖,以及中国宣传不想让“煮熟的鸭子又飞了”,这两个因素举足轻重。假如能够获奖,只要赵婷能够在领奖台上说出一句可以被爱国宣传利用的话,“遍地谎言”的祖国就可以赦免她的罪过。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30/1574622.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